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43 小财不断

243.小财不断

钓上这条鱼,尼尔森收起船锚往前开了两公里重新抛锚,继续钓鱼。

不知道是这里蓝鳍鲔资源丰富还是鱼饵吸引力太大,才抛锚没一会,又有一条蓝鳍鲔上钩了。

秦时鸥收鱼线的时候感觉到,这条鱼没有什么力气,估计体型不够大,他用海神意识下去一看,果然,这条鱼体长不足七十公分,是不能捕获的。

于是,他将鱼拉到海面看了一眼,摇头道:“不够规格,切断主线让它走吧。”

沙克等人因为纽芬兰渔场教训,对于可持续发展认识更足,没有异议,他切断了主线放过了这条好运的蓝鳍鲔。

中午时分,查理斯的生命之舟号出现在远处海面,通过无线电问道:“伙计们,你们今天情况怎么样?”

秦时鸥微笑道:“还不错,钓到了两个小家伙,弄上来一条放走了一条。”

查理斯惊叹道:“上帝!你们运气真不错,难道现在上帝喜欢加拿大人?好吧,我开个玩笑,我们今天一条鱼都没有碰到,真是见了鬼了,幸运号的菲利普斯不错,他也弄到了一条鱼。”

秦时鸥知道,对于这些依靠钓金枪鱼吃饭的渔夫来说,如果连续几天钓不到鱼,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美国人不擅长攒钱,什么理性消费更是和他们没关系,所以每个鱼季他们都是背着债出海的,要是钓不到鱼,他们会因此而破产,卖船卖房子是常见的事情。

这样。秦时鸥就指点道:“查理斯,别待在那里,往你的正北方去,我刚才就是在那里钓到的一条鱼。我想你们只要运气不太差,今天在那里会有收获。”

后面。探鱼仪又滴滴的叫了起来,尼尔森说道:“又有一条鱼,看样子还不小,我敢打赌如果不是鲨鱼,那这个家伙能有七八百磅。”

尼尔森的经验不够,沙克进驾驶室看了一会。点头道:“我们今天运气太好了,又是一条蓝鳍鲔,干掉它!”

秦时鸥等人这边开始积极备战,那边生命之舟号也有了动作,查理斯和他的妻子塞丽娜在船尾飞快的忙碌着。看样子同样发现了蓝鳍金枪鱼。

换上活饵,秦时鸥耐心等待着,这次的这条鱼很谨慎,果然能长这么大不是白给的。

沙克给他解释道:“其实透过海水,一些精明的大鱼是能看到主线的,它们生命中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身边同伴被这种鱼线勾走的事情,所以看到鱼线它们会逃走。”

可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沙克往其他九根鱼竿的鱼钩上都挂了活饵。鲱鱼、鲭鱼和鱿鱼都有,这下子可把这条大鱼给诱惑住了。

它小心谨慎的游动了一会,最终受不了这诱惑。张开嘴巴将一条鲭鱼吞进了嘴巴里。

那没的说,可以开干了!

秦时鸥先放任大鱼拖着鱼线游出去一些距离,当鱼线勒进它的鱼鳃的时候,他开始卡住轮座和这条大鱼较劲。

正如尼尔森所说,这是一条大鱼,力气很大。一下子就把鱼线给绷长了,这样秦时鸥再度放出一段鱼线。防止崩断主线。

尼尔森在沙克的指挥下倒船,无线电响起查理斯兴奋的呼喊声。尼尔森喊了一句‘忙’就关掉了。

秦时鸥放一会线收一会线,这样有节奏的和大鱼做着斗争,时不时的,他会突然改变节奏,这样就让这条鱼的体力消耗的越来越快。

到了中午时分,这条大鱼终于没力气了,徒劳无功的挣扎着被海怪一枪射中了鱼头后面的鱼鳃位置。

拉着绳子将这条鱼拖了上来,秦时鸥拍了拍鱼的身体,赞叹道:“真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好礼物,瞧瞧、瞧瞧,还有比它们更美的鱼吗?看它们的身体,和天空落下的雨滴简直一模一样!”

这条鱼比秦时鸥还要长出老大一截,至少得三米,重量在七八百磅之间。

秦时鸥让沙克和伊沃森收拾这条鱼,他给查理斯回了无线电,说道:“我们又收获了一条,是大家伙,你们呢?”

查理斯兴奋的叫道:“我们也收获了一条大家伙,今天的收入可能要破万了,刚才塞丽娜看过,说肉质很不错。谢谢你,秦,谢谢你送我的礼物。”

一般来说,金枪鱼夫都是比较自私的,因为这种鱼价值太高了,号称海洋黄金呢。虽然明面说信息共享,实际上如果有人发现了一个好的垂钓点,打死他都不会说出来。

秦时鸥这种共享渔讯的行为,在金枪鱼夫里绝对算是仗义行为。

查理斯对秦时鸥感恩戴德,秦时鸥倒觉得这没什么,可能是身价差距,渔夫们将钓鱼看做是为了生存而进行的工作,在他眼里,这不过是娱乐。

钓上这条大鱼,秦时鸥等人就要吃饭了。

查理斯无论如何也要给他送来几罐啤酒和一些自己烤的奶油曲奇饼干,秦时鸥尝了尝,嗯,味道不错。

这片海域金枪鱼资源确实挺丰富,吃着午饭,查理斯那边又忙活了起来,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他们再次钓上来一条蓝鳍金枪鱼,有两米多长,也能卖个四五千块。

秦时鸥这边有点困了,躲进驾驶室准备睡觉,结果好几条鱼线先后绷紧了,沙克和海怪这边顾头不顾尾,五个人都上阵,一人操作一条鱼竿,这还有一根鱼竿没人管呢。

秦时鸥诧异了,自己今天运气不可能这么好吧?六条蓝鳍金枪鱼一起上钩?这也可以创造一个世界纪录了!

果然,拔河拉线的时候就觉得这不对劲了,伊沃森那边更是没费什么力气拖上来,是一条四十来公分的梭形鱼。

秦时鸥拖上他这条看了看,和他在海岛市经常吃的鲅鱼很像,不过从头到尾有一条金黄色的斑纹,沙克笑了笑,道:“这也是金枪鱼,算是蓝鳍鲔的远亲,黄金鲅鱼。”

一样放血冰冻,沙克道:“这鱼不值钱,一磅也就两块钱,今天晚上咱们可以炖这种鱼吃,味道挺不错的,刺少肉肥还很嫩。”

秦时鸥去海下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一群黄金鲅鱼游了过来,难怪刚才六条鱼竿一起动了起来。

隔着远看,查理斯夫妇也忙碌起来,不过通无线电的时候他们还是很开心:“我们知道不是蓝鳍鲔,因为鱼线被拖走的速度太慢了,但是这也是渔获,不是吗?也能收获一两千呢。”

“这鱼这么贵?”秦时鸥看着沙克,沙克耸耸肩,满头雾水。

无线电里塞丽娜插嘴道:“我们带着渔网,所以撒网捞到了一批,可惜冰舱太小,要不然凭这一批黄金鲅鱼,也能赚一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