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34 一条又一条1/5

234.一条又一条(1/5)

昨天小小爆发了一下,弹壳暂时存稿不够,所以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咱们没法像月初那样连爆了。不过,下个周末,没有意外依然会选择一天爆上十更,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的咱们 的渔场。

雪球号的性能,在格洛斯特港的这些钓艇当中属于最高超的那一个等级,从速度就能体现出来,一出海港就呜呜的开始加速,直接冲破三十节的大关。

钓艇开出去一会,无线电响了起来,秦时鸥接听,一个粗糙的声音响了起来:“雪球号、雪球号,这里似乎生命之舟号,我是船长查理斯,查理斯-内特。”

顿了顿,这人又说道:“是这样的,我想提醒你一下,你们补充冰块了吗?我可不记得你们有人上岸补充冰块。”

秦时鸥对这个声音有点印象,应该就是在码头时候被老詹姆斯指责说没钓到鱼的家伙,对方毕竟是好意提醒自己,他必须得感谢这一点,不管对方目的是什么。

所以,他咳嗽了一声说道:“内特船长你好,我是雪球号船长秦,我们的冰舱用的是聚氨酯硬泡材料,所以不需要每天都补充冰块,四五条换一次就可以。”

解释了一下秦时鸥就挂了无线电,然后帮沙克去准备鱼饵。

他这边安静了,后面的五六艘钓艇的电台就热闹了起来,不断有人给查理斯发无线电,问道:“伙计,你刚才和他聊了什么?”

“哦。我提醒他没有上岸补充冰块。”

“哈哈,你可真是个好心肠的家伙

。不过他们确实忘记上岸补充冰块了,看加拿大人今天怎么钓鱼。”

“你个蠢货。他们当然能钓鱼,知道他们的冰舱材料是什么吗?聚氨酯硬泡!”

“狗屎,聚氨酯硬泡材料做冰舱?这种材料不是给昂贵保温箱使用的吗?这家伙竟然用它们做了个冰舱?该死,他这么有钱,还来这里和我们竞争金枪鱼干什么?!”

一路吹着海风,秦时鸥逗弄着熊大和虎子几个小家伙,三个多小时之后到达了乔治浅滩的水域。

此时乔治浅滩已经有人在钓鱼了,和昨天一样零散的分布着几艘钓艇。当然,这些钓艇的距离相隔都远的很。在秦时鸥这里看,就是看到几个白点。

因为两条蓝鳍鲔都送回去了,秦时鸥只能靠海神意识慢慢搜索水域,相比将海神意识寄居在金枪鱼身上,这种海神意识自己移动的速度,实在有点慢。

秦时鸥趴在船舷上寻找金枪鱼的踪影,顺便搜索海底有没有沉船的影子,结果不太顺利,金枪鱼也没有碰到。沉船也没有见到。

这时候钓艇的无线电又响了起来,秦时鸥接听,还是生命之舟号上查理斯的声音:“伙计,快看幸运星号的方向。哦,就是你西南方那艘船,看样子他们好像碰到了一条大鱼。”

“和我们什么关系?”秦时鸥奇怪的问道。

查理斯被呛了一下子。他无奈的说道:“你要有压力,年轻人。你要有压力啊,马上有人捕到大鱼了。你难道不想赶紧去你昨天钓到鱼的地方再去来一条吗?”

这样子秦时鸥明白了,喔,原来这帮家伙是想让自己去昨天钓到鱼的海域,然后跟着自己过去。

之所以这样,是和金枪鱼的习性有关,虽然它们不断的在海里进行跋涉和转移。但是整体来说,金枪鱼和其他鱼一样,也有群居性,一般在某一个地方能钓到一条鱼,那就能发现一个鱼群。

