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00 突然之间就火了

300.突然之间就火了

小休斯运球到前场,秦时鸥站在三分线外接应,拿到球后他故意耍帅,侧身面对一号和三号的包夹,右手单手抓球,手臂向后伸直,傲然看着面前两人。

顿时,告别镇那边的观众席响起了短促有力的欢呼声:

“加油!加油!!加油!!!”

“必胜!必胜!!必胜!!!”

“禽.兽!禽.兽!!禽.兽!!!”

听到这些人叫自己的全名,秦时鸥就感觉有些蛋疼,尼玛要叫可以,请把名字读清楚啊,看看你们现在一口一个‘禽.兽’,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在蝴蝶谷镇的人心里,秦时鸥就是个禽.兽,穷凶极恶、无比可恶的禽.兽。

比赛才打了半场,他们的球队就被打花了,秦时鸥根本不可防御,他突破、抛投、跳投、三分远投,他还能抢篮板、抢断、封盖,总之,他完全接管了比赛。

现在比分是25-52,蝴蝶谷镇比分在前,落后已经超过一半……

上半场还有最后四秒钟,秦时鸥要投压哨球,一号和三号吞着口水惊恐的看着他,仿佛等待饿狼侵犯的小羊羔。

秦时鸥往前试探一步,看时间流逝,猛然俯身加速,似乎硬要往前狂冲。

一号和三号连忙后退,这时候秦时鸥也双膝一晃肩膀往后拉,突兀的将俯冲的身体拉住,接着后退一步再度回到三分线外,潇洒的跳起,手腕柔和抖动,三分球!

“唰!”一声脆响。上半场比赛结束,压哨三分!

55-25,领先了30分,告别镇已经胜券在握,于是‘禽-兽’的叫声又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

秦时鸥下场。下半场他就坐在板凳上当看客,他把米歇尔叫到身边,给他分析场上的形势,教导他一些简单战术,让他学习分析比赛和掌控比赛。

最后全场打完,告别镇以79-60大胜。可惜没有记者,秦时鸥没法继续装逼了。

不过,这不妨碍他成为名人,当然,不是在加拿大。而是在国内。

现在游客都喜欢刷微博之类,秦时鸥前几天带着雪莉四人卖水饺的照片被李德龙等人发到了他们的微博上。

本来这是件很平常的事情,就是说告别镇的孩子早早就自力更生,出来卖水饺自己打工赚零花钱。然后李德龙还说了一下,在告别镇巧遇了一位同胞,开着凯迪拉克总统一号陪同四个孩子卖水饺。

结果,这条微博突然就火了。开始吸引网民的是雪莉出众的容貌和甜蜜的微笑,称呼她为水饺西施加拿大版。

后来。火就烧到了秦时鸥身上。不知怎么回事,有人就开始说秦时鸥是在纽芬兰卖水饺赚了大钱,开总统一号这样的豪车、住海景别墅云云。

秦时鸥本来不知道。结果毛伟龙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后面全班同学都转发了这条微博还他,问他是不是屌丝逆袭了,搞得他哭笑不得。

对于这种事,秦时鸥不在意,他知道这是大家一时娱乐之作。过两天就没人关注了。但他小看了同胞们的八卦之心,又有游客拍到了他和薇妮拥抱在一起的亲密照。

豪车别墅的魅力。永远无法和美女相比,尤其是薇妮这种魅力能横扫各大种族的混血美人。

这样事情一下子无法控制了。有闲的蛋疼的人搜索了和秦时鸥信息相关的微博。发现他大学时代是个普通的学生,毕业之后在国内也是普通的屌丝,后来出国卖水饺,就能够开豪车、玩游艇、住别墅、泡超级美女了……

问题出在哪里?

秦时鸥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反正他莫名其妙的火了,被人叫做水饺ceo,早上给家里打电话,父母都问他怎么回事,说他上电视了……

“得了,我还是去避避风头吧。”秦时鸥看着国内网上有关自己的新闻摇头无奈。

人生真是好玩,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做梦都想出名,最好还有美女因此而垂青于他,那样就完美了。

现在,他想低调的享受生活,一系列破事却缠上了他,美女相亲团、微博名人、圣约翰斯水产界新星,搞得他是烦不胜烦。

薇妮给他出了个主意,道:“夏天的坎巴尔山很美,要不然你去山上玩吧。”

秦时鸥拍了拍她的翘臀,赞同道:“好主意,你真是我的贤内助,就这么决定了。”

打赢了对阵蝴蝶谷镇的比赛之后,薇妮的奖励就是秦时鸥可以对她动手动脚了。

最近秦时鸥已经成功突破二垒,可以随时随地接吻拥抱,私人环境下还可以亲亲摸摸,但最后一步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

薇妮甜甜一笑,道:“正好,我们的游客也要进山狩猎,你一起参加好了。”

秦时鸥眨眨眼,恍然大悟道:“你让我给他们当保镖啊?”

这事他不干,他就是不想再进入这些游客的摄像机范围内,微博上他在纽芬兰的照片哪里来的,还不是这帮混蛋拍的?恨死他了。

薇妮好言相劝:“山上没有信号,即使他们拍到了你的照片,也发不到网上去。而且,你隔着他们越远,他们越感觉你有神秘感,自然就对你越有兴趣。你主动靠近他们,熟悉之后反而没人好奇你的事情了。”

“呵呵,别把我当小孩子哄,我才不去给他们当保姆。”秦时鸥拒绝。

薇妮耸耸肩,道:“好吧,那我带他们上山,万一出点什么事,你可以做好心理准备。”

“蛋疼,哈姆雷不是说过吗,上山不让你们女导游跟随?”

“但我总得熟悉一下坎巴尔山,我一次都没有上过山。”

秦时鸥没辙了,总不能真让媳妇去冒险吧?不说那满山野兽,在秦时鸥眼里,到了山里,那些男游客比野兽还可怕,最近他看了几部《东京很热》的女导游剧情片,人心很黑暗啊。

恰好,九月上旬最后一天,尼尔森推崇备至的好友哈德逊-伯德到小镇了。

伯德穿着一身迷彩军装,强壮的肌肉将外套撑得鼓鼓的,脚上是靴字,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见到秦时鸥直接一个军礼高声吼道:“sir,哈德逊-伯德前来报道!”

秦时鸥被唬的一愣一愣,也回了个军礼,道:“那个,伯德、呃,伯德教官?”

“sir,我是来给您做飞机驾驶员的,叫我伯德或者大鸟就行,sir!”

“你先把军礼给我撤了,再这样我得叫你大爷了。”

“yes,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