黄金渔场

119 罪恶之子道歉111已经补上

119.罪恶之子(道歉,111已经补上)

ps:看《黄金渔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雨水还在稀里哗啦的下着,秦时鸥发动车子试了试,没问题,只是底盘被刮花了一些,其他地方都没事。

“嗨,伊沃森,上车,我请你去吃披萨。”秦时鸥打开后面的车门说道。

巨人伊沃森穿着打扮就像流浪汉一样,身上的破衣服被湿透了,混合着泥水和排水沟里的污水,看上去和豪华奢侈的总统一号实在格格不入。

秦时鸥可以不让伊沃森上车,毕竟总统一号即使在欧美也是豪车,被弄脏内饰总归恶心。

不过,秦时鸥不在意,他可是身价一亿的富豪啊!一辆三十万加元的车子算什么?何况只是被弄脏一些,刚才伊沃森二话不说就下排水沟帮他扛上了车子,秦时鸥要是再玩什么阶级歧视就有点太过分。

伊沃森瞪着铜铃大眼好奇的打量着车子,挠挠头嘟囔道:“他们不让、不让伊沃森坐车。”

秦时鸥不想再淋雨了,笑道:“伙计,这是车,就是让人坐的,快上车,否则披萨就凉了。”

最后一句话他是开玩笑随口说的,哪知起了大作用,伊沃森快速钻进车里,道:“披萨不能凉,凉了就不好吃了,不香了。”

也就是总统一号的后座宽敞高大,否则普通车子,绝对坐不下这巨人。

坐在车里。伊沃森更好奇了,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他看到副驾驶座上有一包薯条,眼睛一亮,猿臂舒展。捞过来撕开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秦时鸥越发觉得这家伙脑子不对劲,或许……他缺心眼?

重新回到小镇,秦时鸥去了蒙奇披萨店,老板蒙奇看到伊沃森从总统一号里钻出来,大吃一惊,问道:“秦。这是怎么回事?你让这家伙上你的车?”

秦时鸥笑道:“别这样,伙计,一辆车而已,伊沃森为什么不能上呢?”

对欧美了解越多,秦时鸥就越失望。其实加拿大也并不是传说中那样民风淳朴,哪怕是小镇上,等级差距无处不在,人的同情心也是有限的。

“披萨,吃披萨!”伊沃森对秦时鸥说道,粗大的喉结上下振动,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

秦时鸥抽出两张罗伯特-莱尔德-博登(100加元纸币上的人物头像),示意蒙奇上披萨。

恰好。早上的披萨刚刚出炉,老蒙奇笑着端了上来。

伊沃森看到出炉的披萨,就叫道:“我要西西里岛披萨。不要鸡肉香蒜沙司披萨!”

“知道知道,这就是西西里岛披萨!”老蒙奇安抚伊沃森说道。

这种披萨是蒙奇披萨店的招牌,披萨饼薄酥脆却韧性十足,上面的配料更是多的吓人:加拿大式意大利辣香肠、意大利热香肠、脆培根、碎牛肉、火腿以及红菇,味道特别香。

尽管已经吃过早餐,但是嗅着刚出炉披萨的香味。秦时鸥忍不住胃口大开,打算再弄点东西吃。

秦时鸥刚要点披萨。正在狼吞虎咽的伊沃森却拿起一片来递给他,含含糊糊的嘟囔道:“西西里岛披萨好吃。最好吃,吃这个!”

虽然秦时鸥非常感谢伊沃森的好意,但是看看巨人手掌上的污渍,他实在不好下口,就说道:“谢谢你,伙计,可我想来点卡拉贝丝披萨。”

“嗯,卡拉贝丝披萨也好吃,就是肉太少。”伊沃森点点头,收回手将那一片披萨整个塞进了嘴巴里。

卡拉贝丝披萨需要用木烤箱来烧制,上面有水果酱、香肠片,然后经过900度的高温烘培后撒上产自安大略湖的茭白,味道好的无法形容,秦时鸥第一次吃就爱上了它的味道。

趴在柜台上,秦时鸥低声问道:“老蒙奇,伊沃森也是镇子上的人吧?给我讲讲他的故事,我对他很好奇。”

老蒙奇顾左右而言他,道:“咦,我的芝麻粉放哪里去了?该死的,我好像得老年痴呆症了。”

秦时鸥笑了起来,说道:“老蒙奇,你知道我很有钱,但你不知道,小镇马上就要开发旅游业了,由我牵头,从我的国家吸引游客,你信不信,我有办法让那些国内游客不碰你的披萨?”

听了这话,老蒙奇没法装傻了,他苦笑道:“秦,你是个好心肠的人,我想你不会让一个老家伙为难吧?”

秦时鸥道:“我只想知道伊沃森是怎么回事,他是个好人,不是吗?可他处境不太妙,我想帮他,而帮他的前提,是我要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老蒙奇看了眼伊沃森,后者依然在狼吞虎咽,他又送上一张西西里岛披萨,回来的时候示意秦时鸥坐到旁边,低声道:“这不是一个好故事,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这种事从未发生。”

叹了口气,老蒙奇说道:“说起伊沃森,就得说他的父亲,森瑞-瓦良格。二十多年前,瓦良格是我们镇上最强壮的一个小伙子,他有六尺六寸高(两米),膀大腰圆,从他的姓‘瓦良格’你可以猜出来,他是维京海盗的后代。”

“瓦良格虽然很强壮,可这家伙却从不去干正事,他喜欢打架、惹是生非、欺负弱小,总之,在我们眼里,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棍!”

