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08 钱到手了5/5

208.钱到手了(5/5,求订阅,求月票)

确定没问题,秦时鸥给韦尔建筑团结了尾款,这样总共五百五十万的巨款就飞了出去。

这么痛快的拿到尾款,以韦尔的稳重也难免兴奋,上来给了秦时鸥一个大拥抱,一定邀请他改日去他家里做客。

“请带上您美丽的太太,我必须要请您夫妇去我的家里看一看,虽然我没有你这样的大别墅,但我的小屋也别有一番味道,希望秦不要拒绝我的邀请。”韦尔握着秦时鸥的手诚恳的说道。

秦时鸥笑道:“没问题,伙计,我把手头上的活料理一下,到时候我们电话联系,我去你家里做客。”

沙克和海怪站在高桩码头的尽头,海风猎猎,吹动两人的T恤狂野舞动,秦时鸥走过去,看到两人的眼眶竟然都红彤彤的,吓了一跳,问道:“你们有沙眼?”

在他眼里,这两个手下可是标准的硬汉,风里来雨里去也不会叫苦叫累的好汉,所以故意打趣说他们被沙子迷了眼睛。

中加文化差异再次出现,沙克说道:“不,BOSS,我的眼睛没问题,我是激动的想要落泪!你知道这两座码头对告别镇来说代表什么吗?代表着重生!”

秦时鸥暗道你个老小子少给我上纲上线,还玩道德绑架啊,我给渔场修个码头方便一口捕捞渔获,你这边说什么小镇重生?

但后面他去了镇上买东西的时候才发现,真是这样,小镇居民问他第一句话都是有关码头的事情,这两座先进化码头似乎成了小镇的标志性建筑。

其实这很好理解,有了深水码头,才有大船能停靠进来,告别岛的位置是加拿大最南端,通过他们往南就是美国的波士顿、往西就是美国的奥古斯塔,其实位置很重要。可以说是沟通两国海道的咽喉。

这样,加美两国的船只可以到他们这里做补给的,只是缺少深水码头,大船停不过来,只能绕一段路去圣约翰斯。

别小看这一段路,对于那些动辄几千上万吨的巨轮来说,跑出一千米消耗的柴油就是很可怕的数字。如果可以在告别岛补给,他们是不会去圣约翰斯的。

秦时鸥倒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搞明白之后他有些郁闷,因为他可不想让太多船只停靠在他的渔场里,不光会扰乱他清净的生活,还容易产生纠纷。

好在他的码头刚刚建成。短时间内没有船只会停靠过来。

这样,他就准备把自己的船开过来了,丰收号渔船早就出厂了,一直停放在船厂呢,他得找个时间把自己的渔船开回来。

因为高桩码头直接深入海洋五百米,这样的距离很适合钓鱼和钓螃蟹了,沙克第二天就带上鱼竿兴致冲冲的跑去准备玩垂钓。

他收拾干净了野猪的大肠和小肠。正要走,秦时鸥走了过来,问他干嘛。

沙克解释了一下,秦时鸥恰好看到他收拾好的大肠顿时乐了,抢走之后说道:“伙计,你去买点鱼饵吧,哈哈,这东西被BOSS我征用了。”

加拿大人不吃动物内脏。更别说猪肠了,秦时鸥自从来了告别岛还没吃过辣椒大肠呢,这次沙克帮忙,他就可以回味一下了。

沙克哭笑不得,道:“BOSS,这东西特别脏,怎么能吃呢?”

秦时鸥眨眨眼。道:“这叫热爱,懂不?是我们家乡的特色菜呢,别说大肠了,我连臭豆腐都吃过。”

沙克摇头走开。臭豆腐是什么玩意儿?华夏食谱对他来说远比什么元素周期表更难理解。

中午,秦时鸥愉快的在厨房准备炒大肠,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这时候正满手油,就叫道:“薇妮,电话!”

薇妮跑进来,一进门就捂住了鼻子,蹙起秀气的娥眉道:“上帝,是熊大在这里大便了吗?怎么这么臭?”

