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4 给你的礼物加更7/7

174.给你的礼物(加更,7/7)

秦时鸥回到渔场的时候,雷耶克正在等着他,两个员工正在忙着组装沙滩车。

沙滩车不用上牌照,不管华夏还是加拿大,都是这样。

华夏的《人民共和国机动车驾驶证管理办法》中没有沙滩车这个车种,不属于普通机动车、不属于残疾人车,所以不能上牌,也就不能上路。

在加拿大倒是有这个车种,明确规定沙滩车属于特种车,而特种车只能在指定场所使用,例如娱乐场所、赛场、渔场、农场、森林等场所,如果要上路就是违法,所以也不能上牌。

雷耶克给秦时鸥解释了一下,如果他想开这车出去玩,那得先将它放在皮卡车后面的货斗上跑公路,到了指定场所再卸下来玩。

秦时鸥本来就没打算让这车上公路,只是在小镇里转悠几圈就行,主要是在渔场使用。

北极星h2安装好之后,雷耶克往里加了汽油,就让秦时鸥上去试试。

沙滩车开起来比汽车要简单,因为它用的不是方向盘,而是类似自行车和摩托车的那种车把手。另外,h2是自动档,电发动只需要摁一下按钮就行,踩下油门就能跑。

h2的车轮又宽又大,开在沙滩上不会陷落下去,只是重心太高有点颠簸,这也算是一种特色了。

开在沙滩车上跑了一圈,秦时鸥觉得不错,就让毛伟龙上去试试,他和雷耶克去调试庞巴迪s200,这是他送给孩子们的礼物。

雷耶克这才知道奥尔巴赫收养了四个孩子。他痛快的说道:“以后有时间,我送孩子们一人一支小钓竿。用来钓鱼最好了,你有时间去我那里拿就行。”

大脚雷耶克和一般的加拿大人不一样。北美人讲究的是‘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父子做生意也得明算账。雷耶克则类似华夏的绿林好汉,动辄喜欢送东西或者打折扣之类。

沙克的解释是,他们都是维京人的后代,所以和欧洲大陆白人移民在性情上有很大差别。

后面,伊沃森从别墅里走了出来,看到他,雷耶克惊呼一声,道:“你这个伙计块头可真够大的。从哪里找来的这种巨人?”

秦时鸥和伊沃森打招呼让他去沙滩玩,然后才解释了伊沃森的来历,其实一听到他的名字,雷耶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目光复杂的看着雷耶克的背影,道:“原来是朱莉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啊。”

“你们认识?”秦时鸥问道。

雷耶克苦笑了一声,道:“我和沙克、海怪关系那么熟,你不奇怪吗?其实十五年前我家也是住在告别镇上的。后来渔场关闭。我父亲就带我们去了圣约翰斯,一步步发展了起来。”

“我知道伊沃森,他小时候我还照顾过他,原因是他的母亲。朱莉姐姐。”雷耶克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哥哥肯特曾经是朱莉最狂热的追求者,可惜。朱莉后来自杀,肯特受不了这打击就去魁北克当兵了。”

秦时鸥沉默的点了点头。当年那件事,破坏的绝不是一个家庭。

果然。雷耶克随后又对他说道:“朱莉的遭遇太让人不能接受了,当时恰好政府宣布关闭纽芬兰渔场,告别岛成了死岛,这两件事的发生让很多人对小镇特别失望,纷纷离开了这里。”

看到了伊沃森,雷耶克情绪低落起来,显然他回想起了少年时代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秦时鸥看雷耶克的年龄,当时他应该是少年,可能对朱莉小姐,也有一定好感。

后面喝了一杯冰酒,雷耶克就告辞了,临走之前,他问道:“伊沃森这孩子,现在喜欢什么?”

秦时鸥刚要说话,雷耶克抢先道:“除了吃,伙计,看他的块头我就知道他喜欢吃东西。”

仔细想了想,秦时鸥只能摇头:“没了。”

雷耶克失望的离开,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下午,鲍里斯四个人开心的跑了回来,一看到秦时鸥,雪莉就将小钱包举了起来,高兴道:“秦,看看我们赚到了多少钱?好多钱!”

“恭喜你们,小老板们。”秦时鸥和四个人一一击掌。

击掌之后,鲍里斯、戈登和米歇尔都看着雪莉,后者害羞的从书包里拿出一条蓝色的头巾,道:“秦,这是我用卖水饺的钱给你买的一个礼物,你会喜欢吗?”

