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29 最远距离求个

329.最远距离(求个推荐票)

兄弟姐妹们的支持太给力了,弹壳感激不尽!那个,今天还是更13000字,只为感谢那些疯狂支持弹壳的兄弟姐妹。总而言之,弹壳会竭尽全力的码字、去构思情节,必须要对得起每一位兄弟姐妹。另外,那个大家有空余推荐票的不妨投一下,那东西每天都有,不投就作废了。

渔夫公寓落成之后,沙克和海怪也搬了过来,秦时鸥知道两人这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可他们和尼尔森、伯德不一样,他们有家室妻儿,业余生活应该是陪伴家人,而不是负责自己安全问题。

秦时鸥找到两人谈了一下,尼尔森也说道:“你们放心好了,咱们这里有人有枪有猎犬,有车也有直升机,不会再出类似的事情。”

沙克摇头,道:“这是我们和家人协商的结果,每周的二四六我留渔场,海怪是一三五,其他时间我们回家就可以,反正隔着也近,就是晚上在这边睡觉而已。”

秦时鸥感动不已,加拿大人和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他们更注重的是家庭、工作分清楚,下了班就是自己生活了,工作的事情再紧急他们也可以不去做。

也就是说,留在渔场陪伴秦时鸥,是沙克、海怪等员工给他这个老板发的福利。

●,..渔场面积陡增,增加的不光是资源,还有危机,秦时鸥本来打算到了明年开渔之后再扩增人手,现在看来就有必要了。

此外在几个重要地方,秦时鸥还雇人安装了摄像头监视器。一连安装了两百个。

这些摄像头全天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进行不间断的扫描,将观察到的信息传递到由两台电脑组成的专用处理器里。电脑软件自带分析,察觉到异常变动之后会进行蜂鸣告警。

萨格罗知道秦时鸥的遭遇之后。第二天他就返回来,将一个精致的金属镶边皮箱递给他,说道:“这是我收藏多年的珍品,现在送给你了,以后跟我去转换一下枪证就行了。”

秦时鸥打开,一套迷彩绿涂装的枪械出现在箱子里,他看了看伯德,后者说道:“awp,.308口径警用版狙击步枪。英国国际精密仪器公司的骄子,加拿大2002年引入……”

“拜托,伙计,我是让你帮我组装,不是让你帮我介绍!”秦时鸥无奈的摊开手说道。

尼尔森笑了起来,他跃跃欲试道:“我来。”

说着,他上去之后三两下就将枪管和枪身、枪托都组装了起来,最后拿在手里抚摸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抱住这把崭新的大杀器。推动了几下枪机没问题,这才交给秦时鸥。

尼尔森在加拿大紧急应急特种部队服役的时候就是做狙击手,awp作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赫赫有名的步兵杀手,自然都训练使用过。

秦时鸥拿到枪之后。尼尔森上去告诉他怎么拉开扳机怎么更快换弹怎么瞄准,秦时鸥哼了一声道:“这些还用你教我吗?这把枪我已经用了十几年了,熟悉无比!”

“不可能吧。你以前能接触到awp?”尼尔森傻眼问道。

秦时鸥理所当然的说道:“初中就接触到了,打cs的时候我最喜欢买它使用了。”

尼尔森:“……”

萨格罗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说这把枪是他当年通过在英国国际精密仪器公司上班的好友搞到的原厂原装货,对于老手来说。六百米范围内绝对指哪打哪,以后要是还有人敢来入侵渔场,就用这枪教训他。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这种枪要是真拿出来伤了人,秦时鸥就等着上法庭打官司吧。

awp一直没有实现民用版的流通,最亲民的可能也只是让粉丝们能在枪店一睹真容,这枪只出了军用和警用两个版本,威力太大、射程太远,对人的威胁性太可怕。

萨格罗这份见面礼可不轻,这枪在加拿大市场没有流通,在美国即使有,价格也得一万美金往上。

由此可知,玩收藏的都是土豪,不管他们收藏的是汽车飞机还是枪支邮票。

得到这把awp,秦时鸥就像刚刚得到玩具的小孩子,抱着研究了一会之后,跑到沙滩上对着海洋漫无边际的来了一梭子子弹。

反正这几天没事干,趁着薇妮休假一天,秦时鸥索性带上伯德和尼尔森从渔场上山逛一圈,当做散散心也好。

法裔雇佣兵绑架一案在告别岛造成的影响慢慢被抚平,这种事毕竟距离普通人生活太远。

对于秦时鸥来说,这件事影响却很深刻,他通过亲身经历之后终于明白,原来自己已经距离普通老百姓很远很远了,要想继续像以前那样做个吃饱喝足就睡觉的平头老百姓,已经只是奢望。

