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59 老秦堕落了

259.老秦堕落了

周六或者周日,我看看能不能爆发一下,尽量攒攒稿子。另外,特别感谢夜夜夜夜风流等兄弟姐妹的打赏,谢谢你们一直支持咱们的渔场,看很多朋友对钓鱼不耐烦了,预告一下,剧情结束了,马上回家啦&&&&

如他所愿,八箱子金币老老实实的躺在海底,没有被流沙覆盖,更没有人幸运的潜水碰到它们。

当然,如果有人真的潜水到这里,那不是幸运,而是倒霉:海道沙层里藏着几百条大型枪乌贼,在周围则有几十条体型彪悍的冷酷海蟒游荡着。

碰到这个场景,潜水员就是不被弄死,也会吓疯!

秦时鸥松了口气,沙克来找他,问道:“boss,今天要不要出海?昨天菲利普斯他们渔获不错,估计最近有一批蓝鳍鲔出现在乔治浅滩周围了。”

“rbff的钓手们呢?”秦时鸥问道。

沙克耸耸肩,笑道:“算他们有种,不光人没有少,反而有一批人从鳕角湾赶了过来,说是不相信乔治浅滩这么邪门,他们确定自己能在这里钓到鱼。”

秦时鸥笑了,你们不是不信邪吗?那我秦大渔霸就让你们信了我的邪!

摸出电话,先给比利打了过去:“准备打捞船,鹰洋金币宝藏我找到下落了。”

此时还是清晨,比利那边睡的迷迷糊糊,嘟囔道:“不,伙计,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开玩笑。让我好好睡一觉。你知道的,昨天晚上为了庆贺我们抢回了属于我们的宝藏。公司搞了一个很疯狂的party……”

“ok,亲爱的。那你好好睡吧,合作伙伴我要换人了,八箱子金币,宝贝儿,三万两千枚!”秦时鸥说道。

“狗屎,秦,说真心的,你不是逗我玩?”比利终于打起了精神,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慵懒清脆的声音。“甜心,再睡一会行吗,别吵。”

秦时鸥直接挂断电话,他必须得让比利认清一个现实,他,秦时鸥,水族之王、七海之王——好吧,这么说太装逼了,总之就是他必须得占据公司事务的主导权。说一不二!

他需要给与他合作的人留下一个印象,那就是他说的话就是对的,就是不容置疑的。否则海神之心这个金手指带出的疑惑太多了,如果总是想着怎么委曲求全去圆谎。秦时鸥会累死。

挂了这个电话,秦时鸥又打了另一个电话,是给小布莱克的。加上布兰登和比利,他们四个要组建一个公司。专门处理海底文物沉宝打捞工作,各司其职。其中小布莱克负责组建公司,他也将是公司法人。

秦时鸥告诉小布莱克第一批沉宝差不多要出炉了,让他赶紧准备处理工作,小布莱克让他放心,说公司已经组建完成了,起名为‘小鱼海洋打捞公司’。

公司名字起的比较低调,符合秦时鸥低调中发财的发展方针。

给小布莱克打完电话,秦时鸥就关机了,挥手道:“走吧,出海,让我去看看rbff的那些小盆友能耍什么花招。”

因为金币已经发现,起码上千万美金要入账了,另外他已经做好决定只要发现蓝鳍鲔就带到蓝旗军团然后送回大秦渔场,这样没必要钓鱼,他索性开更舒适、更巨大的游艇出港。

秦时鸥去缴纳了游艇的泊位费,得知他不用钓艇了,那管理员问道:“幸运船长,你的船闲着也是闲着,有没有租赁出去的想法?”

蓝鳍鲔的鱼季开始之后,每个钓鱼爱好者都想去分一杯羹,但不是每个人都有钓艇的,很多人只是每年这个时间去海上逛一圈,不必要养钓艇,所以就不会买。

秦时鸥耸耸肩,道:“价格怎么算?”

一听有门,管理员来了精神,说道:“油费、冰块费他们自理,另外八个人租借,每个人付出400元,怎么样?”

渔夫们不可能将钓艇租赁给游客,除非他们确实一直钓不到鱼面临破产窘境了,否则带上游客出海,会大幅降低他们钓到鱼的概率。

秦时鸥将钥匙扔给了管理员,道:“成交,告诉他们,我的钓艇是新船,千万别给我留下什么爱的痕迹,你懂的。”

胖胖的管理员信心满满的说道:“对上帝发誓,要是谁不懂规矩,我会让他后悔来我海盗鸟杰佛逊这里租船。”

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等在码头,她们一个个打扮清凉,露着大长腿、小纤腰,好像来选美一样,那妆容精致的,都可以直接上镜拍电影了。

她们等在了海鸥号旁边,看到了秦时鸥,就围上来央求带她们出海,叽叽喳喳好像一群小海雀,引得周围没有出港的渔夫一个劲的吞唾沫。

秦时鸥耸耸肩,坚定拒绝了这些姑娘的要求,哪怕哀求也没用。

他明白这些女人的目的,她们是知道自己有一张黑金百夫长卡,就想把他当凯子勾搭一下。这和钓鱼一样,这些女人就是钓手,但秦时鸥不是饥渴贪婪的蓝鳍鲔。

阿尔芒一直趴在船舷上看着秦时鸥和这些女人打交道,最后等秦时鸥甩开了她们,他就笑嘻嘻的说道:“秦,这些姑娘很辣,你不想带她们去海上来一趟性福之旅吗?”

秦时鸥道:“算了,我有女朋友了,她不在身边的时候,我认为我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阿尔芒莞尔一笑,道:“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你的性取向,相信我,伙计,没有结婚之前,随便玩玩没什么,或者说这些姑娘不够辣?”

秦时鸥耸耸肩,道:“很辣,但我怕辣坏我的胃。”

两艘船交错而过,海鸥号出海了。

阿尔芒歪着头看秦时鸥,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手机在手里转了转,将一条信息发送了出去。

随后,他露出自信而温暖的笑容,对码头上失望不已的女郎们说道:“嗨,宝贝儿们,我这里有一艘船,虽然不是游艇,但也很舒服,有没有愿意和我一起出海的?”

性感女郎们顿时意动,在她们眼里,阿尔芒这种法国帅哥可比秦时鸥有魅力的多,当然,这是在不考虑钱包的前提下。

秦时鸥拒绝这些女人毫不遗憾,西方人很难理解东方人的思维,他可不想刚和某些女人上完床,这些女人回头又投入别人的怀抱,那样实在太恶心了。

另外,他的船上还藏着小布什这个私生子呢,怎么能让别人发现?

游艇在海面乘风破浪的前行,秦时鸥惬意的躺在宽大的甲板上,说道:“这可比钓艇舒服多了,是吧?”

虎子和豹子嗯嗯哼哼的叽歪了两声,小布什踉踉跄跄的从舱房里钻出来,白头鹰乃是高傲的猛禽,它们也喜欢宽阔的空间,跑到甲板上之后小布什就伸长脖子‘嘎嘎’的欢快叫了起来。

尼米兹一听到它的叫声,立马振动翅膀飞的无影无踪,它算是怕了,只要被秦时鸥和小布什逮着就得当奶妈啊。

海风迎面呼啸吹来,带着湿润水汽和温和阳光,吹在身上丝毫没有痛楚。

巨大的游艇在海面平稳的航行,阳光灿烂,海风和煦,细小的海浪翻滚着,秦时鸥品一口冰酒逗一逗熊大,简直舒坦到了骨子里。

老子就喜欢这种没有金钱压力又没有生活动力的感觉,秦时鸥发现自己堕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