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63 要回家了

263.要回家了

这账怎么算也不对!

10%的金币可以做古董币出售,一枚一万元,那三千两百枚金币,就是三千两百万。剩下接近三万枚金币就是三万盎司的黄金,即使有一些杂质要去除,可一盎司黄金是1250美元,那怎么着也得三千万吧?

两相叠加,这钱,得是六千多万吧?

比利将一份《国际海底沉船文物打捞法》、一份《美国海底沉船文物打捞法》、一份《麻州海底沉船文物打捞法》还有一份《外国主权豁免法》递给秦时鸥,道:“慢慢研究一下吧。”

这四份文件都是简章,秦时鸥只看了一会就头昏眼花,其实就是一句话:在国际公海打捞上来的沉船文物,联合国和沉船所属国都要收走一部分;如果是在美国海域打捞上来的沉宝,那美利坚国家税务局、所属州税务局也要收走一部分。

秦时鸥很想骂娘,但他知道他骂也是白费劲,这些钱是少不了的。

这批鹰洋金币是在乔治浅滩找到的,感谢上帝保佑,金币发现的那片海域没有什么争议,就是属于美国。否则一旦加美两国开始扯皮,那秦时鸥的公司要付出的代价更大。

此外,美国是真正的资本主义本位国家,他们对商人的保护更有力,起码超过加拿大这个披着君主立宪政体外皮的资本主义国家,在海底文物打捞方面,美国税收低于加拿大。

加拿大只有一个国税征收,但价值超过五千万加元的海底文物。税收比例超过60%!

美国是国税先收走38%,然后麻州要收走24%。这样看来似乎美国税收更高。但要搞清楚一点,麻州的收税基础。是在国税收完钱之后的数额上(总价值的62%),这时候的24%,事实上只相当于原始数额的15%。

再加上其他方面比如拍卖宣传费、金币熔炼费等等,扣除这些费用,他们这次最后能到手也就是三千万多一点。

秦时鸥实在无语,什么叫剥削?这就叫剥削啊!

他流了这么多汗才弄到这批金币,美国和麻州不动声色就要收走一半多的钱,比吸血鬼也狠啊。

不过想想其实还不错,要是还在国内。秦时鸥这批黄金,一分钱都别想拿走,这都是国家的……

回想一下国内那些发现什么青铜战国宝剑、千年乌木、草原狗头金的人的遭遇,他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那些人最终可是只收到了几千块的奖金和一张证书而已。

小布莱克飞到了美国和比利汇合,双方将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这次的金币打捞将走奥赛德海底勘探打捞公司的渠道,金币会挂在奥赛德的名下,所有开支由小鱼海底打捞公司负责,就是用奥赛德的壳。给他们4%的红利。

这种合作方式在国际合作中很常见,小鱼海底打捞公司属于加拿大,如果用他们自己的渠道,那还是得给加拿大政府缴税。秦时鸥才不会这么干。

虽然借壳处理金币有点违法,可是这不会有人追究,因为当时负责打捞这批金币的就是奥赛德的船。

这就是秦时鸥要和比利等人合作的原因。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即使能处理这批金币。那也得费特别多的事,说不准最后拿到的钱还没有这种当甩手掌柜多——打理各个渠道也是要花费很多金钱的。

美利坚不愧拥有世界第一流氓政府的美誉。他们竟然还想横插一脚拿走所有金币,理由是这笔金币是政府沉船所遗失的。

于是,奥赛德和小鱼两家公司的律师团就开始出击了,只一条《美国海底沉船文物打捞法》上的规定就解决了问题:美国沉船超过80年没有捞上来,那就民间捞取合法化了,东西就不再属于美利坚政府了。

出席新闻发布会和打官司跟秦时鸥没有关系,在将金币交给小布莱克和比利之后,秦时鸥就准备回程事宜了。

这次来到格洛斯特,秦时鸥明面上赚到的钱是十多万美元,主要是前面收获的蓝鳍鲔多而后面有马苏金枪鱼和黄鳍鲔的渔获,而且量都不小。

当然,他开着游艇在告别镇和格洛斯特港之间往返来回,需要的油钱和游艇维护费用也得五万块上下,这样收入只能说一般般。

渔民们不看这个,他们就是佩服秦时鸥的运气,鱼季才开始半个月,人家就弄到了十多万美元,他们一般三个月能弄到十万就算了不起了,这差距得多大?

当然,秦时鸥的十万收获在格洛斯特港现在也没人关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海底的金币上,不管是渔民还是钓手,都疯了!

好在秦时鸥没有把自己摆在前台,虽然查理斯等人知道他来格洛斯特港的动机,却没人会想到,明面上说是奥赛德公司捞上来的沉宝,竟是秦时鸥的功劳。

毕竟,秦时鸥自从来到格洛斯特港,根本没有去探查海底沉宝情况,一直在老老实实钓鱼,用警察的话说,那就是他有不在场证据。

得知奥赛德公司只捞上来八箱子金币,还有两箱总共八千枚金币依然藏在海底,一些民间打捞队蜂拥而入。

秦时鸥退掉威斯尔之家之后半小时,房间就被一家来自密西西比州的沉船打捞公司给订走了。

威斯尔得知秦时鸥要走,还有些恋恋不舍,不过他最近也忙着想办法去捞金币,就不去送秦时鸥了。

查理斯和塞丽娜夫妇到了码头送秦时鸥,双方拥抱告别,查理斯跟秦时鸥说,冬天休渔的时候,一定要来他们家做客,他要好好款待秦时鸥,现在因为鱼季正忙,没法招待他。

秦时鸥答应之后,问道:“对了,你们对那些金币没有兴趣吗?说不准你们运气好,会捞到一箱子金币,那就是七八百万呢。”

查理斯豪迈的笑道:“不,秦,我们不去凑那份热闹,我们也没有那个发财的命运,反而现在趁着大家都在痴迷宝藏的机会赶紧去钓鱼才是正事。”

双方再度拥抱告别,秦时鸥上了游艇,他对赶来的老詹姆斯和安芬妮挥手告别,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海鸥号发动,踏上了回程。

查理斯叹道:“我总觉得秦好像和这批宝藏有什么联系,你们认为呢?”

秦时鸥为宝藏而来,宝藏发现之后就离开了,不能不让知情人多想。

老詹姆斯倒是理智的摇头,道:“如果秦真是为了宝藏而来格洛斯特,那他不会去钓鱼,也不会在半月海滩度假。他就是一个来度假的富豪,我相信我的眼睛。”

安芬妮看着远去的海鸥号,俏脸上表情幽怨而惆怅,神秘的东方船长,我们还会相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