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2 球星们加更1/3

162.球星们(加更1/3,求订阅) 黄金渔场 天下书库

奥尔巴赫被克拉教授和他的助手们围成一团,又是采血又是拍片还要验尿,看的秦时鸥暗暗心惊。

奶奶的,他以后一定低调点,除了自己的直系亲人们,其他人身上可不能使用海神能量了,这东西就是上帝的力量,不应该出现在人世间,一旦被发现,他就得被毁灭!

所幸,不可能有人想到这件事和秦时鸥有关,奥尔巴赫告诉医生们,他最近一直在服用毛伟龙带来的草药,可能是东方神药的作用。

对于中草药,克拉教授等人没有研究,所以这件事就暂时止步。

虽然奥尔巴赫身上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一个医学奇迹,但这个奇迹不具有可研究价值,唯一的指向就是草药,偏偏北美药监机构一直抗拒有关草药的课题。

只能说,中草药跟着‘华夏威胁论’倒了霉。

摆开医学方面,奥尔巴赫身上的变化是一件大好事,克拉对他的感情还要超过秦时鸥,中午老教授特地准备了一桌酒席,来庆祝这件事。

秦时鸥不得不提醒他们,道:“奥老爹现在状况应该还不乐观吧?那坏蛋还盘踞在他大脑里呢。”

克拉教授笑道:“不,孩子,现在史克曼已经暂时从死神的手里逃出来了,血检和脑:天:下:书:库:小说 细胞采集检查显示,他体内的免疫系统现在特别活跃,正在积极的攻击胶质瘤细胞,这么解释可能不太正确,我来细说一下。你应该知道,癌细胞是一种拥有无限分裂可能的细胞……”

后面一大堆的专业解释。秦时鸥听的脑袋都快晕了,反正说到底。就是奥尔巴赫的身体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胶质瘤细胞失去了繁衍的土壤,往后它们会慢慢停止分裂,这样随着老癌变细胞的死去,疾病会得到控制。

下午,克拉教授暂停了工作,带上秦时鸥和毛伟龙游览波士顿。

波士顿是一座老城,在1630年由一群来自英国的清教徒移民创建。

这座城市建造在一个半岛上,通过一个狭窄的地峡与大陆相连。并被马萨诸塞湾和后湾——查尔斯河的河口所环绕,因为地峡周围有三座小山丘,所以波士顿早期被命名为三山城。

一般来说,波士顿被认为是美国教育的启蒙地,在这座城市建立不久的1635年,清教徒们就创立了美国第一所公立学校,波士顿拉丁学校,并且在次年,和美国第一所大学也诞生了。这所大学,就是举世闻名的哈佛大学!

一路上老教授给他们介绍了很多有关这座城市的地理和历史知识,然后带着他们去看了波士顿历史最悠久的教堂老北教堂、去看了被誉为‘独立战争摇篮’的法尼尔厅、去参观了波士顿图书馆,当然还有唐人街。

几乎每个美国的大城市都有唐人街。而且那地方的经济往往还发展的很好,这是让白人和黑人很服气又很不服气的一件事。

晚餐随便在唐人街吃了点传统川菜,因为毛伟龙来了几句比所谓川人后代的老板更要地道的四川话。老板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们打八折,还热情的给他们办了VIP卡。

吃过晚餐。就要去球馆准备看比赛了。

慈善赛从六点钟就开始,不光是比赛。一开始是医生们和球星们联手普及有关脑肿瘤的知识,呼吁来到现场的人关注这项疾病,并为这项疾病的治疗和控制贡献力量。

秦时鸥属于被邀请来的贵宾,所以有专门的包厢。

TD北岸花园球馆的包厢是在座位中间的位置,就是一个二十四五平的房间,里面有沙发、有桌椅、有冰箱和专用空调,和装修豪华的小包房差不多。

包厢一般不是给球迷准备的,是老板们送给重要客户的,这些人来球馆的目的不是看球,而是用来谈生意之类,隔着球场有点远,所以看球赛反而不太合适。

毛伟龙和秦时鸥来这边可就是专门为了这场慈善全明星赛来的,为的是看NBA球星们的表演,最好还要和他们亲密接触一下,这样他就拒绝了包厢,去了球员替补席的第二排。

当然,贵宾们不是随便走动的,举办方也怕遇到不讲究的,看了球偷偷跑人不捐款,虽然名义上都说捐款是自愿的。

秦时鸥手一挥先给了一张二十万美元的支票,这样举办方乐开了花,这钱不算多,问题是给的早,所以当秦时鸥提出他要去前排观战的时候,举办方一名客户经理立马痛快的给他安排了位置。

毛伟龙看着送出去的支票,冷汗都出来了,问道:“二十万,美元?送出去了?”

秦时鸥给了他一个白眼,道:“你以为呢,咱们是邀请来的贵宾,不是白白让你来看球的。”

不过今天得知奥尔巴赫身体状况超出预期的乐观,秦时鸥心里开心,也不太在意这些钱,他的渔场快要可以出产鳕鱼了,到时候就可以财源滚滚来了。

这场慈善赛是NBA当红球星勒布朗-詹姆斯发起的,之所以放在凯尔特人队球馆举行,是因为举办方是哈佛医学院为首的美国六大医院。

詹姆斯在NBA人缘很不错,邀请到的球星都是个顶个给力,凯文-杜兰特、安东尼、德怀恩-韦德、克里斯-波什、查尔默斯、史蒂芬-库里、泰瑞克-埃文斯、伦纳德,当然还有凯尔特人队的当家球星皮尔斯和朗多,等等。

秦时鸥和毛伟龙入场的时候,球场上空的大屏幕直接打出了一行字:感谢来自纽芬兰的SHIOU-QIN先生,为本次活动捐款$200,000。

得到消息的灯光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聚光灯,秦时鸥没有预料,被弄懵了,反应过来赶紧微笑着挥手。

毛伟龙低声道:“卧槽,我们这算不算汉奸卖国贼啊,出钱资助美帝的科研。”

秦时鸥保持风度的微笑,不动声色的说道:“你算,我不算,我现在是加拿大的纳税人,想怎么花自己的钱都可以,再说,我是支持科研,医学无国界,这都不懂?”

这笔钱花的值,两人坐到球员替补席后面的时候,坐在前面的史蒂芬-库里回头打了个招呼,道:“嗨,你们好,华人是吗?嘿,我在旧金山有很多华人朋友,有一个也姓秦。”

库里是NBA球星中比较帅气的,长着一张娃娃脸,性格也很好。

秦时鸥和毛伟龙轮流跟他击掌,秦时鸥说道:“那太棒了,伙计,我超爱你们的球队,可惜我住在纽芬兰,一个赛季只能看到你们一次,不过我想下赛季我会去旧金山支持你的,伙计。”

“也来迈阿密支持一下我吧。”韦德回头笑道。

秦时鸥和他击掌,道:“那是肯定了,我的女朋友暂时住在迈阿密,她在ACE(加拿大航空公司)做乘务长,飞的是多伦多到迈阿密的航班,是一个很好的姑娘。”

本来秦时鸥只是随便说了说,结果韦德一愣,问道:“你的女朋友,一定不是一个名叫薇妮-施洛华的黑发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