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7 可怜的小家伙们保底3/3

黄金渔场

薇妮堪称秦时鸥的福星,她这边来了没一会,警察局那边拿到了两份资料,一份是波士顿全明星慈善赛的对秦时鸥邀请函,另一份是蒙特利尔银行给秦时鸥的资产证明。

有了这两份资料,秦时鸥和毛伟龙的嫌疑自然洗脱的干干净净,因为不可能像他这样的大富豪,特意跑个迈阿密来抢劫小便利店。

两名警长客客气气的将秦时鸥送出警察局,薇妮偷笑道:“他们怕你的律师进行起诉。”

秦时鸥疑惑道:“他们是按照法律办事的,还会怕我起诉?而且这过程中也没有暴力执法之类。”

薇妮解释道:“事情不能这样看,美国很多官司不是看重结果的,如果你要起诉他们警察局,那肯定会给他们工作造成麻烦,而且还会有媒体跟进报道,很影响他们的形象和升迁。如果他们知道你这么有钱,肯定不敢留下你,有钱人随便请几个律师和他们打官司玩,光是这个时间他们就耗不起。”

出了警察局之后,薇妮去路边打车,毛伟龙仔细打量着她,然后忽然说道:“禽.兽你小子可以啊,这空姐盘靓条顺,气质也好,难怪你一直暗恋着她,我给你介绍的姑娘你连看都不看。要我认识这样的姑娘,肯定也是和你一样,非她不娶啊。”

毛伟龙一脸正经,用汉语调笑着秦时鸥。

秦时鸥脸都绿了,这孙子发什么神经啊?你丫什么时候给我介绍过姑娘?你自己感情问题都没有解决吧?最重要的是,你奶奶的,薇妮听得懂汉语啊!

这么想着。他赶紧想要提醒毛伟龙,结果薇妮回过头,先用警告的眼神瞪了秦时鸥一眼,然后微笑着用英语问道:“请问,这位先生在说什么?”

毛伟龙一脸正经。用磕碜的英语回复道:“我在赞美你的美丽。”

说完,他对秦时鸥挤挤眼,道:“找个外国妞做老婆也好,她听不懂咱们的话,你能保留点,对了。你来的时候不是打算买朵花送这妞然后顺便告白吗?出了这档子事,还告白不?”

秦时鸥嘴角抽了抽,作为搭档了四年的损友,他能不知道毛伟龙的意思?

毛伟龙估计知道薇妮懂汉语,秦时鸥记得自己似乎给他介绍过。这样毛伟龙这么说,其实就从侧面帮他告白,这损友知道他不好意思突破最后一条线向薇妮告白,特意是帮他。

薇妮故作茫然的看着秦时鸥,毛伟龙则佯装得意洋洋,秦时鸥叹了口气,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好莱坞影帝,现在看看薇妮和毛伟龙的演技。他觉得自己只是刚学表演的小白。

乘坐出租车,直接开到了薇妮她们的空乘公寓,下车之后她拉住秦时鸥。妩媚的笑道:“秦,你一定、一定不准告诉你的朋友,我懂汉语……”

她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轻蹙娥眉道:“这不会是你和你朋友商量好的计策吧?”

秦时鸥苦笑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大情圣吗?”

薇妮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道:“所以我才只是怀疑。否则我铁定认准你们是在演戏。那么,你的朋友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秦时鸥直视着薇妮的大眼睛,道:“是的。薇妮,我这次来,是来找你告白的,我喜欢你,不光是因为你美丽又性感,更因为你的善良和可爱,我想追求你。”

薇妮挑了挑小巧的鼻尖,道:“帅哥,给你这个机会,只是追求的机会,还没有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哦。”

听了这话,秦时鸥笑了起来,他转过头,对毛伟龙比划了一个剪刀手,毛伟龙悄悄竖起大拇指:干得漂亮!

秦时鸥和毛伟龙在加航空乘别墅旁边的一家绿屋连锁酒店住下了,这个酒店类似华夏的七天,是快捷酒店,也就是好莱坞大片和美剧当中常见的汽车旅馆。

放下东西,秦时鸥给渔场打了个电话,告诉沙克他得晚两天回去。

一听这话,沙克犯难了,他说道:“boss,渔场没什么事,可你的孩子们事太多了,你刚走的那天,你的孩子们简直要造反了,虎子和豹子一直绕着渔场找你,熊大嗷嗷叫不肯吃东西,可把我们忙坏了。”

秦时鸥让沙克开视频,虎子和豹子怏怏不乐的趴在地毯上,熊大躺在一边,大白趴在它肚皮上,看上去一样没精打采,地上放了几块狗咬胶,但小家伙看都没看这东西。

这样秦时鸥顿时心疼,隔着摄像头说道:“孩子们,快来,快看是谁在这里?转过头来,是爸爸啊。”

