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52 美味大扇贝

252.美味大扇贝

控制了青枪鱼,秦时鸥就闲下来了,他大手一挥,道:“伙计们,吃饭!”

等待好久的虎子、豹子们一起吐着舌头舔嘴巴,熊大拍打着圆滚滚的啤酒肚,小眼睛里各种期待。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上午的时候虽然没钓到蓝鳍鲔,但钓上了好几条黄金鲅鱼和大鱿鱼。

沙克将鱿鱼清洗干净,抹上酱料之后在船上架起小烧烤炉就放了上去,一边抹油一边翻烤。

尼尔森用微波炉热汉堡,这先给伊沃森吃,因为这家伙肚皮太大了,要是不让他吃汉堡先吃个差不多,待会秦时鸥等人就得饿肚皮了。

虎子、豹子、熊大这些小家伙都知道这一点,那就是不能抢伊沃森的东西,要不然大个子待会饿了连它们咬胶都抢光,所以伊沃森第一个吃东西,它们也没意见。

伊沃森笑呵呵的抱着一堆汉堡,他先给了秦时鸥一个最大的,傻笑道:“boss,先吃,你先吃,汉堡很好吃。”

秦时鸥暗道你妹,老子先吃这些小兔崽子能腻歪死我,他让伊沃森自己去吃,自己则把汉堡分开喂给虎子、豹子和熊大们,这些小东西早就眼睛亮亮的舔着脸在等待了。

光吃汉堡和烤鱿鱼不是个事,秦时鸥想到海底的巨大扇贝,怎么也得捞上一批来尝尝。

乔治浅滩的巨大扇贝是很出名的,在市场上被叫做麻州巨扇贝,因为它肉质肥嫩、肉多味鲜,所以价格一直很不菲。

这个原因引发了渔民们的滥捕。导致麻州沿海浅水域的巨扇贝被捞了个精光,现在只能到远离海岸的深水海域才能捕捞到这种美味扇贝了。

扇贝不好弄,它不会自己浮上来,所以秦时鸥只能说:“这里海底肯定有扇贝,伙计们。找个浅一点的地方,咱们捞点扇贝吃。”

“哈,boss你个吃货,不过这是个很棒的主意。”海怪笑道。

这些人都很精明,知道秦时鸥是财神爷,自从加入大秦渔场都在苦学汉语。现在每个都能用汉语简单说几句话了,而且读音还相当标准,不比咱们的阿凡提同胞差。

乔治浅滩的巨大扇贝也不多,恰好青枪鱼这个大力士到来可以立功,秦时鸥控制它张开嘴叼着扇贝扔在一处水深稍浅的地方。让背着小氧气罐的海怪下海。

他们选择的地方,水深二十五米左右,海怪穿着潜水服背着小氧气罐下了水,很快就发现了这些扇贝。

巨大扇贝的‘巨大’之名是针对普通小扇贝而言的,实际上它们的体宽最大也就半米,大多数不足二十公分,也就五六斤的样子。

海怪将扇贝放入挂在腰上的兜网中,很快就捡到了十来个。感觉足够吃就游了上来。

水里有浮力,即使带着五十多斤的东西,海怪这种壮汉也是轻轻松松。出水的时候就不行了,伊沃森上去搭手,一只手提着兜网随意就拉了上来。

这种扇贝通体是灰白色,上面有一条条的纹路,力量强大,当它们闭合的时候。普通人是打不开的。

当然,海怪和沙克这些老渔夫处理它们得心应手。放在火上一烤,它们就张开了嘴巴。露出雪白细腻而肥厚的嫩肉。

几个人分工,沙克带着伊沃森将张开扇贝的闭壳肌斩断,这样它们就合不上了。而海怪则负责清理扇贝肚子里的沙石和内脏之类,弄好一个尼尔森烤一个。

至于秦时鸥,则负责吃,谁让他是boss呢?

海怪清理了一会,将一小把灰珍珠递给秦时鸥,笑道:“boss,这是公物吧?”

几乎所有的扇贝都会产灰珍珠,就是大小的问题,这种珍珠在沿海很不值钱。巨大扇贝别看个头大,但它们不是孕育珍珠的品种,海怪清理出来的都是小个灰珍珠。

秦时鸥明白这家伙故意和自己开玩笑,这些小东西不值钱,一般都是扔掉。

但秦时鸥却接过了这些珍珠粉,道:“是的,公物,所以咱们要一起处理它,吃掉怎么样?”

灰珍珠不值钱,秦时鸥家里黑蝶贝孕育的黑珍珠才是真正的海洋瑰宝。可黑格尔说了,存在即合理,这些灰珍珠也有用处,那就是做成可以服用的珍珠粉。

小灰珍珠主要成分是碳酸钙,但还含有丰富的蛋白质,水解后可得到18种氨基酸,其中7种是人体必需氨基酸,从中国汉代开始,医生就知道珍珠粉是可以入药治病和保健的。

让尼尔森拿出牛奶,秦时鸥用军刀刀柄末端将小珍珠磨成粉末,倒入牛奶之后冲服,嗯,有点喇嗓子,不过味道还是蛮不错的。

一艘钓艇从后面开了过来,阿尔芒帅气的身影出现,问道:“伙计,听说这周围出现了一条青枪鱼,这可真令人兴奋,是吧?你见到了吗?”

秦时鸥故作诧异道:“青枪鱼?没有啊……”

沙克恍然大悟,说道:“就是那条出现过的大鱼,咱们以为是鲨鱼,boss,原来那是青枪鱼?我们错过了一个证明自己的好机会。”

阿尔芒笑道:“是的,我听说你们和rbff的赌约了,如果你们能钓到青枪鱼而那些家伙钓不到,那这一轮你们可就赢的太漂亮了。ok,你们先忙,我去转一转,看看有没有好运气碰到那家伙。”

秦时鸥礼节性邀请,道:“我们船上有巨大扇贝,你过来一起品尝一下?”

阿尔芒看了看,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昨天晚上才品尝了这道美味,确实很棒。对了,你们就打算这么烤着吃吗?秦,蒜蓉粉丝蒸扇贝,那可是你们中国美食之一啊。”

秦时鸥暗道这小子有点意思,竟然还知道蒜蓉粉丝蒸扇贝这种做法。

事实上这道菜起源是在意大利,外国人知道是很正常的,不过中国料理做法进行了改变,用了剁椒之类,以适应国人喜欢刺激的口味。

秦时鸥说我们没有原料,阿尔芒笑道看我的,他放下小皮筏游了过来,上船之后他摇了摇手里的炊具箱,秦时鸥凑上去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堆调味料……

“原来你是美食家。”秦时鸥笑了起来。

阿尔芒耸耸肩,道:“我不算美食家,不过我认为人要享受生活,而享用美味食物自然是生活中顶级享受。”

这样秦时鸥算看出来了,阿尔芒不是渔夫,虽然他皮肤是饱受阳光照晒而成的小麦色,但很是细腻,和沙克等渔夫那种因为风吹日晒而变黑变粗糙的皮肤不同。

这样,他猜测阿尔芒应该和rbff那群人一样,也是钓鱼爱好者,联想刚才他特意跑来询问青枪鱼的举动,这就说的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