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22 秦时鸥的大动作第一弹

222.秦时鸥的大动作(第一弹)

周末预计更新时间是凌晨,中午和傍晚,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一下弹壳,拜谢!

为了这次考驾照,秦时鸥也是下了一些力气,找了很多资料和习题,这也是他这么久才来考驾照的原因。

四十道题,秦时鸥痛痛快快的拿下了一个满分,最后点交卷出了结果,他要去拿一个g考卡,凭借这个卡片去预约参加最终的路考,这个可真是需要预约了。

秦时鸥想起了当时布兰登给他百夫长黑金卡的时候说的一些话,有这张卡办事,不光是在民营企业、私人企业当中享受优待,即使是和政府打交道也有优待。

这份优待不是运通公司附带的,而是当地的银行们打通的关系。

加拿大和美国不一样,国家、省级领导人不是由选民选出来的,这个国家受到早期统治者英国影响,实行的是大采用联邦制、议会制及君主立宪制并行。

其中国家的首领是加拿大君主,由英国君主兼任,目前是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不过,英国女王在加拿大可没有半点实权,当然在宪政上,她是加拿大实打实的最高统≦▼治者,任何法律都是以她的名义发布的。

当初秦时鸥移民加入加拿大的时候做过入籍宣誓,效忠的就是女王。

可是,这种政体只适合国家和省一级,再往下,政体就受到美国民主影响了,加拿大各市及镇政府都根据所属的省或地区政府的法律,定时举行选举。

市、镇两级的政府架构与上两级不同。选民会分开选出市长、市议员之类,而他们才是真正掌握加拿大地方实权的人。也是加拿大各个党派力争的山头。

这样各个党派要相当选,那就得拉选票。而要拉选票,没钱是不行的。所以,在市和镇一级,领导人们都得和本地富豪拉好关系,要不然人家凭什么给你钱帮你拉选票让你上台?

各大银行就是通过这个原因,将地方政府绑上了自己的战车,即使百夫长黑金卡和政府无关,却依然可以享受到政府服务中的优待。

秦时鸥打电话给了蒙特利尔银行百夫长黑金卡的服务专属总台,他说他想要尽快预约上进行路考。服务台要走了他的g考证的编号,让他等候半小时给他消息。

然后半小时之后,电话打过来,告诉他明天上午就可以去参加路考了。

秦时鸥这下子乐坏了,挂了电话就对着信用卡来了个亲吻,难怪有钱人喜欢跑到欧美等资本主义国家,因为这里对有钱人来说,太水深火热了。

g考就是开车上高速公路,当天秦时鸥没有返回渔场。他让沙克留下照顾狗和熊,自己就住在了圣约翰斯。

第二天上午,他打电话给考试中心,直接分配到了一个教练。开车上高速公路就行。

加拿大的上午,高速公路没多少车,道路笔直空旷。所以要求考试的时候得把速度提起来,一百公里的时速要维持至少十分钟。

秦时鸥分配到的车子是一辆改装过的丰田凯美瑞。也就是镇长哈姆雷的那款车,他此前开过。轻车熟路,上了高速对那教练点头示意之后,说道:“我可以随便加速?”

教练刻板的说道:“我建议您一步步来,因为一旦速度过快,我这边的刹车未必足够灵敏。”

秦时鸥笑了笑,教练说的对,他先维持三四十公里的时速开了几分钟。教练看他的表现像模像样就对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提速了。

上次开着保时捷918来了一次飙车之后,秦时鸥就有点爱上这种在路面狂飙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和大海不一样,在海里一望无际,你的身边除了海水还是海水,你感觉自己赢的是大海和上天。在路上则有许多车子做参照,你赢的是这些人。

秦时鸥一脚油门踩到底,连续挂档就把速度提到了一百公里每小时,而这个速度维持了两分钟,继续加速,从一百一一路飙到了一百八。

这辆凯美瑞最后都有点飘起来了,否则秦时鸥还能继续加速。

那教练身体贴在副驾驶靠背上一个劲的抽搐嘴角,到了一百八他看秦时鸥还有点意犹未尽,赶紧大叫‘stop’。

秦时鸥减速,教练拿出他的g考证,‘咔’的一下子给他盖了个红章,道:“行了,赛车手,你可以去拿你的驾照了。”

耗费了两天时间,他终于有了自己的驾照,和身份证有点像,不过是蓝色打底,底图不是枫叶而是换成了糖槭树花,这也是加拿大的国花。

驾照左边是他的头像,右边是他的驾照编号和一些身份信息,记载的挺详细,难怪可以和身份证通用。

不过时间不算长,因为一开始秦时鸥在网上查的信息说外国移民拿驾照最快也得一个月,要进行g1、g2、g三次考试,事实上那都是胡扯。

奥尔巴赫上午去法院对东亚直通车驾校进行起诉,罪名是欺诈、恐吓、种族歧视、抢劫未遂等等。

由此可见,得罪谁也别得罪律师,这些罪名真正成立的其实只有一两项,可奥尔巴赫愣是都给栽到了东亚直通车娇小身上。

圣约翰斯本地的报纸上都有这家黑心驾校的报道,法院当天审核了案件,第二天就对东亚直通车驾校发出了传票。

秦时鸥回到渔场不久就接到了两个电话,都是陌生口音,感谢他为华裔移民们出头,这两人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他们以前也被东亚直通车驾校骗过,这次愿意出庭作证。

这件事影响还不小,圣约翰斯有线第二频道在民生节目中进行了报道,告别镇的人都知道秦时鸥被人欺负了,这样他去小镇的时候,谁见了他都来一句:“不要手软,秦,一定告倒这些混蛋!”

法院是在下周开庭审理这件案子,奥尔巴赫让秦时鸥该干什么干什么,他说道:“咱们掌握着铁一样的证据,这是一场必胜的官司。现在我们的敌人最操心的不是怎么打这官司,而是邀请谁来帮他们打这场官司,我还真不信,圣约翰斯里哪位律师敢和我打擂台。”

秦时鸥被这话搞得热血沸腾,瞧瞧,瞧瞧,什么叫霸气?什么叫王道?这就是!

拿到驾照没两天,哈姆雷找到他,问他是不是要买下其他渔场,如果要买,那他可以帮他办理那两家破产渔场的过户手续了。

秦时鸥当然要买,总共一千多万,对现在的他来说就是毛毛雨。

这次的渔船过户办理的很快,因为是镇政府托管渔场,秦时鸥去核查了托管单上的财产设施之类,没问题之后将支票开给镇政府,他的渔场就一下子扩大了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