听到他的声音,虎子和豹子直接跳了起来,熊大也抬起头,它费劲的想要翻身,结果太肥了,翻了两下没翻起来,胖嘟嘟的圆身子一个劲的抖来抖去,可是连大白都没有抖下去。

看到这一幕,薇妮咯咯的笑了起来。

科迪亚克棕熊是熊中最彪悍的一种,这种彪悍不光体现在它们的性情上,还有体型,它们不像普通灰熊那样肥蠢,因为经常奔跑和爬山,所以体型比较削瘦。

熊大现在都成肉团了,平时吃饱了躺在地上,那就是脑袋是一个团、身体是一个团、小耳朵是小团、四肢是稍微长点的团,尾巴是毛茸茸的团,整个就是肉团和毛团的组合。

虎子和豹子人立站起来,前爪趴在电脑桌上,扯着嗓子一个劲的嗷嗷叫,虎子叫了一会想舔秦时鸥,但只能舔在屏幕上,这让它很是焦急,一个劲的跳动想跳到桌子上来。

熊大终于爬了起来,它一巴掌将两个小伙伴扒拉开,伸长脖子傻呆呆的看着屏幕上的秦时鸥,先眨了眨黑乎乎的小眼睛,然后用爪子指着秦时鸥。凄惨的叫了起来。

虎子和豹子也跟着叫着,声音同样凄惨,黑眼睛水灵灵的,那叫一个可怜。

秦时鸥心里难受,自从养了这三个小家伙。他还没有和它们分开这么久过呢,赶紧安慰。

熊大叫个不停,薇妮问怎么回事,秦时鸥苦笑道:“这笨孩子估计以为我被关进电脑里了吧?你没看它一直想要伸着爪子拉我吗?”

三个小家伙现在看上去有些可笑,傻傻的,但如果能体会它们对秦时鸥那种纯粹的不沾染任何杂质的依恋。就知道这一幕多感人。

秦时鸥好一阵安慰,恨不得从电脑里钻回别墅抱着三个小家伙,视频了好一会,三个小家伙才安静下来。

这样剩下的就是度假,薇妮有两天的假期。毛伟龙和他说不用管他,去陪薇妮就行。

秦时鸥怎么好意思这么做?他和薇妮相见机会多的很,毛伟龙度假的机会却是一年一次。

之后两天,薇妮做向导,带着秦时鸥和毛伟龙在迈阿密转悠了一圈,感受了一下北美顶级城市的风情。当然,期间随时要开启视频,否则三个小家伙都不吃东西。

在迈阿密。秦时鸥和毛伟龙也算是火了一把,便利店抢劫案至今没有破案,后续报道不断出现在媒体上。他们两个人当初在警察局被记者拍了照,现在被放进案子里进行报道。

薇妮说的对,迈阿密的记者太无良了,竟然用的是两人的黑白照,而且当时两人都闭着眼,太可怕了。有些媒体赫然乱用两人照片,说是‘暴力抢劫案导致两名华裔青年死亡’。以此来博眼球。

秦时鸥很是生气,怒道:“我是不是该让奥老爹请个律师团收拾收拾这些该死的媒体?”

薇妮安慰他道:“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北美最害怕律师的是公务员,而最不怕律师的就是媒体,你越重视这件事他们越欢迎,因为他们需要的就是炒作和话题。”

这是唯一一件影响了秦时鸥心情的事情,其他都不错,在迈阿密转了两天,秦时鸥带着大包小包进入了迈阿密国际机场。

正好,薇妮也有航班,他们直接乘坐了薇妮航班,从迈阿密到多伦多。

这次迈阿密之行,秦时鸥收获很大,虽然薇妮说只是给他追求的机会,但基本上已经接受了他。

毛伟龙收获也很大,他传到空间里的便利店抢劫案视频,让他在朋友圈里大出风头。

上了飞机,就意味着秦时鸥和薇妮的相聚进入倒计时,秦时鸥不舍又归心似箭,毕竟家里还有三个等着他的小崽子呢。

薇妮偷偷拿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闭合式鱼缸给他看,里面是湿润的细沙和僧帽水母碎片,那条大西洋蓝龙懒惰的待在里面。

“我养的很好哦。”薇妮有些小得意。

可能是海神能量对蓝龙体质进行了改善,它的外表更加湛蓝,且对海水的依存性大减,本来就是两栖类的小家伙,现在更是能够长期待在陆地上,只要生存环境水汽充沛即可。

“如果被查到,你会不会被开除啊?”秦时鸥担忧的问道。

薇妮嘻嘻一笑,说道:“或许会吧,但没人查我,我的人缘很好的,我的姐妹会帮我打掩护。”

秦时鸥开玩笑道:“不,宝贝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如果因此你会被开除,那我就去告密,这样你不能再做空姐,就得去我的渔场了。”

接受教育和生长环境不一样,薇妮有时候和秦时鸥不在一个频道上,听到他这么说,薇妮有些忧愁的问道:“你真的不希望我做空姐这份工作吗?但我不太想做家庭主妇。”

秦时鸥知道这丫头是把自己的玩笑话当真了,就抱住她,安慰道:“我是开玩笑的,你喜欢这份工作就做下去,不喜欢了再辞掉,反正喜欢什么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两个空姐聊着天走了过来,看到秦时鸥抱着薇妮,两人惊讶的瞪大眼睛,一起发出‘哇哦’的惊呼声。

坐在旁边宽阔躺椅上的毛伟龙赶紧为兄弟救驾,嬉皮笑脸的凑上去,说道:“两位美女,你们谁喜欢穿毛衣?可能你们不知道,咳咳,我可是一个织毛衣高手啊。”

薇妮惊愕的看向秦时鸥,秦时鸥一脸灾难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