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6 百步穿杨常规2/4

176.百步穿杨(常规2/4,求订阅)

带上水饺两人去湖边,虎子和豹子吐着舌头跟了上来,看来它们也受不了,刚才希克森老爹悄悄和秦时鸥说了,没有顾客的时候四个小家伙就对着两个拉拉显爱心,一个劲喂水饺吃,把它们吃怕了。

水饺不会浪费,到了湖边,直接递给坐在树荫下打盹的伊沃森。

**打开快餐盒直接往嘴里倒,都不用蘸着醋,‘呱唧’‘呱唧’几口就吃完了。

射鱼这活确实不能中午干,因为天太热不说,阳光照在湖面反射的光线太刺眼,伤眼睛。

这种天气,适合的是垂钓,尤其是沉宝湖的湖边还有不少的柳树、枫树之类,树荫很多。

沙克显然早就有了料想,他把秦时鸥的御用躺椅都带来了,可惜秦时鸥刚打开,就被毛伟龙给抢占了。

伊沃森脱下衣服给秦时鸥垫在地上,憨笑着指了指衣服,自己光着膀子坐回树下。

秦时鸥没有拒绝,坐下之后他对伊沃森点点头,竖起大拇指,伊沃森咧开嘴傻笑的开心。

坐下,拿出钓竿,这样还缺鱼饵。

秦时鸥吹了个口哨,虎子和豹子跑过来,他指了指鱼钩,虎子和豹子立马分开跑,找到湿润的地方用爪子飞快的刨开落叶水草之类,将藏,在下面的蚯蚓挖了出来。

毛伟龙趴在躺椅上看,他被虎子和豹子的聪慧震惊了,尽管从来到渔场开始,他就一次次体会到了两个拉拉的高智商之处,可每一次都会震惊到他。

等看到虎子将蚯蚓咬过来轻轻放在秦时鸥手里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说道:“禽.兽。你家这两条狗生小狗以后,怎么着也得给我一条。妈的,简直聪明的没天理了。”

秦时鸥宠溺的揉了揉虎子的耳朵,道:“你家才养了两条狗,虎子和豹子是我儿子,懂不?”

毛伟龙嘴角一撇想放嘲讽技能,结果虎子和豹子同时抬头对他露出狰狞利齿,他立马举起手表示投降,不说话了,把秦时鸥乐坏了。

沙克准备了丁香油。秦时鸥在蚯蚓身上抹上油将鱼钩撒入水中,没一会,鱼线就绷紧了,这是有鱼上钩了。

秦时鸥往后转鱼线轮座,他试了试力量,还不小,道:“你不是想射鱼吗?来,我把这条鱼往岸边拖,待会看到鱼露出水面你就射。”

毛伟龙失望的说道:“啊?这就是射鱼啊。”

秦时鸥白了他一眼。道:“这当然不是,问题是你的射箭技术很高超吗?你不现在练习一下,待会直接进入湖里射鱼,能射中吗?”

毛伟龙信心十足。道:“这还用说?射箭嘛,你以为哥们以前没玩过?”

湖里的鱼还挺大,联系上钩的时间。那不用猜,肯定是一条亚洲鲤鱼。

现在亚洲鲤鱼确实在沉宝湖比较猖狂。从湖中心一直到湖边,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它们的影子。

虎子和豹子赶鱼赶上瘾了。一看到鱼线绷紧就想往水里跳,秦时鸥吹了个口哨安抚两个小家伙,他将水里大鱼拉到接近水面,很快,一条黑色的背脊出现了。

毛伟龙站到侧面,给反曲弓上箭,拉起来之后做好预判,秦时鸥一扯鱼竿,他开弓松弦,一支利箭‘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精准的射中了水中的那条鱼。

现代利箭都是三棱开血槽,射中那条鱼之后,它只挣扎了没几秒钟就没了力气。

秦时鸥提上来,发现是一条半米长的大草鱼。

毛伟龙问道:“能吃吗?”

秦时鸥点点头道:“当然,这草鱼可以做四川烤鱼,你这次反正带了成品烤鱼调料过来。”

毛伟龙说道:“我怎么听说,这些亚洲鲤鱼,都是微量元素和重金属含量超标的?”

听了这话秦时鸥笑了起来,道:“你这是听谁说的?这不是扯蛋吗,这些鱼吃的都是水藻和水草,生存环境多干净你看看就知道了,吃的是纯天然、住的是无污染,它们怎么重金属超标?”

