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0 波士顿加更4/5

160.波士顿(加更,4/5,求订阅)

ps:看《黄金渔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军舰鸟暂时在渔场住了下来,当然,它想走也走不了,腿断了一根翅膀折了一只,还能去哪里?

鲍里斯和雪莉四个孩子找木板钉了一个小木屋,歪歪扭扭的,最后海怪帮他们修正了一下,做成了鸟窝。

秦时鸥将小木屋钉在了门前的大枫树上,将不情愿的军舰鸟转移了进去。

他查了一下资料,军舰鸟是露天栖息鸟,就是那种喜欢露天住宿的鸟类,比如乌鸦、麻雀和老鹰等等,不是筑巢类如燕子的鸟。

可是没办法,这木屋是四个孩子的心意,他们忙活了两个下午呢,所以军舰鸟只能住进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军舰鸟也算半个救命恩人的缘故,小明对于这个来到了自己地盘的大鸟表现的很友善,小木屋建成的当天还送了几颗松子过去。

军舰鸟开始啄了一颗吃,结果卡在哆囊里差点没噎死它,后面就坚决不吃了,秦时鸥给它喂鱼肉,不管海鱼还是亚洲鲤鱼,它都吃的很嗨皮。

“得,和熊大一样,又是一吃货。”秦时鸥看着这家伙狼吞虎咽不挑食的样子,无奈感叹。

海神能量的疗效很好,23号他们一行人准备去渥太华的时候,军舰鸟已经能勉强爬起来走两步了,一瘸一拐的走两步。

每次看到它在小木屋里转悠。秦时鸥就忍不住想起本山大叔在卖拐小品里的表演:“走两步,没事走两步——看。瘸了吧……”

四个孩子要上学,还不到放假时候。所以他们得留在渔场,秦时鸥让尼尔森照顾他们,顺便照看一下军舰鸟,别给四个小家伙玩死,然后才开船前往圣约翰斯。

秦时鸥又给薇妮打了个电话,还是打不通,倒是他快要上飞机的时候,薇妮把电话回过来了:“上帝,秦。最近太忙了,我都要忙的爆炸了!对了,你有什么事吗?”

秦时鸥本来想说,他马上要去波士顿,到时候去迈阿密看她,可是想了想,他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就说道:“没什么,薇妮。好几天没有联系,我想念你了。”

“这可真是让我感到幸福的甜蜜话,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太难了,ok。秦,这话不太像是你的风格啊。”

“不,薇妮。你对我了解还不够,其实。咳咳,虽然我是一个特别纯情的男人。不会什么花言巧语,但我对自己心爱的姑娘,从来都不吝赞美……”

“呕,卧槽,禽。兽你真恶心,你是个特别纯情的男人?一个d盘全是扶桑爱情动作片e盘全是欧美艺术动作片f盘全是艺术动作类游戏的男人说自己纯情?我怎么就这么恶心呢……”

毛伟龙忽然从身后冒了出来,一脸坏笑的大声说道。

“嗨,秦,你身边是谁?要开可视电话吗?”薇妮好奇的问道。

美国和加拿大的网络特别发达,手机网速比起国内所谓的4g网络,那是兰博基尼和手扶拖拉机在速度上的差别,所以他们打电话喜欢用可视电话。

秦时鸥怕毛伟龙揭露他的老底,就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追着毛伟龙想打他。

毛伟龙嬉笑着躲避,结果一个空乘走过来微笑着说道:“很抱歉,两位先生,这里是机场,请您注意秩序。”

秦时鸥刚要说话,毛伟龙看周围有人不满的注视自己,眼珠子一转,对着那空乘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说道:“吆西,思米马三!思米马三!”

秦时鸥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光了,背着小包灰溜溜的排队去换登机牌了。

到了渥太华,罗伯特-布莱克四世就在出机口等着他们,双方见面互相问候,罗伯特和奥尔巴赫认识了,秦时鸥给他和毛伟龙之间介绍了一下,三人坐上了他的奔驰s600。

罗伯特送他们去了大使馆,先给秦时鸥办理去美国的护照,这个简单,毕竟美国和加拿大是兄弟国家,他拿的是枫叶卡,在美国都可以当做绿卡使用了。

秦时鸥提供了nba慈善赛举办方的邀请函电、自己的照片和信用卡信息,审核无误之后就得到了一张美国签证申请表,填写之后交了费用,这件事就结束了。

毛伟龙的要麻烦一些,除了提供他的护照,还有一系列证明,罗伯特的功能就在此时体现出来,打了几个电话,就有专人过来给毛伟龙提供服务,在电脑里随便输入了些信息,就帮他办了转移护照。

“我还以为加拿大没有关系户,原来这东西全球都有啊。”毛伟龙低声对秦时鸥说道。

秦时鸥将当初奥尔巴赫给自己的话转告了毛伟龙:“在华夏,人情关系是后门,在加拿大,加元就是后门的钥匙,更直白简洁。”

罗伯特说的没错,当天他们就可以飞去波士顿了,不过秦时鸥还是请客一起吃了顿午餐才走的。

餐厅名字叫做supply-and-demand,建设的古色古香,外表像是一艘大船,门前广场建筑成船的甲板形状,主体建筑是船舱的形状,一进门就是一个船舵,好像一艘大船。

秦时鸥看了一下餐厅的介绍,据说这餐厅的美食味道、价位、服务和环境,综合起来位居全加拿大海鲜主题餐厅第四,前三有两家在多伦多,另一家在纽芬兰,就是上次大脚雷耶克带他们去吃的‘海的女儿’餐厅。

午餐以海鲜为主,秦时鸥是为毛伟龙考虑,怎么着也得让他在加拿大吃腻歪海鲜再说。

吃完饭,罗伯特送他们去了机场,下午两点的飞机,四点钟就在洛根国际机场降落,这是波士顿最大的一个机场,面积有两千四百亩,是加拿大、拉美和欧洲的一个中转站,也是世界上20个最繁忙的机场之一。

美国比加拿大人要多,从机场就能看出来,一出机场,来来往往都是各色各样的人,白人黑人黄种人,络绎不绝。

奥尔巴赫摇摇头,道:“每次来美国,我都不适应,这里的人生活节奏真快。”

毛伟龙对秦时鸥眨眨眼,奥尔巴赫注意到,就笑了起来,说道:“哦,抱歉,我忘了咱们这里还有京都来的小朋友呢,就算纽约的节奏恐怕也比不上京都。”

一个和奥尔巴赫差不多年纪的白人老头在出机口等待他们,看到他,奥尔巴赫直接张开手臂拥抱了上去:“我的老友,感谢你来接我们。”

“这是应该的,老伙计。”老头笑呵呵的说道,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奥尔巴赫,又道,“看来最近你休养的不错,你的脸色棒极了,眼神也变得和上学时候那样锐利,我是不是又要叫你哈佛法学院的金雕了?”

听老头开口一说话,秦时鸥就知道,这是和他通了n多遍电话的克拉教授。

老头很热情,和奥尔巴赫打完招呼,就握着秦时鸥的手一个劲的感谢他能来参加这场慈善赛。

毛伟龙笑道:“老美还挺有意思,这场全明星赛不是免费的吗?他们还感谢咱们参加,不至于这么没人气吧?”

秦时鸥笑了笑没有解释,暗道你等着比赛结束之后就知道老子为了让你看这场全明星赛得付出多大代价吧。(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