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31 丢了猞猁的脸感谢各位

331.丢了猞猁的脸(感谢各位)

傍晚,伯德带着虎子豹子去打猎,两个小家伙终于摆脱桎梏,以为自己成了猛虎,在半山腰上纵横捭阖、嚣张无比。

它们先追上了一只雪靴兔,后来又碰上了一堆呆头呆脑的野火鸡,终于得以大展身手。

秦时鸥带着薇妮沿着小河往上游走,时不时有归林倦鸟啼鸣着从头顶飞过,山上氛围静谧。

在一处河滩上,两只一米来长的小羊在低头饮水。这两只小羊四肢短小,颌下有与山羊相似的长须,浑身披着一层茂密的白色长毛,看上去肥肥胖胖,但身手灵活,喝完水之后就蹦蹦跳跳离开了。

等这两只白色小羊离开,薇妮才慨叹道:“告别镇的人真的很善良,这里的山上竟然还存有雪羊,真了不起。”

雪羊是北美地区一种独有的野兽,主要生存区域在落基山脉,外表像山羊,但关于其具体种属归属权,自始至终没有给出具体答案。

后来从落基山,北美土著将之引到了美国的蒙大拿州和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逐渐扩散开来。

虽然生存地的范围扩大了,可是这个种类的野兽数量却在不断减少,原因就在于它的肉质十分完美,被人类所垂涎。

雪羊的肉质之所以如此完美,主要和它们的运动有关,它们善于在悬崖峭壁间攀爬、跳跃,只要有可踏之处,不论如何陡峭的悬崖都可以轻易地上下,这样自然而然就凝练出了格外劲道的肌肉。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雪羊因为滥捕几乎灭绝,当时在美国总统尼克松的主持下。美国和加拿大联合发起了一项拯救雪羊的活动,这才让雪羊没有步入雪狼的后尘遭遇种族灭绝。

一直到现在,雪羊依然是北美地区禁止交易和狩猎的受保护物种,洛矶山甚至有一个名为山羊国际秩序的私人组织,筹集资金专门研究和管理雪羊。

但是有利润就有邪恶。偷猎活动屡禁不止,这种情形下,告别镇的镇民没有来山上猎杀雪羊售卖,其自制力确实可以被称之为了不起。

秦时鸥是第一次看到雪羊,不如纪录片中那么美丽,它们的皮毛有些发黄。这也是难免的,它们又不会打香皂洗澡,皮毛沾染灰尘树汁之类自然会变得灰黄起来。

不过,在这种静谧的时候,看到这些原始物种。确实会让人感觉身心愉悦。

秦时鸥打开大功率对讲机,调到伯德频道,说道:“周围可能有雪羊,看好虎子和豹子,不要让它们去伤害那些傻乎乎的家伙。”

“收到,它们很乖。”伯德回复道。

坐在河边,薇妮脱了靴子和袜子露出晶莹如玉的小脚探在水里,刚伸进去就赶紧缩腿。嘻嘻笑道:“水很凉。”

秦时鸥也要脱鞋试试,薇妮制止他道:“你算了,我们待会还要用河里的水烧饭吃呢。咱们现在是上游。”

听了这话秦时鸥目瞪口呆,道:“既然你知道我们要用这河里的水烧饭吃,那你干嘛还洗脚?”

薇妮歪头道:“你会恶心吗?”

秦时鸥摇摇头,薇妮就点头道:“很好,你不会恶心,他们不会知道。那不就得了?”

“哦,你可真霸道。以前我追求你的时候怎么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现在你后悔了吗?”

“有点啊,能退货吗?我觉得我被伤害了。”

“不。迟了,你都用过货了还想退货?”

“那我给卖家差评。”

“但愿我那暴脾气的卖家不会打死你。”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欣赏周围风景,除了小河涓涓流水就是两人说话的声音,这才真有了一种‘空山不见人、但闻鸟语响’的氛围。

太阳快要下山了,两人回到营地,这时候尼尔森已经搭好了两个帐篷,两个宽敞的军用帐篷,而不是游客租赁的那种小坟包。

伯德在河边处理猎到的野物,野火鸡成了主餐,这些火鸡个头都很大,体长都有接近一米,拔光毛也是庞然大物。

虎子和豹子越来越大,狩猎本领越来越高超,它们这次不光猎到了野火鸡,还包抄了人家老窝搞到了七枚巨大的野鸡蛋。

秦时鸥打算将鸡蛋炒了吃,伯德对着火光看了看,说道:“现在吃了有点可惜,这是受精卵,回去条件合适,可以孵化成小火鸡。”

一听这话,薇妮顿时高兴起来,拉着秦时鸥的手说道:“养着吧、养着吧,别吃了。”

如果伯德不说‘受精卵’这个词,秦时鸥还想吃鸡蛋,他这么一说,直接没了胃口。有时候他也无奈,英语这词汇含义太直接,毛鸡蛋就是毛鸡蛋,说什么受精卵啊。

秦时鸥倒胃口,挥手道:“好,那就拿回去养着,让那些小母鸡去孵化它们好了。”

薇妮喜滋滋的接过几个鸡蛋,她也对着火光看,看到一层层血色蛛网状的胚胎组织后就乐了起来,非要拉着秦时鸥一起看,可把秦时鸥恶心坏了。

无奈,秦时鸥只好串起火鸡开烤。野生火鸡油脂少,因为它们活动多,所以烧烤的时候必须得不断抹油,否则味道还不如家养火鸡。

烤着火鸡,秦时鸥忽然问了起来:“你们看,这坎巴尔山上的野物很多,野火鸡就不少,为什么到了感恩节的时候,镇上的人还要去超市买火鸡?自己上山猎不就得了。”

尼尔森听了他的问题笑了起来,但没有说话,秦时鸥又问了一遍,薇妮说道:“尼尔森不想回答你这个低级的问题,我反问你一句话,百姓何不食肉糜,这个典故你听说过吗?”