伊沃森开心的上前将鱼钩拽出来,一只手拖着鱼砍头剁尾巴,将身体放入了盛着碎冰的大型保温箱里。

这条鱼刚才挣扎的时候,把周围水域的鱼都给吓跑了,秦时鸥又放下鱼钩,好久没有鱼上钩。

毛伟龙一直没钓到鱼就有些困,索性闭上眼睡觉。

秦时鸥也没了兴趣,随便将鱼钩插在岸边,他也小睡了起来,虎子和豹子舔着嘴唇看主人睡着了,立马屁颠颠的跳入湖水里,两个小家伙开始玩起水来。

睡了一会,虎子和豹子忽然放声咆哮起来,秦时鸥赶紧张开眼,发现他的鱼竿不见了,虎子和豹子对着水里叫,估计是被鱼给拖跑了。

没了就没了,秦时鸥不心疼,家里还有好几支呢。

正好太阳西下,天不是那么热了,可以射鱼了。

秦时鸥将船发动起来,带着毛伟龙上了船,天气闷热加上船的发动机轰隆隆响,周围的亚洲鲤鱼被震的心浮气躁,纷纷从水里跳了起来。

一条七十多公分的大鲤鱼从船头跳过去,秦时鸥眉头一挑,毛伟龙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只感觉眼前寒光一闪,一道利箭‘咻’的一下子飞了出去,直接穿入鲤鱼头颅。

大鲤鱼生命力极其顽强,还在水里挣扎,秦时鸥刚要动手拉鱼线,坐在船尾的伊沃森两步冲上来,抓住鱼线将之提到船上,手起刀落,鱼头直接被砍掉!

“你这伙计好暴力的性格,你能不能管的了?”毛伟龙问道。

秦时鸥指了指此起彼伏的大鱼,懒懒道:“得了得了,你赶紧射你的鱼,我的人我自己能管不了?”

伊沃森将鱼小心埋入碎冰之中,脸上露出憧憬之色,嗯,又是一顿饱饭啊。

毛伟龙刚才在岸上射那条草鱼的时候,表现不错,持弓姿势、开弓力度、瞄准角度,都像模像样,所以秦时鸥对他就比较放心。

他知道,毛伟龙这种军迷型号的公子爷,以前即使没怎么玩枪,那肯定弓箭军弩之类的冷兵器没少玩。

可是哪知道,上了船之后毛伟龙完犊子了,在摇晃的船上射箭和在安稳的岸上射箭完全不一样,射移动靶和射死靶又是完全不一样……

这些亚洲鲤鱼受惊之后动作很快,跳起落下,掀起水花无数,很难瞄准。而毛伟龙即使瞄准一条,渔船一晃悠,也就没了感觉。

射鱼讲究的是稳准狠,这三点失去任何一点,都射不成。

毛伟龙现在的问题是,不稳不准不狠……

秦时鸥身前竖着折叠小屏风一样的立式箭囊,利箭不断破开空气‘咻咻’的飞出去,几乎堪称百步穿杨,只要被他盯上的亚洲鲤鱼,没有一条跑的了。

之后,军舰鸟尼米兹出现在空中,盘旋两圈之后飞了下来。

这也是个狠角色,大军舰鸟常年掠食其他鸟类,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和铁嘴利喙,它在渔船上空盘旋着,只要看到大小在二十公分以下的鱼跳起来,那就立马俯冲而下,张嘴夹住这条鱼,然后扔到渔船上。

秦时鸥拿刀切了一段扔给尼米兹做奖励,嘴里夸赞着:“不愧是美帝最强海军统帅,干得漂亮,宝贝儿!就这样抓小鱼,好好干,回去我给你升职做海军五星上将!”

嗯,确实不错,他本来还不知道养着这尼米兹能干嘛,现在看来能干的事情还不少呢。

毛伟龙有点受刺激了,他模仿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的名言,说道:“如果你射的不够准,那是你隔着不够近。”

给自己打了打气,他就要站到船头,秦时鸥一惊,道:“别乱来,回来,小心被鱼扫到!”

他当初第一次下湖,就是被一条鲤鱼扫下了水,也正是如此得到了海神意识这个金手指。

秦时鸥上次被鲤鱼扫下水改变了他的命运,他不觉得,如果毛伟龙被扫下水,也能改变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