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61 渔港沸腾了

261.渔港沸腾了

“真是日了狗了!!!”

秦时鸥为rbff的钓手们说出了这句心里话。

他们在乔治浅滩晃悠了这么多天,倒也不是没钓上过大鱼,但都是什么白斑角鲨、沙虎鲨、大青鲨之类。

甚至有人钓上了噬人鲨,可就是没有金枪鱼,不光没有蓝鳍金枪鱼,连黄鳍金枪鱼都没有!

秦时鸥闲着没事就在公共频道冷嘲热讽两句,起初钓手们还心高气傲的对喷两句,后来现实残酷,他们也没有力气更没有心情和秦时鸥对喷了。

后面秦时鸥特意将事情做的隐蔽了很多,他不再一发现蓝鳍鲔就将它们带走,而是让它们先去钓手们的船下晃悠几圈再带走。偶尔还会等待一些鱼上钩,然后再输入海神能量供给给它们强大力量,让它们挣脱鱼钩逃走。

这样几次下来,他发现海神之心里的能量竟然增长了不少。

这让他恍然大悟:海神之心的目的,不是破坏与杀戮,而是救援和养护!

救援受创的生命——不限于鱼类,养护低等的生命——包括植被。

游艇上生活物资充沛,又有卫星电视、装修豪华的套房,秦时鸥索性就住在了船上,一连在外面飘荡了五六天。

关闭了发动机,白天享受日光浴,晚上吹着海风看星空,日子单调但绝不枯燥,因为他可以不断的救援那些上钩的蓝鳍鲔和黄鳍鲔。

在每片海域里,大鱼的数量就那么多,秦时鸥后面发现蓝鳍鲔的频率越来越低。从一天能遇到十五六条降到十二三条,后来是十来条。最后一两天,一天之内只能遇到五六条蓝鳍鲔。当然,说的都是大鱼。

这样,他就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性,很显然,乔治浅滩的蓝鳍鲔基本上被发掘的差不多了,另外的鱼需要时间从其他海域赶过来,这样他就没必要等下去了。

十来天下来,秦时鸥的蓝旗军团扩展到了一百一十多条的规模,这些鱼都是最少一米半的大鱼。另外一米到一米半的半大鱼有一百五十来条,半米到一米长的也有一百五十来条。

如此一来,他就掌握了超过四百条蓝鳍鲔的庞大资源,加上渔场里的那四十多条大鱼,他准备凑个五百条就回家。

秦时鸥准备回归的时候,无线电里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秦,我的上帝,你到底在哪里?出来好吗?我找你已经一个周了!”

毫无疑问,这是比利找来了。

秦时鸥笑了起来。回复他道:“哟,这不是斯特默二少爷吗?您睡醒了吗?没睡醒继续睡啊,我可不能打扰您的休息。”

比利无奈道:“好吧,秦。我为我之前对你的质疑道歉。上帝,我总算见识到了你的小心眼,男人不能这样……滋滋滋。该死的!秦,我说过我道歉、我道歉!你别关闭无线电……”

秦时鸥才不会惯这些家伙臭毛病。和欧美人交往,别带着什么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或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想法。这种儒家思想不适合以金钱为导向的欧美人,尤其是资产阶级。

在资本家的眼里,友谊之类都是屁话,利益才是真正的朋友,正如在《华尔街之狼》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乔丹-贝尔福特说的那样:“只要你有足够的绿色富兰克林(百元美钞),那你就会有足够的亲朋好友,否则你一无所有。”

为什么比利、小布莱克和布兰登这些家伙对秦时鸥这么热衷?因为他们知道,秦时鸥能给他们带来利益!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对于资产阶级来说,这话有点悲哀,可是却是事实。

仗义每逢屠狗辈,秦时鸥愿意与沙克、海怪和尼尔森这些没什么本领的渔夫大兵交朋友,这些人因为没什么钱、没见识太多资产阶级的残酷手段,才是更淳朴。

至于比利一行人?秦时鸥只把他们当生意伙伴,当然,在这些人的心目里,秦时鸥也是这样的地位。

说起来,秦时鸥在国外只信任两个人,奥尔巴赫和伊沃森。

所以他愿意为奥尔巴赫抚养四个不喜欢的孩子,愿意为伊沃森的各种愚蠢痴傻买单,因为这是真正当他落难时候会对他进行不遗余力支持的人。

比利找来了乔治浅滩,当然,这片海域几千平方海里,想要特意发现一艘船跟大海捞针没区别。秦时鸥还是开了无线电,双方取得联系才相遇。

看到站在船头的比利,秦时鸥遥遥张开双臂做拥抱状,高声道:“嗨,比利,我的好伙计,见到你太高兴了。不过,你来格洛斯特干什么?别告诉我,奥赛德的二公子也要钓蓝鳍鲔卖钱维持生活。”

比利好像被驯服的小狗,他老老实实的说道:“秦,我向你道歉,我应该一周之前就赶过来。看在我找了你五天的份上,原谅我的愚蠢吧。”

秦时鸥笑道:“你太客气了,伙计,我怎么会怪罪你?咱们需要磨合,对吧?我们来自不同国家、属于不同人种、接受了不同教育,咱们需要彼此熟悉和适应,现在你适应我了吗?”

比利说道:“适应了,秦,你是ceo,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实话,对于秦时鸥用一本船长日志敲诈了奥赛德两千万资金的事情,比利作为奥赛德公司的二公子,说他不介意那是胡扯。

现在,他不得不收敛那点小心思,秦时鸥已经用事实告诉他,这个东方人和他认知里的那些怯懦柔顺的东方黄种人不一样,这是一块磐石,包裹着炸药的磐石!

打一个巴掌给一个枣,回到格洛斯特之后,秦时鸥给了比利具体坐标,告诉他说道:“我的小伙伴只找到了八个箱子,还有两个它找不到。”

比利是带着打捞船来的,暗礁海道水深超过四百米,没有打捞船想捞上那些金币,除非他也有海神之心这个金手指。

打捞金币箱子简单的很,打捞船停泊,深海蛙人武装到牙齿背上氧气瓶落下去,在海底一轮搜索之后就找到了相隔不远的那些箱子。

将箱子放入打捞箱中,吊机开动,这些金币就被捞了上去。

处理的时候比较困难,不能让这些金币直接暴露在空气里,它们在海里待了一百多年,一旦直接与空气接触,会因为氧化作用迅速脱色和生锈,需要进入无氧环境进行处理。

格洛斯特是个小港口城市,没有什么秘密能瞒住,当奥赛德的打捞船带着媒体记者出现在海面上的时候,就有渔夫在周围好奇观看。

一箱箱的金币被捞了上来,一位位渔夫震惊了,然后,这座小城轰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