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0 海带加更2/5各位

180.海带(加更2/5,求订阅啊各位) 黄金渔场 天下书库

毛伟龙走的时候,是6月25号,时间已经进入下半年。

这家伙动作很快,回到京都之后,直接联系到了群信旅游社,后者第二天给告别镇政府发来了考察函,哈姆雷找到秦时鸥,双方磋商了一下,决定保留小镇原生态面目,给群信旅行社发了邀请函。

这样,国内旅游基本上就拉开了帷幕。

秦时鸥查了一下这家旅行社,发现毛伟龙这件事做的很好,他选的旅行社实力很强,基本上是华夏北方地区最大的一家旅行社,全国一共有超过五十家的分公司,公司已经上市,这在旅游公司当中是罕见的。

另外,群信旅行社是华夏旅行社协会、京都旅游行业协会、亚太旅游协会(PATA)、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会员,连续六年在国家旅游局公布的全国旅行社利税排名中,这家旅行社都排进了前三,最近两年蝉联第一。

小休斯在六月底回来了,他在哥哥的便利店隔壁租赁了一个店铺,名字叫‘落基山苏族杂货店’,专门销售落基山山脉中的一些特产山货,其中西洋参是主打产品。

苏族是一个著名的印第安民族,主要生存地是美国西部的平原地区,后来美国人侵占了他们的地盘,双方发生战斗,一支战败{天下书库}{小}说 的苏族向北延伸,进入了落基山脉。

小休斯给秦时鸥说,这个苏族部落比较大,一共有四五千人的规模。居住在落基山的中部地区,活动区域横跨美国和加拿大。他们极为仇恨白人,后来因为生存需要加上加拿大人一直对其比较友善。所以才愿意与加拿大人做生意,用山货换取生活用品。

这次他引进的山货主要是印第安风格艺术品、各种动物皮毛和西洋参等珍贵植被。

苏族艺术品以雕刻为主,其中木雕很有特色。

黄松、道格拉斯黄杉、帐篷松、落叶松、云杉、西方铁杉、黑松、西部红柏、白云杉和恩格尔曼氏云杉等等,这些树是落基山中的常见树木,在苏族人的雕刀下,这些树木的枝干成为了雕刻品的原材料。

另外有少量的金银雕,那就是比较珍贵了,落基山中能产出少量金银,以前苏族自己淘金、挖掘银矿来与加拿大人进行贸易。随着山货的价格提升,他们开始将金银保存下来,后来做成了一些艺术品。

动物皮毛比较杂乱,种类多样,黑熊、灰熊、棕熊、美洲山狮和狼貛这种大型动物是他们部落的主要猎物,积攒了不少这些大家伙的皮毛。

其中最多的,还是以大角羊、石山羊、北美驯鹿、骡鹿、维吉尼亚鹿的皮毛为原料做成的衣物鞋帽之类。

除了动物皮毛,还有栩栩如生的小动物标本,花鼠、红松鼠、哥伦比亚地松鼠和旱獭。叉角羚、杰克兔、西貒、响尾蛇,还有白头海雕、金雕、鹗和游隼、山鹰等大鸟,种类很多样。

秦时鸥给小休斯提供了足够的资金,后者带了大量的食盐、米面和食用油去了苏族部落。得到了这个部落酋长的友谊,加上小休斯又愿意出高价,所以几乎垄断了这个部落的山货供给。

这是秦时鸥给小休斯出的主意。别看现在苏族部落里的山货多,但那是几十年的积累。以后随着游客涌入这些东西就成了消耗品,再想补齐就难了。

自然。这家杂货店的幕后老板就是秦时鸥了,他提供资金,控制账单,占主要股份。

杂货店还在装修,没有开业,秦时鸥让小休斯抓紧时间,争取在旅游社考察结束之前搞好,因为这些落基山的山货注定会成为国内游客眼中的抢手货。

这几天,除了忙活杂货店,秦时鸥开始追着熊大健身减肥,这可把小棕熊折腾坏了,现在小棕熊除了吃饭时间,其他时候就带着大白躲出去,就怕被秦时鸥找到。

秦时鸥教导它做仰卧起坐不见成效,这小子躺下就在那里装睡,它知道秦时鸥不舍得打它,所以无论如何不肯爬起来跟着秦时鸥做运动。

大概月底的时候,比尔-萨奇带着迪克海水产植被公司的水草专家来沉宝湖进行考察,秦时鸥开车去接了他们。

看到秦时鸥的总统一号,比尔微笑道:“看来咱们的渔场主们经济情况有所改善,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有渔场主开这样的好车了。”

说着,他拍了拍车头道:“凯迪拉克,真是好车。”

秦时鸥笑道:“这可不是我用渔场出产的渔获购买的,哈哈,我是一个败家子,这是我用长辈留下的遗产购买的车子。”

上了车,比尔在路上询问了秦时鸥渔场的概况,得知他现在主要养殖鳕鱼、鲱鱼和鲭鱼之类后,他介绍道:“你可以养殖一点海带,伙计,咱们的纽芬兰海带是很著名的,具有降血脂、降血糖、调节免疫、抗凝血、抗肿瘤、排铅解毒和抗氧化的生物功能,味道又棒,在整个北美市场销售都很好。”

养殖海带,这个秦时鸥想过,但有些犹豫。

海带属于亚寒带藻类,是北太平洋特有地方种类,大西洋很少见,只有北部的纽芬兰海域可以生长,所以早些年才有纽芬兰海带价格的居高不下。

但是,纽芬兰海带虽然价格贵,可是成长慢、数量少,相比太平洋的产量可以忽略不计,种植这东西有时候说不好要赔本的。

比如前些年纽芬兰渔场海鱼疯狂减产,很多渔场主把主意打到了海带身上,结果初始几年海带长势特别差,一亩竟然收获不了一百公斤,简直能让人疯狂。更让人疯狂的是,后来几年纽芬兰海域闹起了水虱灾害。

水虱是海带的天敌,这东西会把海带的根茎一直咬,咬到根茎断掉为止,很容易造成海带的减产,让原本产量就低的纽芬兰海带产量更加雪上加霜。

秦时鸥把他的担心说了一下,比尔解释道:“是的,你说的是事实。但是,现在经过改善,已经有了能在纽芬兰海域生存的北太平洋-北大西洋杂交海带,产量比以前增加很多。至于水虱问题你不必担心,最近两年已经没有爆发水虱灾害了。”

“那我回去考虑一下吧。”秦时鸥说道。

他将几个人送到沉宝湖畔,哈姆雷带着一些工作人员已经等在那里了,水草专家们到了之后开始进行规划,比尔这边进行调度,基本上今天签了合同做好准备工作,明天就能撒水草草籽了。

回到渔场,秦时鸥坐到沙滩上吹海风,顺便规划渔场的发展。

现场渔场里的宝贝不少了,黄鳍鲔夫妇、蓝鳍鲔父子、肉质得到改善的鳕鱼群、大量鲭鱼和鲱鱼群、银鳞大马哈鱼群、金眼鲷群,另外还有黑蝶贝、龙宫翁戎螺,说它们价值上亿不算夸张。

奥尔巴赫泡了温泉走回来,看到秦时鸥在那里挠头,他给秦时鸥带来了另一个难题:“秦,马上就是Q2的季度报税了,你得请一个会计团队,这个季度你的税是很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