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11 一个惊喜2/10

311.一个惊喜(2/10)

只见在杂乱的礁石缝隙之间,卡着一堆大扇贝和螃蟹之类,礁石散乱无章,好像一片迷宫,这些扇贝和螃蟹生活在其间,跑也跑不了,只能在里面生存。

这样,这片礁石就有点像是黑霸王的养殖场了,扇贝和螃蟹自然是它养殖的储备粮。

大白鲨食性很杂,从大鱼小鱼到头足类再到贝类生物,都可以作为它们的食物。因为它们拥有锋利而坚硬密集的牙齿,故而可以咬碎扇贝螃蟹等壳类生物为食。

秦时鸥对这些扇贝螃蟹没兴趣,吸引他的是一个十多厘米的大贝壳。

这个贝壳极为美丽,略呈卵圆形,背部中央高起,两侧坚厚而低平,造型流畅。最令人动心的是它那通体深红的色泽,水流涌动,这团红色恍恍惚惚闪耀起来,方法是一团火焰一般。

此时,这块贝壳栖身于一块灰白色礁石上,这样颜色对比之间,就显得那深红的火焰色彩更加鲜艳夺目。

看到这大贝壳之后,秦时鸥就心里一喜,他一眼看出,这东西就是在贝类收藏界声名鼎沸的黄金宝螺!

宝螺在贝类中另有称呼,名为‘宝贝’,由此可知它的珍贵。

其实,大多数宝螺并不值钱,它们在全世界热带、亚热带和暖温带…………,⊥.≡.n↓et海区广分布种类,尤其在印度一太平洋暖水区域和大西洋暖流水域,很容易就能捞到。

黄金宝螺是其中的异种,之所以有这么个绰号倒不是说它和黄金一样珍贵,而是在黄金这种硬通货没有流通之前。一些古代明就是用这种宝螺做货币的。

现在黄金宝螺的作用就在于观赏性,秦时鸥算是见多识广的海洋人。他的渔场还养着一只大龙宫翁戎螺呢。但见到黄金宝螺之后,还是感觉目眩神迷。这东西太美了,外壳太光滑、太漂亮了。

游到礁石旁边看了看,秦时鸥慢慢有些失望了,这黄金宝螺已经死了,只剩下螺壳。

这样它的价值就降低不少,正常这么大、这么漂亮的一只活黄金宝螺,虽然没法和龙宫翁戎螺那种国宝级存在媲美,可卖个十来万加元不成问题。

死了也没关系,可以拿回去送给薇妮。这东西做礼物送给姑娘,比送什么金首饰银首饰可要酷多了。

到了这里,秦时鸥也有些累了,准备返回渔场休息。

结果,黑霸王看到他对这螺壳感兴趣,忽然就冲了过来,一脑袋顶在旁边礁石上,将那块碎裂的礁石给撞翻了。

秦时鸥吓了一跳,这家伙发疯了?或者这小东西是它的禁脔不想让自己动?

顶开礁石。黑霸王用梭形嘴巴在底下沙子里一扫,十几个造型相同的小号黄金宝螺露了出来。

这些小宝螺还是活的,有几只本来还伸出齿舌在觅食,藏身的礁石被顶开。吓得它们赶紧收敛身体缩回螺壳里。

秦时鸥这下乐了,这里还藏着这么多小崽子?正好,带回去养起来。这东西养在鱼缸里可是很美观的。

搜集出这些小宝螺,秦时鸥将周围的礁石都撞开了。看看还没有漏网之鱼。

黄金宝螺常在潮间带低潮线附近岩礁质的海底栖息,潮水退后。就喜欢隐藏在礁石块的下面、珊瑚礁的空隙间和洞穴内,所以要搜索它们的踪影,必须得破开礁石。

这些小宝螺体只有三四公分,比那个螺壳要小得多,想来应该是母宝螺在这里下崽之后死掉了,留下那么个螺壳在礁石上。

找了一个大扇贝吃掉里面的肉,秦时鸥控制宝螺崽子慢慢钻进扇贝里,加上那个大贝壳,合起来含在噬人鲨嘴里,带着黑霸王乘破浪向渔场一路狂飙。

黑霸王跟着沾了光,秦时鸥给它输入了好些海神意识,帮助它恢复身上伤口,这样它速度和爆发力也能跟得上噬人鲨了。

给噬人鲨下了返回渔场的指令之后,秦时鸥就收回海神意识开始睡觉。

第二天早起锻炼,秦时鸥带着薇妮故意在海滩上跑步,一道海浪涌来又退去,金黄的阳光洒在黄金宝螺壳上,反射出一道绚丽耀眼的光线。

“那是什么?”薇妮注意到就跑了过去,捡起黄金宝螺之后,她满脸惊喜,好像小女孩一样又跳又叫,“快快,小秦,快来看,是幸福宝螺!”

对秦时鸥来说,黄金宝螺就是能卖钱的东西,而在薇妮眼里,它就转移到了另一个身份,幸福宝螺。

幸福宝螺是黄金宝螺的一个昵称,源于印度莫卧儿王朝时期。当时的帝国皇帝沙贾汗在集市上偶遇一位卖糖果的美貌姑娘姬蔓芭奴,当时他身上正好有一颗黄金宝螺,就送给了糖果姑娘,并告诉她会让她一生幸福。

于是,黄金宝螺后来就有了这个昵称,在印度这种宝螺也是贵族青年求爱的礼物之一。

有关沙贾汗和姬蔓芭奴之间的爱情故事,最著名的一个就是泰姬陵,姬蔓皇妃死后,沙贾汗国王痛不欲生,为她设计了这座举世闻名的陵墓。

某种意义上,也是因为泰姬陵爱情神话的渲染,才有了幸福宝螺这种传闻,秦时鸥敢打赌,这玩意儿绝对是后来某个把妹高手杜撰的传闻。

但薇妮不在意,捡起宝螺贝壳之后她开心不已,更开心的是,秦时鸥帮她扫开沙子,又找到了两只小宝螺,而且还是活的。

昨晚上秦时鸥一共找到了二十四个活的小宝螺,有二十二个送去了珊瑚礁海域,另外两个就送到了海边,留着给薇妮做礼物。

秦时鸥回别墅找了一个以前遗留下来的大鱼缸,清洗干净之后在里面放了一些礁石和嫩海藻,薇妮将螺壳和小宝螺放了进去进行养殖。

有了早上发现的宝螺,薇妮一天都沉浸在喜悦当中,带游客们旅游的时候更是笑逐颜开,将一帮大老爷们迷得神魂颠倒。

秦时鸥这边就比较烦恼了,晚上回来薇妮看他闷闷不乐就问怎么了,秦时鸥叹了口气道:“十八号不是要去参加聚会吗,到时候会有一个拍卖晚宴,我不知道我该拿什么去拍。”

他身上值钱的东西其实很多,不过几乎都是活的,肯定上不了晚宴的拍卖会。

现在秦时鸥有些后悔,早知道应该在发现鹰洋金币的时候带几枚回来的,要是有鹰洋金币现在也不会这么为难。

薇妮眨眨大眼睛,她想了想说道:“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我们有很棒的东西可以参加拍卖会啊。”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