这个典故秦时鸥当然知道,是说晋惠帝执政时期。有一年发生饥荒,百姓没有粮食吃活活饿死。消息被迅速报到了皇宫中,晋惠帝听完了大臣的奏报后,大为不解问道:“百姓肚子饿没米饭吃,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何不食肉糜)?”

秦时鸥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其实他没有从这个典故找到答案,后面偷偷去问伯德,伯德解释道:“山上确实有野火鸡,可是我们也是找了一下午才找到几只。镇上的人如果想吃火鸡,那去超市花十块钱买半只就可以,一下午如果工作。都可以换五只火鸡了。”

秦时鸥尴尬,还真是‘百姓何不食肉糜’,他这边闲的蛋疼,镇上普通人家难道也是每天闲的无聊然后上山打猎?

这也是纽芬兰地区野外动物众多的原因之一,除了休闲之外。一般人不会去无故射杀这些野兽。至于吃,那想吃去买超市买肉就行,何必冒着感染寄生虫和莫名病毒的危险去费劲打猎?

之前沿着河沿走,秦时鸥找到了一些野菜,都是诸如蕨菜、山芹、野芥蓝菜、野生菜、野韭菜之类的常见野菜。

秋天到了,这些野菜开始打籽枯萎,所以没有春夏时期那么鲜嫩可口,但烧一锅汤来喝。味道也不错。

烧烤有香肠、火鸡、野兔、野鸭和几只不知名野鸟,高压锅里炖着鲜美的锦鸡野菜汤,加上从家里带来的炒饭、汉堡、意大利干面。一顿晚餐吃的四人加蠢萌货们也是开心无比。

吃到最后,熊大忽然看向侧面树林里,接着虎子和豹子也顾不得吃东西爬了起来。

秦时鸥知道这是有野兽靠近了,就抓着身边的滑轮弓扭头看去,结果看了好一会也没看到有什么野兽出现,就对虎子点点头。

虎子机灵的往前小跑了几步。冲着一棵松树的树冠部分吼叫了两声。

秦时鸥仔细打量,这才勉强看到那树冠上趴着个野兽。外表像是大猫,身上有隐约的金钱花纹。眼睛眯着所以看不到绿光,不用再看下去他也知道,这是一只猞猁。

猞猁在加拿大高山针叶林地带是比较常见的物种,生性谨慎,比较胆小,它们不信任人类,因为它们曾经是人类的滥杀对象之一,罪魁祸首是它们靓丽的皮毛。

确定出现的是猞猁,四个人就继续吃饭聊天,猞猁对人没有威胁,还没有发现猞猁伤人的事情,尤其是现在他们还不去招惹猞猁。

一开始秦时鸥以为猞猁是被烤肉香味引来的,烤火鸡吃不掉,他就摘了一块肥肉扔在树下。结果那猞猁看都不看,依然安静的待在树上,好像一只优雅的大猫。

后面松鼠小明吃饱饭跑出去,优雅的大猫一下子从树冠上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小明。

秦时鸥这下明白了,敢情这家伙是被松鼠引来的,松鼠是猞猁的食物之一,不过它们主要靠野兔为生,松鼠只是副食。

小明是出了名的傻大胆,当初虎子豹子还小一些,它就敢去欺负俩家伙,要知道即使那时候的虎子豹子还小,也不会比这只猞猁小多少,生长空间在那里摆着呢。

无视猞猁垂涎欲滴的目光,小明拖着大尾巴就一溜儿烟跑到了树下。

这只猞猁顿时幸福了,不顾秦时鸥等人的威胁,它利索的跳下树扑向小明,然后一扑一个空。小明好像成了闪电貂,进退之间速度飞快、上树下蹿无所不能,猞猁追了好几次,竟然追不上小明。

这个发现让这只猞猁前所未有的丧气了,它后来懒得再去追,到了树下叼起秦时鸥一开始扔的鸡块,爬上树上吃掉了。

秦时鸥一干人在篝火旁看的目瞪口呆,是该说小明牛逼呢,还是这只猞猁太窝囊?

最后当猞猁没骨气的去吃之前看都不看的鸡块时候,秦时鸥等人就有了结论:真丢猞猁的脸,这家伙好窝囊!

不去关注猞猁,也不用担心小明,四人围在篝火旁晒着月光,薇妮提议道:“要不这样,我们轮流唱歌吧?”

&&&&大家轮流给月票好不好?哈哈,开个玩笑,很感谢各位兄弟姐妹,咱们竟然冲到了都市分类月票前三,真的很了不起,弹壳拜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