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13 丰收号入港5/5

213.丰收号入港(5/5)

这件事谈妥,秦时鸥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次来渥太华,可以说超额完成了任务,因为他有百夫长黑金卡这个意外之喜,这完成了他一个心愿。当年第一次得知这种卡存在的时候,他和同事讨论过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的卡,结果不管和谁讨论,回答都是做梦的时候。

现在,他完成梦想了。

在渥太华没什么事情了,秦时鸥带上奥尔巴赫和尼尔森返程。

乘坐飞机的时候黑金卡就开始发挥作用,他将这张卡出示给了渥太华麦克唐纳—卡蒂埃国际机场的空乘,然后就有一位靓丽的空姐过来将他们带进了vp候机室,里面有人准备好了饮料和小食品。

奥尔巴赫看了看这张卡片,笑道:“不错,秦,有了这张卡,以后你办很多事情都会方便很多。”

尼尔森也开玩笑道:“boss,以后我找女朋友的时候,你能不能把这张卡借我用用?”

秦时鸥随意的递了过去,道:“拿去,伙计,现在就可以用了,随便刷,boss买单!”

他现在底气足的很,银行卡里有八千万的存款,比利那边还有两千万美金几乎是板上钉钉,现在钱对他来说就是一串数字了。

回到渔场,秦时鸥就开始准备工作了,码头建好了,渔船就要到位了。渔场拉回来之后,就差不多该去捕鱼——总得创收啊,他可是渔场主不是壕二代。

秦时鸥找到‘丰收号’的收据和提取票准备去收船,薇妮从他身边经过。忽然笑吟吟的回过身,道:“在渥太华玩的开心吗?”

秦时鸥无辜道:“参加了一个prty。但我为你守身如玉,只是被逼着跳了几个舞。连姑娘的手握都没摸过。”

事实上这是扯淡,除了没有最后真刀实枪开干,其他能干的他都干了,昨天晚上他光是用手丈量的山峰,就不下二十座。

薇妮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道:“好吧,算你逃过一劫。”

轮到秦时鸥发飙了,抓着薇妮的手腕问道:“我为你守身如玉,难道就没有奖励吗?”

薇妮落落大方的抬起头。伸手挽着他的脖子,将温热光滑的樱唇贴到了他的嘴巴上。

嗅着薇妮身上的清香味,感受着樱唇的柔软,秦时鸥主动出击,伸出舌头撬开薇妮的贝齿,开始唇齿相交,他一只手臂环绕着玉人的纤腰,另一只手则在她光滑的后背和丰腴的翘t上游走开来。

就在他**澎湃准备动真格的时候,薇妮努力挣脱了他的控制。气喘吁吁的说道:“我相信你昨晚什么都没做了,给你的奖品也到此结束。”

秦时鸥抓着她嬉笑道:“你现在相信我没用了,我要说你伤害我了,薇妮。你要不信任我,你要弥补我心灵上的伤口。”

薇妮咯咯笑着摆脱他的纠缠,但她力气不够。眼看就要落入虎口,忽然回头叫了一声:“虎子、豹子、大白、熊大。快来一起玩……”

秦时鸥惊恐的抬起头,看到两条狗和一熊一鼠嗷嗷叫着飞奔而来。薇妮避开,他被这些小家伙给压在了沙发上。

薇妮嘻嘻笑了起来,在一旁添油加火,逗弄的小家伙们一个劲的在秦时鸥身上乱来,最后连尼米兹和小黄鼠们都加入了阵线,秦时鸥不得不讨饶才逃得一命。

傍晚的时候,秦时鸥给丰收号渔船所在的圣约翰斯波塞冬船舶重工的客户经理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明天自己要去开船。

他在圣约翰斯码头停靠的船可不是只有一艘,除了丰收号,还有一艘甲板艇,当时拼凑工作也交给了波塞冬船舶重工集团。

第二天一早,秦时鸥就带上沙克、海怪和尼尔森去了圣约翰斯,一位名叫汉克斯-布鲁尔的客户经理负责接待他们。

一行人先去看了甲板艇,这个小东西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一个小钓鱼艇,整个是敞开式的,没有船舱,可以在凉快的天气开着去海上玩玩。

重头戏是丰收号多用途小型渔船,用于近海捕捞。吨位是199吨,长度是14.19米、型深1.8米、型宽接近5米,主机功率428k,常规服务航速12节,可容纳船员6名,货仓容积是60立方米,燃油舱是16立方米,清水仓10立方米。

“不管从配置还是外表来看,丰收号都是顶尖的多用途渔船,它在船尾配备了1.5吨起吊机一台、液压拖网绞车两台,此外还有鱼探仪之类的配件,都是顶级的,完全按照你们提供的清单来配置的。”

介绍完了,最后汉克斯骄傲的说道,“我敢说,现在你们给丰收号加满油,那就可以去海洋上畅游了!”

秦时鸥结算了尾款和停泊费,在和汉克斯友好告别的时候,后者问道:“你们是打算去乔治浅滩猎捕黑鲔鱼吗?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小心点,因为丰收号安装了太多的高配置部件,所以吃水深度有点大,在那里要小心触礁。”

沙克解释道:“暂时我们还没有去乔治浅滩的打算,不过一切看boss的,要是我们去,我们会小心的。谢谢你的提醒,汉克斯。”

秦时鸥问沙克乔治浅滩是怎么回事,他解释道,乔治浅滩是一个地方的名字,位于大西洋美洲大陆架边缘,从美国科德角延伸至新斯科舍省。1984年,海牙国际法庭裁决,乔治浅滩的5/6归美国,其余的归加拿大。

这个地方的水深比较浅,大多是在50米到80米之间,但有的地方不到10米,浮游生物特别多,渔业资源非常丰富,正常情况下每年能捕42万吨鱼。

自然,在这种情况下就吸引了很多国家的远洋捕鱼船在这一带滥捕,渔业资源遭到严重破坏。

“那里有黑鲔鱼,也就是蓝鳍金枪鱼,所以每年六月到九月,都有很多人去冒险捕鱼。”沙克说道。

现在国际上都在保护蓝鳍金枪鱼,美国和加拿大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允许渔民们在七月到九月可以捕捉蓝鳍金枪鱼,其他时间捕捞都是犯法的。

秦时鸥问道:“那里蓝鳍金枪鱼数量怎么样?”

沙克说道:“近海水域,算是资源最丰富的地方了。”

秦时鸥点点头,道:“渔场要出渔获,你们估计还要多久?”

沙克和海怪商量了一会,说道:“如果只是零星的出,将渔获销售往超市和餐厅,那现在可以准备动手了。如果要整体捕捞,那今年可不行,得让鱼儿们生长一年,明年的这个时候才能动手。”

秦时鸥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去乔治浅滩狩猎蓝鳍金枪鱼,今年总得赚点钱才行。”

沙克等人精神一振,他们整天呆在渔场里去查看渔讯、去捕捞死鱼早就枯燥的不行了,如果可以出海,自然是最好了。

秦时鸥有他自己的想法,他得给大蓝找一个配偶,到时候在渔场产卵,就可以打造一个全新的蓝鳍金枪鱼养殖场了,那时候他这渔场可就碉堡了。

&&&&一直以来没有感谢那些默默订阅、打赏、投月票来支持弹壳的朋友,弹壳牢记于心并感激不尽,唯有努力码字,来报答大家的支持!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