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74 我这么抢手6/10

274.我这么抢手(6/10)

因为游客们乘坐了十几个小时才来,所以当天下午没有活动,让她们进行休息,晚上告别镇在沉宝湖畔举行一个篝火party,欢迎远道而来的财神爷。

秦时鸥让她们自行休息,以为自己就可以放松一下了。

结果并非如此,女郎们对他表现出了巨大热情,当然,也可以说是对一个年轻富豪表现出了巨大热情,甚至有人直接提出想要参观一下他的渔场。

“你们先休息吧,我得去准备晚上的宴会。”秦时鸥抱着双臂边退边说道,他感觉此时自己就像是被流氓包围的小姑娘。

对于这些火辣性感的美女同胞,说自己没有兴趣和性趣那是扯蛋,但是他不敢碰,因为这些美女不是来玩的,她们的目的是他的巨额财产。

秦时鸥敢打赌,他要是敢碰任何一个女人,自己绝对无法轻易从她们身上脱身。

看秦时鸥想走,姑娘们立马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纷纷出言挽留:

“别走,秦帅,你走了我会很害怕的。你看这里都是陌生人,他们对我图谋不轨肿么办?”一个留着披肩秀发、大眼睛小嘴巴的女孩楚楚可怜的说道。

“钟楚楚你够了,别卖萌ok?秦帅,我们不累,你来我们房间打斗地主吧……”说话的女郎身材高挑,上身薄牛仔服、下身收腰牛仔裤,将两条笔直纤细的长腿尽情展现出来,御姐风范十足。

“白露带我一个,斗地主你们还缺人……”一个化着烟熏妆的性感姑娘开心的说道。

“还是打麻将吧。要四个人呢。”

“不,我要去海边游泳。秦帅,我没有带泳衣。你能陪我去买一件吗?”

秦时鸥无奈,只好说道:“你们别争执了,旅游节目都安排好了,先去休息,我听说你们女孩休息不好对皮肤和生理影响很大。我在客厅等你们,你们放心去休息吧。”

“那你不能走哦,伦家会害怕。”伪萝莉钟楚楚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秦时鸥感觉自己身上立马起了痱子。

好说歹说,这些女人终于进了自己房间,秦时鸥松了口气。胖老板对他眨眨眼,举起大拇指暧昧的说道:“秦,要不要房间钥匙?我敢打赌,你现在进任何一个房间,那些火辣的姑娘都不会拒绝。”

秦时鸥义正言辞的摆手,他决定是时候为同胞们加点印象分了,就说道:“她们只是和我闹着玩,你知道的,我们东方的姑娘最保守。她们可不会轻易和男人发生肉体纠葛。”

胖老板挠挠头,道:“我在网上查的也是这样,可看刚才的样子,不像啊。”

尼尔森撇撇嘴道:“你以为你有我们boss的魅力?即使你有他的魅力。你有他的财力吗?”

胖老板恍然大悟,叹服道:“该死的,这些姑娘真眼尖。这么快就发现了秦的不菲身价。看来全世界的漂亮姑娘都一样,多伦多那些大城市的女人也是这样。”

秦时鸥挥手赶走两人。胖老板笑嘻嘻的给他送上一杯醇香的手磨咖啡,这时候‘咯噔’、‘咯噔’的声音响起。伪萝莉钟楚楚小心翼翼的走了下来。

看到这妞,秦时鸥立马怂包了,他现在是真的对美女尤其是符合他审美观的国内美女缺乏抵抗力。

单身太久了,面对不熟悉的白人美女还能抵御一下,而面对以前在国内各种幻想的同胞美女,他的防线濒临崩溃。

伪萝莉换了一身蓬蓬裙,雪白的裙装上身收缩曲线,将一对饱满丰腴的大兔子展现了出来,这样配合她那老是保持可怜兮兮表情的娃娃脸,杀伤力十足。

“我有点孤单,秦哥哥,咱们聊会天好吗?”伪萝莉瞪着大眼睛看秦时鸥。

秦时鸥也想将自己情况说开,他请钟楚楚坐在对面,开门见山说道:“你们都介绍过自己了,我也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的名字你们知道。但你们不知道,我其实不是你们想象的富二代之类,我父母都是农民……”

“我爷爷也是农民,小时候我在乡下上学,那里环境和空气好好哦,其实我很讨厌京都。”钟楚楚嘟起嘴巴,大眼睛忽闪忽闪,立马切入了秦时鸥的话题。

你妹,剧本不应该是这样好不,秦时鸥裤裆湿了,因为伪萝莉卖萌的样子太有诱惑力了。

钟楚楚切入话题之后立马占据了主动权,鼓励道:“你继续说呀,秦哥哥,我了解一下你的家庭。”

“哒、哒、哒”,节奏感十足的高跟鞋敲击地板声音响起,总是表情高冷的美腿御姐宋白露走了下来,看到秦时鸥和钟楚楚,她表情毫不意外,撇撇嘴道:“小楚楚,我就知道你是个厉害丫头。”

胖老板端上一杯手磨咖啡给钟楚楚,看到宋白露走出来,抹了把汗水继续去磨咖啡了。

尼尔森自己也端了一杯咖啡,笑道:“伙计,你直接磨二十杯吧,那些姑娘会都下来的。”

宋白露单刀直入,自己拎了把椅子坐在秦时鸥对面,钟楚楚立马弱弱的嘟了嘟嘴,拖着椅子靠近了秦时鸥。

秦时鸥刚要说话,宋白露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接听之后报了个平安,然后皱起娥眉道:“嗯,那个帅哥我见到了,挺好的。行了姐姐,你管好自己就ok,你可是姐姐,姐姐都没有男朋友,我这个做妹妹的有什么压力?”

得了,御姐就是强势,这等于把话题都挑明了,秦时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打了个哈哈,问道:“你有个姐姐?你姐姐是不是叫宋青岚?”

宋白露诧异的瞪大双眸,她点点头问道:“你认识她?”

秦时鸥更诧异,他其实只是开了个玩笑,结果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猜对了,就解释道:“不是,只是凑巧我猜对了。呵呵,未夜青岚入,先秋白露团,你们姐妹的名字是出自这句诗吧?”

这几天闲着没事,秦时鸥就读古诗词之类,里面恰好有白居易这首《题卢秘书夏日新栽竹二十韵》,他就记住了。

宋白露恍然点点头,手里转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俏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表情。

尼尔森的猜测是对的,很快,又有其他换好衣服的姑娘下楼了,她们都围在秦时鸥周围,好像要开茶话会。

秦时鸥这边乱的不行,手机又响了,一看是face-time的视频,来人正是薇妮。

这时候可没法视频啊,秦时鸥就挂掉了视频邀请,立马,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之后,薇妮动听的声音出现在话筒里:“嗨,小秦秦,怎么挂我的视频邀请?去,打开。”

声色妩媚,但杀气隐含其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