背着枪拿着弓,秦时鸥肩膀上架着小布什,头顶上飞着尼米兹,身后跟着虎子、豹子、熊大和大白,连松鼠小明这次也跟来了,在枫树上蹦蹦跳跳,很是欢欣。

菠萝和熊大还在闹别扭,它看到熊大跟着秦时鸥,自己要么跑到前面要么拖在队伍最后,总之双方不对眼。

坎巴尔山现在进入了一年当中最雄奇壮美的时节,漫山遍野都是金黄色的树叶,阳光照射,恍如金山。

“我觉得再过一个月,等红枫的叶子彻底变成红色之后,那才叫一个瑰丽!想想吧,整座山都好像燃烧了起来,多么壮观的场景。”尼尔森一边走一边说道。

伯德到来之后,尼尔森总算找到了基友,以前他显得有些冷漠,服从性很强,人情味不够。伯德一来,他立马变成了叽叽喳喳的那一个。不断展现高冷的换成了伯德。

顺着山上小路走了一段,秦时鸥看到有一片浆果林。就停下脚步做休息。

这片浆果林大多是蓝莓、黑莓、红莓、野葡萄、野山梨、野苹果之类的水果,除了虎子和豹子。其他的几个小家伙都喜欢。

熊大坐在林子下,大白擅长爬树,快速攀爬上去用爪子拨拉,熟透了的果子好像下雨一样噼里啪啦的落下来,这样它伸着爪子去捡就可以了。

菠萝走到林子另一边,探头几下想要咬果子吃,结果它太矮,小短腿努力翘了翘也够不着。

熊大注意到,吃果子的时候嘴巴‘吧唧’的格外有力。薇妮过去捏了捏它的胖腮,嗔道:“不许吧唧嘴,像我这样,默默地咀嚼。”

熊大翻着眼皮看了看薇妮,从地上捡起一串野葡萄爬到秦时鸥身边递给他,薇妮拍了它屁股一巴掌,笑骂道:“你个小白眼狼,平时都是妈妈喂你吃东西,现在有了好吃的为什么不先给妈妈?”

秦时鸥乐得呵呵笑。野果子没农药,他伸手擦了擦就塞进嘴里,‘吧唧吧唧’的咀嚼着吃了起来。

熊大看看秦时鸥,回到浆果林下。张嘴含住一圈黑莓,继续‘吧唧吧唧’的吃。

薇妮看着秦时鸥,秦时鸥看着熊大。张嘴吐出葡萄籽,骂道:“熊大你个坑爹货!”

“都是你教的好孩子啊。”薇妮恨恨的拧了拧秦时鸥的耳朵。

那边菠萝垂涎的看着头顶挂的金黄色野梨。小短腿抖了抖,‘嗖’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张嘴咬住那梨子给拽下,嘴巴也使劲‘吧唧’,斜着眼看向熊大。

还能这样啊,熊大顿时傻眼了。不服输之下,它晃着肥屁股站起来,仰头看向头顶的果子,前爪使劲伸了伸,结果爪子抬起来之后,还没有展开的脖子高……

凌空拍了两把,熊大除了拍到两把空气,再没有别的收获。

薇妮看到这一幕就笑了起来,掏出手机一边拍照一边调侃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飞鸟与鱼的距离,而是果子都贴着头皮,熊大举起爪子却无论如何也隔着段间隙。”

秦时鸥听了这话就开始笑,尼尔森和伯德听不懂汉语,所以不明白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一脸莫名其妙。

熊大这边脸上则全是怒意了,它使劲伸爪子也够不着,就学着菠萝也跳了一下。

跳起来的熊大,脚掌距离地面,大概能有两公分……

带上得意不已的菠萝和忿忿不平的熊大,秦时鸥一行人有说有笑继续上路。

秋天的坎巴尔山有另一种风采,山高不见人,唯有风声响。

感受着潇潇的秋风吹过皮肤,秦时鸥心里有一种怆然的沧桑感,这是和春天的万物复苏、夏天的百花齐放完全不同的体验。

中午时分,一行人找了个隔着小溪比较近的背风山坡处准备吃饭。

人一坐下,菠萝立马就撒蹄子没影了,虎子和豹子发现了一只花尾锦鸡的踪影,就一前一后追了上去。这样一眨眼,就剩下熊大坐在旁边,腆着肥脸一幅蠢萌蠢萌的样子。

“你是丛林之王啊,你是科迪亚克棕熊呀,快,去树林里给我弄个野猪回来。”秦时鸥蹲在熊大面前教训它说道。

熊大眨眨小眼睛,一把将圆咕噜的脑袋塞进秦时鸥的胸膛里,磨蹭着开始卖萌。

后面没多久,虎子和豹子就跑了回来,嘴里叼着那只倒霉的锦鸡,而菠萝一直不见踪影。

薇妮有些担心,问道:“菠萝第一次上山,不会出事吧?”

秦时鸥也担心,但不能说出来吓唬薇妮,就装作胸有成竹的说道:“怎么会,那小子最机灵,如果有危险……嘿,你瞧,它不是跑回来了吗?”

一阵嘈杂蹄子叩击地面声音响起,秦时鸥扭头一看正是菠萝,顿时一脸欣喜。

等菠萝窜出林子露出全貌,秦时鸥感觉不对劲了。只见此时,菠萝那一身神骏的金毛上染了一溜溜的血迹,颈部和肋下都有伤口,而它的鹿角上血迹更多,好像刚刚和谁大战过一样。

很快,答案揭示了出来,又有一群驼鹿跟着从树林里跑了出来,看那样子杀气腾腾、气势汹汹,带头的一个身上也有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