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8 野生禽畜多常规4/4

178.野生禽畜多(常规4/4,求月票)

带着两只黑水鸭和一只黑雁,尼尔森悠悠闲闲的回来了,他把弓还给毛伟龙,夸奖道:“这是一把好弓,伙计,你今天用它射鱼一定干的很漂亮!”

毛伟龙脸皮抖了抖,秦时鸥哈哈大笑,怪叫道:“小五郎,你干的漂亮吗?”

“滚,烧好你的鱼!”毛伟龙没好气的回头骂道。

黑水鸭和黑雁拔毛去内脏,鸭子用火烧烤最好,这个毛伟龙懂,他在京都见多了挂炉烤鸭,这里虽然没有挂炉,可是不缺调味料和篝火,一样能烤。

肥硕的黑雁则剁成一块块扔进了高压锅,和烤鱼一起配个菜也不错。

奥尔巴赫铺好野餐用塑料纸床单,然后开车去镇上买了一堆披萨、香肠、汉堡之类,鲍威尔和雪莉则将带来的剩余水饺拿了出来,一大堆的食物,可把伊沃森乐坏了。

大烤鱼咕咚咕咚的在锅子里煮着,很快就有辣辣的香味传了出来,秦时鸥往里倒了一点料酒,盖上锅子继续煮。

海怪烤鱼,沙克烤肉,毛伟龙烤鸭,尼尔森炖大雁,每个人都忙碌碌的。

夕阳西下,奥尔巴赫指挥伊沃森挂起了大灯,皮卡发动机工作,源源不断开始供电。

毛伟龙看着四周空无但并不孤寂的环境2,ww︾w.,看着忙忙碌碌但满脸轻松的众人,他对秦时鸥说道:“这里太他么爽了,禽.兽,跟我们这些苦逼相比,你简直是活在蜜汁里。”

秦时鸥没有反驳,他笑了笑。是的,他现在就活在蜜汁里。他已经很满足了。

奥尔巴赫将买来的水果拌成沙拉,熊大从皮卡上叼下自己的饭盆。带着大白屁颠颠的跑到奥尔巴赫面前蹲下,就到了这时候它老实乖巧。

鱼肉烤好,炖鱼也摆上来,这就可以开饭了,高压锅还在咕咕的冒着热气,野生大雁的香味越来越浓郁。

开吃了,伊沃森抓着餐叉先来了一块烤肉,一边咀嚼一边准备下一口。

毛伟龙喝了口葡萄酒,他教导伊沃森使用筷子。尼尔森笑道:“白费心思,毛,这两根小棍子我都一直学不会。”

伊沃森呆头呆脑,他右手拿着餐叉,左手抓住筷子试了试,一开始确实很别扭,毛伟龙给他做了个示范,他仔细的看完,手指一撇一筷子下去。精准的叨起一块烤鱼,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尼尔森不说话了,他拿起筷子试了试,但就是不会用。

有时候人傻一点也有好处。做事情认真、专一,学一些简单的东西,比正常人还快。

这样。伊沃森开始大显身手了,他右手餐叉、左手筷子。左右开弓,流水线一样吃菜。

“卧槽。这是左右手互博术啊。”毛伟龙夸赞道,“我可是教出来一个好徒弟。”

秦时鸥瞥了他一眼,道:“拉倒吧,你赶紧吃,伊沃森本来就是个饭桶,这下子让你给教成了双号饭桶,那咱们这些吃饭慢的可得加快速度了。”

烤肉和烤鱼吃了一半,大雁肉炖熟了,秦时鸥还是先喝汤,毛伟龙则找到翅膀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大雁肉味美,毛伟龙吃了两口夸赞不已,然后问道:“我听说加拿大这边好多动物禽类都是受保护的,这种大雁不受保护吗?”

秦时鸥说道:“没有,你放心的吃吧,这是加拿大黑雁又不是白颊黑雁、疣鼻天鹅、黑嘴天鹅之类,不光能吃还能贸易呢。”

在加拿大,黑雁种群数量很大,并没有被列入保护动物目录,同时这种鸟也实现了人工饲养条件下的繁殖,驯养的黑雁是加拿大人的禽类食物来源之一。

奥尔巴赫笑道:“动物保护法的适用范围一般都是有地域性的,毛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黑雁在美国就是受到保护的,《华盛顿公约》不允许捕捉这种鸟,因为在美国,黑雁种类和数量都很少,濒临灭绝。”

这又是一个滥捕、滥杀引发的悲剧,加拿大雁曾经从北美自然的扩散至西欧,比如英国,荷兰和斯堪的纳维亚,都发现过它们的影踪。

当然最主要的,加拿大黑雁还是生长在加拿大和美国北部地区,曾经五大湖地区保持过很大数目的加拿大雁。像多数的雁,它们也会迁徙,过冬的地区大多数是美国。

美国人发现这种鸟的肉质很肥美,个头又大,远远比火鸡好吃,于是在在20世纪早期,美国北部地区掀起了捕杀黑雁热潮,这样一连捕杀了近半个世纪,到了二战结束的时候,美国人突然发现,这种曾经在五大湖区常见的鸟类消失了。

这时候,后知后觉的美国人才后悔了,赶紧立法对这种鸟类进行保护,一直到1962年,少数群的加拿大雁才被发现于明尼苏达州的罗契斯特市过冬。

但是,现在这种加拿大黑雁,再也不去美国过冬,它们改变了迁徙路线,宁愿绕远路走太平洋西海岸然后到达中美洲地区越冬,或者留在相对温暖的纽芬兰南部地区越冬,也不会去美国了。

奥尔巴赫给秦时鸥和毛伟龙讲述了发生在黑雁身上的传奇故事,这确实算是一个传奇了,在几十年的时间里黑雁就为了延续种族而改变了迁徙规律,这是大自然中很少见的事情。

一边听奥尔巴赫讲解一些北美的传奇故事,一边吃烧烤喝啤酒,晚上的愉快时光很快就结束了。

吃完饭准备回家,先做的就是打扫卫生,经常有人来沉宝湖周围野餐度假之类,但周围环境保护的很好,很少有垃圾,就是因为来玩的人离开时候会自觉带走垃圾。

秦时鸥给毛伟龙说了一下:“咱们和国内牵一条线搞旅游,你帮帮忙,但是和那旅行社讲一下,咱们同胞的素质一定得提起来,否则影响了咱们民族的形象就不太好了。”

毛伟龙拍着胸膛道:“这个你放心,交给我好了,这小岛简直是度假天堂,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人来开发旅游资源。我准备将小岛的旅游定位成高端游,这样来的人素质也能保证,消费水平也能保证。”

秦时鸥不再说什么,这个毛伟龙比他擅长,认识的朋友多、见识的也多。

这样几天下来,毛伟龙的假期已经快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