秦时鸥从来没有带头巾的习惯,但渔夫和渔场主都有这个装备,出海难免遇到风浪,头巾是用来保护头发的,防止被海水淋湿或者冻感冒之类。

看着紧张的雪莉,秦时鸥接过头巾看了看,这是一条时尚头巾,色泽湛蓝,正面是一条卡通小鲸鱼。

他将头巾戴到头上,抱住雪莉道:“谢谢你,甜心,我很喜欢,我一直想买一条头巾,结果没有遇到喜欢的,你送了我一条很棒的头巾。”

雪莉笑了起来,秦时鸥放开她,戈登走过来递给他一个挂在脖子上的小饰品,一条细链子,中间是个小小的不锈钢海螺:“这是我的礼物,秦。”

鲍威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墨镜给秦时鸥,道:“你喜欢晒太阳,秦,这个墨镜可以保护你的眼睛。”

米歇尔最后一个,磨磨蹭蹭的却拿出了一件让秦时鸥吃惊的东西,那是一个护臂,做工比较粗糙的护臂。

这个护臂整体是一块鹿皮,有四条皮带尅绑到手臂上,中间镶嵌着粗糙的木块,这东西在养雕人中很常见,就是戴到手臂上让老鹰、金雕之类抓住站在上面的。

“秦,我认为这个护臂会让你和尼米兹关系更好。”米歇尔腼腆的说道。

看着这些礼物,秦时鸥感觉眼眶有些发热。他摊了摊手,米歇尔小脸一下子变白了。问道:“你不喜欢?”

秦时鸥将他搂在怀里,然后抱住其他三个孩子。道:“不不,我喜欢,伙计们,我很喜欢!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礼物,我这一辈子收到的最好礼物!非常感谢你们,这些礼物太棒了!”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婚后男女一定要孩子了,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是任何感觉不能代替的。

以前秦时鸥虽然总是给四个孩子买东西,但其实对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对待宠物,抚养他们更像是任务,他给自己的角色,定位的就是监护人。

可是现在收到的礼物,却让他明白,自己的任务,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他这时候也明白了,孩子们去卖水饺,才不是什么想锻炼自己或者怎么着。只是想要赚钱给自己买礼物而已——他们没有零花钱,秦时鸥忘记了这回事。

戴着头套,再将链子带到脖子上,戴上墨镜。将护臂绑好,秦时鸥对躲在树荫下避暑的尼米兹吹了个口哨。

尼米兹拍着翅膀飞过来抓住护套站在了他的手臂上,秦时鸥把毛伟龙叫过来。让他给他和孩子们一起拍了张照片。

这样,收下孩子们的礼物。他也开始发放礼物。

在波士顿和迈阿密,秦时鸥给四个孩子带了一些小礼品。但他一直没有找到发放的契机,现在机会来了。

他给四个人一人发了一套球衣,还有球星签名照、护膝护腕之类的运动用品,最后拿出一个斯伯丁篮球,问道:“你们谁喜欢篮球?以后和我一起玩。”

四个孩子都没玩过篮球,米歇尔挠挠头,上来接过篮球双手笨拙的拍了拍,道:“那我以后陪你玩,好吗,秦?”

“太好了。”秦时鸥愉快的笑道。

最后的惊喜还没有拿出来,等到吃了晚饭,秦时鸥带着四个孩子去沙滩上,庞巴迪s200娇小但威风凛凛的身躯摆在那里。

秦时鸥带着四个孩子走过去,他让鲍威尔坐到车上,道:“小伙子,这是你的车,以后他就是你的赛车了,喜欢吗?”

鲍威尔看到这沙滩车的时候就有这样的猜测,当秦时鸥说出来,他还是惊喜大叫:“上帝,我的车?这是属于我的车?真的吗?太难以置信了,我的上帝,这是我的赛车吗?”

秦时鸥给他拍了一张照片,道:“是的,你的赛车,你的第一台赛车,你的赛车之路就要从这里开启了,我想以后某一天,你会开上法拉利或者福特去f1赛道上驰骋的!”

鲍威尔抚摸着庞巴迪的车头,每一个地方都仔细的抚摸,边摸边开始流泪,最后抱着车子的把手开始嚎啕大哭。

秦时鸥拥抱他,安慰道:“别哭了,鲍威尔,你是大哥,以后再也不能哭了,当然,等你拿到第一个职业f1大赛冠军奖杯的时候,可以再哭一场。”

他能理解鲍威尔,这是四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以前的流浪之路,他需要照顾弟弟和妹妹们,有吃的得给他们先吃,他们受了委屈他得去出头,尽管总是他被打的遍体鳞伤。

而且,鲍威尔还是个黑人,加拿大不像美国那样黑人众多,加上民风保守,这里黑人歧视还是比较严重的,所以他遭受的经历多凄惨可想而知。

哭了一阵,鲍威尔抹干净眼泪,微笑道:“秦,你能教我开这个车吗?”

“你先给它起个名字。”秦时鸥道。

鲍威尔想了想,道:“那就叫sea-biscuit(海饼干)吧,好吗?”

海饼干,这是一种食物,北美水手、渔夫们在以前最常吃的东西,以造价低廉、口味差、能量足而著称。

另外,这是一个在赛马届声名显赫的一个名字,代表着一代传奇的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