当然,这一点不是肯定的,比如昨天秦时鸥在两个地方找到了大蓝鳍金枪鱼,结果这两条鱼都是独居的。至于群居的也不是没有,可都是小鱼,没价值

不过既然有人钓到鱼了,秦时鸥就不妨过去看看。

海神意识转移过去,确实看到在一艘船的下方二十多米有一条大鱼在游弋,还真是一条蓝鳍金枪鱼,大概有一米二左右,是条雌鱼。

如果这条鱼已经被幸运星号上的人钓到,或者是条雄鱼,秦时鸥不会插手,他有自己的底线,不会利用海神之心掠夺其他人钓到的鱼。

但是现在这条鱼没有上钩,而且还是雌鱼,那秦时鸥就不客气了,直接控制,带走。

幸运星号上,船长菲利普斯正在焦急的注视着海面,而他的助手和侄子库里斯则将一块块的鱼饵扔入海洋中,同时催促菲利普斯:“快点下活饵,叔叔,快点吧,好几千美元在向我们招手呢。”

菲利普斯沉着的说道:“耐心、耐心,库里斯,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这条鱼还只是在试探,现在就……”

他的教导还没说完,声呐探鱼仪一下子不叫了,菲利普斯愕然回头看向驾驶舱,发现探鱼仪上已经失去了那条金枪鱼的踪影。

“我法克上帝的屁股!”一声怒吼。

金枪鱼不是那么好钓的,秦时鸥也志不在金枪鱼,他控制住一条鱼之后就开始在海底进行细腻的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沉船的影子。

一条金枪鱼最多才能卖一万两万,而且这浅滩大鱼也没有多少,可一条沉船至少两千万美金呢,生意该怎么做他一清二楚。

他的目的是沉船,渔夫们可是为了钓金枪鱼而来的,跟着秦时鸥就想沾光找到金枪鱼聚集地。

不过,这些渔夫还没到无底线不要脸的程度,跟着秦时鸥到了这片海域就散开了,船长们利用自己的经验去搜寻可能有金枪鱼落脚的地方。

只有一条船始终跟着雪球号,而且距离总保持在一海里之内,沙克有点不耐,就通过无线电对那船叫道:“嘿,生命之舟号,你们离着我们远点ok?太近了,我们之间距离太危险,很容易出现乱线的情况。”

生命之舟号上,穿着查理斯嬉皮笑脸的说道:“我们隔着还远的很呢,绝不可能乱线,你们赶紧钓鱼吧

。”

沙克有些生气,秦时鸥摆摆手示意他放松,反之这周围唯一一条金枪鱼在他控制之中,就让这些人跟着吧。

果然,一直到中午时分,也没人钓到金枪鱼,倒是一艘名为‘康斯坦丁号’的钓艇钓到了一条狐鲨,让船上的人白高兴了一顿。

结果中午时分,情况变得糟糕起来,一艘至少四五百吨级的拖网渔船出现在了海面上。

拖网渔船不允许捕猎蓝鳍金枪鱼,可是乔治浅滩不只有这种鱼,还有大量的鳕鱼、大马哈鱼、鲱鱼、比目鱼、海鲈鱼等等。他们的目标是这些鱼,只要数量够,一样能卖好价钱。

本来乔治浅滩面积不小,渔船和钓艇之间不会产生交集,可是渔船在海面上飘荡了一会之后,就靠近了抛锚钓鱼的钓艇。

秦时鸥觉得这没什么,双方之间距离还远呢,结果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钓艇船尾开始对渔船吼叫了起来。

距离太远,他听不清吼叫的是什么,但看样子挺着急的,因为那两人不光在吼叫,还又蹦又跳。

秦时鸥好奇的问道:“这怎么了?”

沙克着急道:“该死的,那渔船的船长一定是个混球!是这样的,拖网渔船有个拖网在海底,而钓艇抛锚也在海底。boss你知道的,在水里锚索是倾斜的,这样即使渔船和钓艇没有靠近,可依然能用拖网钩到锚索。”

“拖网渔船是大家伙,只要拖网将锚索钩到,那就会带着钓艇移动。可是锚索是在钓艇的一侧,渔船开的快了,如果锚索不断掉,就会让钓艇失去平衡导致它的沉没。”

听沙克这么一解释,秦时鸥就知道事情有点大条了。

钓艇沉没不是大事,可如果是被拉扯的翻转沉没,那就会出大乱子的。因为船上的人如果不提前跳水,那等船倾斜翻转之后,几乎逃不出来!

其他钓艇隔着太远,想帮忙也帮不上,而且他们还都抛锚了。现在隔着近的,只有秦时鸥的雪球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