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66 先来顿大餐

266.先来顿大餐

看着雪莉,秦时鸥再次吞了口口水,然后他觉得自己太牲畜,这可是小姑娘啊,还是孩子啊,自己乱想什么呢。

雪莉却以为秦时鸥吞唾沫是馋所谓的‘毛蛋’,一个劲的追问什么叫毛蛋。

秦时鸥不太好解释,愣愣的戈登听到了,他呵呵傻笑一声,不怀好意的看着雪莉,然后流里流气的晃荡着双腿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是毛蛋?这个我懂,前两天我和小沙他们尿尿,他们看到我蛋蛋长了毛,就叫这个‘毛蛋’。”

听了这话秦时鸥差点摔倒,他么的什么跟什么,这些孩子太黄太暴力了啊!

雪莉在秦时鸥面前是天真大萝莉形象,在戈登面前就是严厉的姐姐形象。

听到戈登的话,她的俏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羞涩,抓住戈登耳朵使劲一拧,用手拍打他的后脑勺骂道:“戈登,看看你,就像一个小流氓一样!上帝,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会变成这样的坏孩子……”

戈登惨叫了起来,哭丧着脸对米歇尔叫道:“帮帮我,小米,你帮帮我啊!”

米歇尔嗫嚅的看着雪莉,雪莉甜甜一笑,问道:“小米,你也要给我讲毛蛋的故事吗?”

米歇尔当机立断,伸手更狠的拍打戈登脑袋,说道:“戈登,你是个流氓,你真是个流氓,流氓是要下地狱的,你会下地狱!”

鲍威尔对秦时鸥耸耸肩,摊开手倒退着走去,对雪莉说道:“我要去练车了,我还要拿f1冠军送给秦和奥爷爷呢。”

秦时鸥抓了一只母鸡离开了圈舍周围。戈登伸手对他求救,表情哀婉而绝望,好像被党卫军抓住的犹太孩子:“秦,救我,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在这里……”

看到他表情这么绝望,秦时鸥都被打动了,雪莉生气道:“秦,他是在演戏!别上当,戈登最喜欢演戏,我根本没使劲拧他的耳朵!”

秦时鸥还是走了上去。戈登以为自己有救,表情一变欣喜若狂起来。这看的秦时鸥一愣一愣,这孩子学过川剧变脸吗?

在戈登期盼的目光中,秦时鸥给了他一个脑崩,对雪莉说道:“狠狠教训他。竟然敢调戏姐姐和欺骗我!”

秦时鸥走出好远,还能听到戈登凄厉的叫声,这声音让熊大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爬起来伸出爪子拽着秦时鸥的衣服,一边走一边担忧的往后张望。

小布什无聊的待在草坪上,这里人生地不熟,它就比较低调老实。而雪莉等人没认出这小东西是白头海雕的未成年状态,看它灰灰的丑丑的。也没有理睬它。

秦时鸥把母鸡扔在草坪上,小布什总算找到了玩伴,就扑楞着去逗那母鸡。

结果。尼尔森操着刀上来坏笑着一刀抹下去,鲜血飞溅!

小布什吓坏了,以前所未有的高频率伸着脖子嘎嘎尖叫,正在低空的尼米兹听到它急迫的叫声,立马飞了下来,张开翅膀将小布什罩了起来。

小布什真是吓坏了。即使被尼米兹保护着也不断尖叫,这样子尼米兹怒了。身上羽毛炸起,对着尼尔森尖叫了起来。脖子一探一探,好像是要发起进攻。

尼尔森只好赶紧跑开,这再闹下去,就要打起来了。

晚上,秦时鸥准备晚饭,雪莉给他打下手,当然,很多菜大萝莉自己都能做了,一份鸡蛋拌黄瓜,做的比秦时鸥还要好看好吃。

黄瓜皮碧绿、瓤淡黄,辣椒油和生蚝洒在上面,将绿色变得更油绿、黄色更油黄,雪莉再把煎蛋碎片撒上去,好像是洒上了一朵朵小花,美爆了。

秦时鸥做了干煸豆角,又用青椒和熏野猪肉做了辣炒熏肉,西红柿依旧用来炒鸡蛋,茄子用处最大,雪莉做了酱爆茄子,他加上土豆和青椒做了地三鲜。

尼尔森杀好的小母鸡被用高压锅炖了起来,里面有鲍威尔去沉宝湖湖中岛采摘晒干的山香菇和猴头菇,加上大料和小母鸡混合在一起炖,那香味真是令人垂涎欲滴。

秦时鸥本来还想烤个小乳猪,结果野猪们长得还挺快,猪崽子如今都有四十多斤了,烤炉可放不开了,于是换成了烤鸭。

真正的挂炉烤鸭做起来手续之繁琐令人发指,秦时鸥懒,就将步骤减缩了一下。

先将鸭皮里的油脂烤进肉里之后,他就往鸭肚子里塞香草香料,在鸭子表皮抹上酱料、枫糖浆和耗油之类,然后放进去继续烤制。

这种烤鸭只能对秦时鸥养殖的那些鸭子有用,因为没有处理,鸭子肉必须要鲜嫩美味,普通的饲料养殖鸭这么做,味道肯定差的很。

海神能量改造过的鸭子,反而这么烤制更好,这样烤没有用到太多调味料,可以最大程度的保留鸭子肉的美味。

晚上别墅前的草坪上又变得亮如白昼,秦时鸥没有用桌子,直接铺上一张大餐布,一群人赤着脚席地而坐,虎子豹子熊大大白小明小布什尼米兹和小黄鼠一家都凑了上来。

吃肉的吃肉,吃菜的吃菜,吃水果的吃水果,吃披萨的吃披萨。

哦,这个时候还在吃披萨的是伊沃森,倒不是秦时鸥做的饭菜不够,而是这次离开告别岛半个月伊沃森没有吃到蒙奇披萨店的披萨,他很是想念。

秦时鸥有滋有味的咀嚼着自家菜园里出产的蔬菜,一口菜配一口冰酒,表情那叫一个满足。

不远处海浪拍打着沙滩,涛声连绵悦耳,海风徐徐吹拂着,没有了白日的炽热,这时候的夜风既有海水的温润又有夜晚的凉爽,最是舒爽。

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满天星斗,秦时鸥忍不住想起了爸妈,赶紧给家里打电话。

老生常谈,父母最关心的是秦时鸥的身体,只要儿子健健康康,那即使他一事无成,父母也是开开心心。

秦时鸥要父母来度假,但秦父和秦母一个劲推搡,又是菜园里的蔬菜要卖,又是地里的粮食快要收拾了,总之无论如何不肯来。

最后被秦时鸥逼急了,秦母说道:“我和你爸连县城都没怎么去,出了国怕给你丢人啥的。”

听了这话,秦时鸥眼睛顿时热了,道:“丢什么人?妈,儿子现在在加拿大真的很厉害,连圣约翰斯的市长都得给我颁奖!你们就放心的来吧。”

秦母动摇了一下,还是拒绝,道:“出了国,我们也不知道洋人说啥,去了有啥意思?小鸥,要不你来家里一趟吧,回来看看爸妈就行……”

秦父在那边吼了一嗓子:“叫他回来干什么?机票多贵你知道不?让他在那里好好待着,找个媳妇儿才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