跟在她身后的熊大有样学样捂着鼻子,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躺枪了。

秦时鸥嘿嘿笑,薇妮探头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放下手道:“喔,你要做猪肠吃?我祖父喜欢吃,记得我小时候为了这个东西,我祖父和祖母还打过架。”

接了电话,薇妮捂住话筒对秦时鸥说道:“是小布莱克打来的,他坚持让你接听。”

秦时鸥知道,这是白银的事情出结果了,就洗干净手接了电话。

果然,小布莱克告诉他,白银做了提纯,现在重量是九十八吨,足足提炼出了两顿多的杂质,要他过去看一下,顺便结款。

对于这个结果,秦时鸥没有什么疑问,因为之前他去镇上检测白银真假的时候,老板就告诉他这白银不是很纯,杂质不少。

虽然秦时鸥很信任小布莱克,但有些程序是不能省掉的,他回复说明天就坐飞机去渥太华,到时候再讨论这些问题。

第二天,秦时鸥带上奥尔巴赫和尼尔森就飞去了渥太华,他本来想带薇妮,但薇妮不去,解释道:“你是去做生意,我去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离开,谁来照顾孩子们?”

这个理由很成功,薇妮留下照顾家里一帮子禽.兽,真正的禽.兽。

白银提炼是全程录像的,每一阶段都有准确数据,奥尔巴赫帮秦时鸥看了这些数据记录点头说没问题,这样秦时鸥就痛快的在白银出售合同上签了字。

本来是100.52吨白银,提炼之后剩下98.2222吨,也就是98222.2千克的白银,按照当前国际银价每克0.6152加元的价格,秦时鸥得到的钱就是6019万加元。

六千万加元是多少钱?三亿人民币!

扣除4%的各种费用,秦时鸥依然有接近六千万加元的入账。

他这边签字,布兰登那边就开始进行最终结算了,这就是系统化的力量,很多东西一条龙就处理了,非常方便。

小布莱克家族和布兰登家族关系很近,利氏拍卖行用的就是蒙特利尔银行,所以当时小布莱克才会推荐秦时鸥使用蒙特利尔银行存款。

这次这笔白银交易,小布莱克没有赚到多少钱,他是为布兰登帮忙。

当然,他自己也有目的,那就是加强和秦时鸥的关系,没有人能拒绝和一位亿万富翁交朋友,尤其是这位亿万富翁,不足三十岁!

在蒙特利尔银行、渥太华贵重金属储备局的见证下,这批白银被储存了起来,随后不到半个小时,秦时鸥就收到了蒙特利尔银行总行服务端打来的电话,款项结清!

六千万到手,秦时鸥没有露出什么激动、亢奋表情,自始至终很平淡。

这让小布莱克暗暗吃惊,他以为秦时鸥只是个暴发户,看来并非这么简单,其他他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有六千万入账,绝不会这么平静。

其实,秦时鸥不只是平静,心里还在骂娘!

他妈的他被谷歌坑了,捞到白银的当晚他去查了银价,估计进了一个不知什么年代的网站,上面说银价是每克0.8加元,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

秦时鸥原来以为自己这次能一步跨入亿万富翁的行列,结果突然发现,他距离真正的亿万富翁还有一段距离——建设渔场、购买渔场车辆、添置海鱼鱼种和海藻草籽加上缴税,他已经花了两千八百万美元!

上一次他拍卖名画和青铜雕像之后的所得仅仅剩下不到三千万,这样加上这次的六千万也不到一个亿啊。

小布莱克他们不是这么算,他们还算上了秦时鸥的渔场资产,所以在他和布兰登的眼里,秦时鸥的身价妥妥当当上亿!

奥尔巴赫帮秦时鸥处理了出售白银剩下的手续,小布莱克伸手揽着他的肩膀道:“走吧,秦,我给你准备了一个PARTY,让我们去庆祝纽芬兰最年轻亿万富翁的诞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