“可是后面的事情证明,他不是恶棍,而是恶魔!不过他有个妹妹,很棒的姑娘,和这恶魔简直是两个极端,我一直想不通,一个父母生育的孩子,为何一个是天使,另一个是撒旦?”老蒙奇叹着气摇起了头。

“因为瓦良格的臭名声和贫穷,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一直到三十岁,他都是个光棍!所有姑娘都躲着瓦良格远远的,除了他的妹妹,天使朱莉。”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们只看到瓦良格。却看不到朱莉了,瓦良格说她跟着小白脸跑了,我们很理解,而且为朱莉感到高兴,为她摆脱了恶魔哥哥高兴!”

“可惜,我们白白高兴了一场。”老蒙奇浑浊的眼睛盯着窗外的雨幕,“我记得,那一天也是这样的大雨,圣约翰斯警察局派出刑警冲进了瓦良格的家,他们本来是想查一件抢劫杀人案的。这个案子和瓦良格没关系。他们发现了另一件案子,那就是朱莉……”

“他杀了自己的妹妹?”秦时鸥皱眉问道。

老蒙奇悲哀的摇摇头,目光看向了伊沃森,道:“如果只是一桩谋杀,何至于罪恶如斯?”

秦时鸥看向伊沃森,看着他的块头、联想到他的低智商和他‘罪恶之子’的名字,目光就有些发直了,问道:“你别告诉我。那狗niang养的混蛋,对自己妹妹做出了这样禽shou不如的事情?!”

“囚禁了两个月,在地下室中。那该下地狱的混蛋!朱莉再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疯了!”老蒙奇叹道。

“后来瓦良格被捕,朱莉浑浑噩噩的又生活了个月,生下伊沃森之后,她就在一个暴风雨夜里冲进了大海……”老蒙奇捂着脸,“上帝。怎么能发生这样的惨剧?!”

秦时鸥明白之前他询问海怪和沙克有关伊沃森的事情的时候,这俩家伙闭口不谈了。

在基督教徒看来。两件事是不能原谅的,近亲通奸和堕tai。而发生在小镇上的这件事,比这两点更要可怕。

秦时鸥拍了拍老蒙奇的肩膀,道:“很抱歉,先生,我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不该让你回想起这件事。”

老蒙奇苦笑道:“不必道歉,秦,这件事我一直牢记在心,只是将它封锁了起来,自己欺骗自己说忘掉了这件事,事实上,谁又能真的忘掉呢?”

“那伊沃森是怎么长大的?还有他的名字……”秦时鸥咂咂嘴,罪恶之子啊,难怪被起了这么个名字。

老蒙奇叹道:“他起初被送到了福利院,后来发现智商有问题,而且特别能吃,福利院竟然虐待他,后来是前任镇长文森特先生将他带了回来,这样每家每户接连不断给他送吃的,将他养大。”

“但是你见识到了,伊沃森的饭量太可怕了,他脑子又不好使,小镇经济情况越来越差,几个原因综合起来,终究没有人愿意收养他。”

秦时鸥皱眉道:“伊沃森的智商确实不太高,可是他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愚蠢,在我看来,他只是心智不成熟,如果有人教导,他应该可以干点体力活的,而且可以干的很好。”

维多利亚日的晚上,伊沃森只是见了他一面,就一直到现在都能一眼就认出他来,说明他的记忆力没问题。

刚才在路上交谈,他发现伊沃森的交流能力有困难,却可以正常交流,只是需要耐心和时间。

这些现在说当然没用,伊沃森毕竟长大了,自己可以生存下来,不必再依靠别人的抚养。

秦时鸥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这个大家伙带回去,这个想法在确定他智商有点问题之后就更加迫切。他有太多秘密,无法公示于普通人,但自己亲手去做又太不方便且不合适。

比如准备好的去海里捞银块,让他自己来做这件事,那不光劳累,还效率低下。通过其他人,他根本信不过,因为太多的东西无法解释。

可是,如果手下有一个伊沃森这样的人,这种智商不太高、能对自己保持绝对忠诚的人,那很多事情,就很好办了。

之后没人说话,秦时鸥考虑着怎么收下伊沃森,老蒙奇则回忆着过去,只有伊沃森大口咀嚼食物和吧嗒嘴的声音。

等伊沃森吃饱,秦时鸥付了帐,对老蒙奇说道:“准备雇个服务员吧,小镇旅游业很快会有起色,到时候我会给你的披萨店做一个好广告。”

“但愿如此。”老蒙奇笑了起来。

秦时鸥和伊沃森一起走出门,他上车,伊沃森站在披萨店的门口,雨水洒在他的身上,他面无表情,好像一尊雕像。

就在秦时鸥打开车门的时候,伊沃森忽然开口瓮声瓮气的说道:“嗨,如果你的车再掉到沟里,那能去通知我一下吗?”

看着伊沃森眼巴巴的样子,秦时鸥笑了起来,他打开后车门,道:“伙计,那你为何不跟着我的车呢?去我的渔场工作吧,我想,你能胜任捕鱼的活,不是吗?”

“能吃饱饭吗?”伊沃森轻声问道。

秦时鸥道:“我可不会让我的员工挨饿。”

他本来想先试探一下伊沃森的嘴巴是否严再带他回渔场,现在,他心软了。

总统一号调转车头开出镇子,老蒙奇倚在窗子前看着凯迪拉克的背影默默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