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57 海神军团抵达

257.海神军团,抵达

比利嘟嘟囔囔好一阵,秦时鸥算是搞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他得到邓氏鱼号的船长日志之后就回到了迈阿密,然后用各种方法还原了日志上的内容,很幸运,上面竟然真有船长记载的当年内幕。

邓氏鱼号的船长是白银事件的参与者,他将这件事全程记录了下来,然后悲壮的选择了与货轮共沉没。本来以为这件事会随着那一百吨白银葬送海底,没想到,这件事还是重见天日了。

秦时鸥估计,本来在西班牙政府秘密档案里,这位船长是被当做英雄对待的,现在出了这档子事,西班牙政府肯定把他当成猪队友,估计回头就把他从秘密档案英雄册里除名了。

比利跟他说,双方谈判了十天时间,最终西班牙政府让步了,剩下的沉宝不再追究,那属于奥赛德公司的了。

最后,比利咬牙切齿的说道:“算这些biao子养的命好,秦,我们这次倒霉,如果提前半年得到这个船长日志,他们别想拿走一枚金币、一枚金币!”

确实,如果西班牙政府早年欺骗、玩弄美国政府的事情曝光,那可是大事件。因为一直到∮∑现在,两国每次提到友谊,都会拿出美利坚独立战争期间西班牙政府的支持和刚建国时候的五百吨白银无息借款事件。

五百吨白银现在看不算什么,美利坚靠着一战和二战的战争财变得财大气粗,可在刚刚建国那会不是这样,山姆叔叔们真是一穷二白。华盛顿总统为了省钱都不得不解散跟他打天下的部队。

就在那种勒着裤腰带过日子的情况下,山姆叔叔们为了友谊还是省吃俭用攒了五百吨白银还给了斗牛士政府。说实话,当时为了攒下这批白银。美利坚政府着实不容易。

要是让骄傲的山姆叔叔们知道原来他们从头到尾都被忽悠了,而且还差点被忽悠的吃不上饭,呵呵,那就有的玩了,起码两国来个扯皮外交没什么问题。

难怪西班牙政府会妥协,不妥协行吗?先不说为了一亿五千万得罪美国政府是否值得。就算美国政府在这件事上秉公处理,那他们也得还五百吨白银回来,而光是这批白银的价值加利息,西班牙政府不掏个十亿美金算美利坚的政客们傻比。

比利一点没说错。要是这份日志提前半年出来,那西班牙政府什么东西都别想拿走。

不过奥赛德的谈判团队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比利告诉秦时鸥,他们从西班牙政府那边谈到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条件,秦时鸥不管这个,他就直接问道:“我那15%的美金,什么时候给我?”

比利说道:“得先等我们处理了这批金银器才行,事实上我也很着急,我们的公司已经出现财政赤字了。要不是有这份日志,那最多一年,恐怕我们就要破产了!”

秦时鸥心里一个劲叹气,妈的自己还是太圣母了。干嘛傻逼一样的要15%价值占比,看这样子他就是要51%奥赛德也得给啊。

当然,这只是随便想想。沉船打捞后要缴纳的税是很高的,要是真给他51%。奥赛德不如将这笔财宝送给西班牙,这还省事省心。

比利找秦时鸥也有事要干。问道:“你在乔治浅滩收获怎么样?两样宝藏,有没有找到什么?”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道:“我还有事,先挂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娃没有眼力劲啊,不值得培养,秦大领导龙颜不悦了。

威斯尔太太将晚饭端了上来,竟然有蛋炒饭做主食,米饭雪白,鸡蛋橙黄,里面还有萝卜丁、玉米粒、小黄豆之类的东西,闻起来就很香。

给伊沃森准备的是一大摞的馅饼和披萨,另外煎肉、炸肉排还有一锅子,配上一大桶的牛奶,伊沃森眼睛都亮了,吃的唾沫横飞。

秦时鸥边吃东西边浏览手机新闻,关键词定义在奥赛德上,一大堆新闻就出来,雅虎新闻收藏板块的头条就是《西班牙政府放弃追讨奥德赛公司剩余沉宝:为友谊干杯》。

看到‘为友谊干杯’这个词,秦时鸥差点笑尿,干个鸟杯啊,双方现在恨不得都掐死对方呢。

这顿晚饭吃的很爽,虎子和豹子都撑得直打饱嗝,熊大那边翻起了白眼,没办法,在海上吃鱼它们也吃够了。

“谢谢您的款待,夫人,不得不说,您做的菜真是顶级美味。”秦时鸥感谢。

威斯尔夫人微笑着说你们喜欢就好,床已经铺好了,房间也收拾干净了,秦时鸥回到房间就把自己放倒在**,闭上眼睛,睡觉!

连续出海三天,秦时鸥就打算休息一下,他其实是来玩的,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宝藏或者钓鱼,所以他才不会让自己太累。

带上遮阳伞和饮料,秦时鸥去了半月海滩,吹着海风、享受着日光,不远处海面上海鸥时不时发出清脆啼鸣声,洁白的海浪拍打着海岸,这生活才叫一个美。

尤其是,即使躺在这里,秦时鸥也可以干活,一样能够阴br的那些钓手们。

钓手们不甘心,依然很卖力的在乔治浅滩周围各种抛饵各种寻鱼,他们却不知道自己是在给让他们恨得咬牙启齿的秦时鸥打工。

几天没有收获,他们只能骂乔治浅滩没有鱼,其实这片海域不是没有金枪鱼,而是这些鱼在上钩之前,都被秦大渔霸给勾走了……

一天时间,秦时鸥又收获了十四条金枪鱼,鱼群的规模一下子扩展到了一百条,正式突破了百条金枪鱼大关。

晚上的时候,查理斯等人回港,他们今天也没有钓到蓝鳍鲔,倒是黄鳍鲔都有收获。

“这也不错,不是吗,小赚一笔也比没钱赚的好,哈哈。”查理斯倒是很看的开。

“秦,去酒吧玩玩,我请客。”

“幸运船长可不敢去酒吧,那些小妞听说咱们这里来了一位黑金百夫长,都想把他吃的骨头渣子不剩呢。”

“还是像秦这样好,白天在海滩上吹海风看美妞,晚上过来看那些蠢货钓手丢脸,多开心。”

秦时鸥笑,他就是来刺激这些钓手的,生怕这些家伙没了斗志离开格洛斯特港,那样他寻找蓝鳍鲔可就要困难不少了。

拒绝菲尔普斯的酒吧邀请,秦时鸥在钓手们喷火的目光中洋洋得意的牵狗架鹰而去,要多嘚瑟就有多嘚瑟。

之所以要拒绝菲尔普斯等人的邀请,是因为秦时鸥有更重要的事情做,他的枪乌贼苦工团和海蟒军团,终于到达乔治浅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