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49 熊大的小跟班常规3/5

黄金渔场

ps: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真正安慰熊大的,是煮榛鸡的香味,干松树柴河特别容易燃烧,大火苗舔着高压锅,一会盖子上的透气阀就开始‘呜呜’的转了起来,鸡汤香味顺着透气阀四处喷射,让人食欲大开。

熊大甩干脑袋上的毛,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高压锅前,眼巴巴的等着开锅。

但现在还不能吃饭。

尼尔森带回了六只肥嘟嘟的野兔,都是白靴兔,这种兔子是北美洲特产,皮色一年变化两次,夏天是灰褐色的,但到了冬天就会很神奇的变成雪白色。

因为这种野兔的后脚很大,所以名字里有个靴字,一年能生育七八只,肉质还不错。

将白靴兔剥皮掏掉内脏,尼尔森解释道:“我本来想看看有没有麋鹿、雪羊之类,结果这里不够高,没什么大动物,兔子倒是不少,看来要想猎鹿和野猪,得继续往里走。”

秦时鸥将米饭煮上,这时候胡瓜鱼已经炸好了,他开始处理毛伟龙钓的鱼,反正带着酱料,统一做成红烧鱼。

虎子和豹子趴在树荫下,熊大雄赳赳气昂昂的坐了过去,秦时鸥笑了笑,他明白熊大的心思,这小家伙一看每个人都有活干,估计就尴尬了,特意跑去林子里猎了个猎物回来。

只是,它猎的是北美负鼠。这东西可没法吃。

虽然出师不利,但熊大还小嘛,秦时鸥觉得自己要鼓励它,尼尔森顺路还挖了不少野菜、摘了很多浆果,他就抓了一把黑莓递给熊大。让它捧在手里吃。

坎巴尔山上最多的野菜是蕨菜、苦菊和山芹、野韭菜,前两者加拿大人不吃,所以导致了满山都是,后两者即使是加拿大人也比较喜欢。

秦时鸥摘干净野菜,说道:“下午咱们上山的时候,要记得顺路采野菜。今晚好好吃一顿大餐。”

毛伟龙笑道:“中午咱们这不就是大餐吗?”

秦时鸥摇摇头,道:“没有野猪、没有鹿,这算什么大餐?”

听到这话,毛伟龙有点摁耐不住了,问道:“这山上还真有野猪和鹿群啊?”

这种问题秦时鸥不屑回答。下午一切见真章吧。

兔子清洗干净之后,尼尔森都用树枝穿了架在篝火上烤,他手艺精湛,白靴兔又油脂丰富,一上火就开始往外渗油,尼尔森不断翻动兔子,慢慢烤成了金黄色。

熊大、虎子、豹子都坐不住了,跑到秦时鸥身边仰头瞪着亮晶晶的小眼睛看他。

它们吃东西不用烤熟。秦时鸥将一只最肥大的烤兔拿了下来,已经有八成熟了,虎子和豹子一个一只肥肥的后腿。剩下的给了熊大。

熊大将没吃掉的浆果放在树下,衔着自己的兔子跑了回去,张开大嘴开始撕扯起来。

米饭焖熟了,秦时鸥等人就开饭,先是一人一碗榛鸡汤,这东西洒上山芹叶和咸盐之后。味道不要太香。

一层诱人的鸡油漂在汤上,每个碗里都是半碗鸡汤半碗肉。伊沃森的那一碗例外,全是鸡肉。他嗅了嗅,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抓起一块就塞进嘴里,嘎巴嘎巴的连着骨头一起咀嚼着吃了。

秦时鸥、尼尔森和毛伟龙先喝了鸡汤,这种榛鸡的营养和味道其实都在汤里。

鸡汤又香又鲜,毛伟龙吸溜的喝着,一连喝了一碗,叹道:“真他么香啊,好喝!以前喝得那些养殖鸡的鸡汤简直弱爆了!喝了这玩意儿,以后回去我估计再也不喝所谓的笨鸡汤了,差距忒大啊。”

秦时鸥喝了一碗汤,就舀了一碗米饭就着红烧鱼和干炸胡瓜鱼吃了起来。

胡瓜鱼在国内也常见,就是多春鱼,这种鱼连着鱼籽一起吃,味道特别香,比三文鱼之类的昂贵海鱼味道都要赞,尤其是蘸着孜然或者椒盐,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熊大和虎子豹子三两口吃掉烤兔又跑了过来,剩下是五只兔子都烤熟了,秦时鸥给了伊沃森两只,给三个小家伙又分了一只,剩下两只他和尼尔森毛伟龙一起分着吃了。

吃饭吃到一半,虎子和豹子突然抬起头来,熊大抽着鼻子也掉头看向旁边,原来那只被虎子撞倒的北美负鼠醒了。

估计这家伙刚才只是倒霉的被撞晕,这会醒了过来,努力爬起来,耷拉着头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秦时鸥等人不出声看着它,本来是想让它离开就算了。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撞晕了头,它竟然歪歪扭扭的走到了熊大跟前。

走过去之后,北美负鼠抽了抽长长的鼻头,然后慢慢抬起头,这时候它才看到眼前的熊大,吓得拔脚想跑,但是脑袋估计还晕眩着,快速一转头又摔倒在地。

再次爬起来,北美负鼠哆哆嗦嗦的趴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熊大。

熊大现在吃饱喝足,对这种小东西没有兴趣,哼了哼转身去和虎子、豹子玩耍起来。

北美负鼠悄悄地往前迈了两步,眼睛盯着熊大放在树下的浆果,忍不住舔了舔嘴巴。

秦时鸥这时候明白了,原来这北美负鼠是被浆果的香味吸引到了。

尼尔森也解释道:“北美负鼠的第一食物选择就是浆果,它们是杂食性的,没有浆果就吃草。”

吃饱喝足的熊大是很豪爽的,它扭头注意到北美负鼠可怜巴巴的盯着浆果,就一爪子扒拉了两个滚到了北美负鼠的跟前。

毛伟龙一愣,道:“卧槽,禽.兽,你家这狗熊,他娘的好像很聪明啊?这种分享食物的行为,也太人性化了吧?”

秦时鸥笑了笑,道:“是我教育的好。”

北美负鼠估计也饿坏了,小爪子抱着一颗树莓,两口就吃了下去。

熊大歪着头看北美负鼠吃东西,等它吃完了,它又拨拉了两个过去,就这样给北美负鼠喂起了食物。

北美负鼠吃了十多个浆果,然后不吃了,老老实实的趴在熊大一边,好像个臣服的小弟一样。

秦时鸥等人不在意,坐在一起聊天,伊沃森风卷残云,将剩下的鸡肉鸡汤、烤兔烧鱼和米饭都吃的干干净净,然后很自觉的跑去刷锅刷碗了。

下午上路,秦时鸥一回头,看到熊大身后跟了个小尾巴,竟然是那只雪白色的北美负鼠。

小负鼠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熊大停下回头看它,它就摇摇尾巴,估计熊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眨巴眨巴眼,继续往前走。

秦时鸥吓唬了小负鼠一下,想将它吓跑,结果小家伙躲到了熊大身后,好像把熊大当成了保护伞。

“卧槽,不是动物中也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吧?”秦时鸥瞪眼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