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55 确定身份5/5弹壳去蓄力了

355.确定身份(5/5,弹壳去蓄力了)

弹壳去蓄力了,凌晨先两更,然后明天一共有十更,希望小伙伴们高考之后玩的开心一些!弹壳陪你们也疯一天&&&&

薇妮说道:“看你修建面积了,反正机场就是用加元堆砌起来的,一平方的面积上500加元,你要修建多大的面积?”

“这么贵?”秦时鸥问道。

如果起飞客机,机场面积起码10英亩,也就是4万平米左右。主要是得修建的跑道比较长,没有跑道那起飞什么?直升机?算了,直升机在草坪上就能起飞。

4万平米的面积,一平米500加元,这就是两千万了。

薇妮趴在**扳着白玉般的手指开始算:“你以为机场就是用水泥铺平就行了?那可不是这样,你需要瞭望塔、无线电工作室、卫星信号接收中心一系列配套建筑。”

美腿空姐这么趴在**,欺负的背臀曲线动人无比,仿佛是一道波浪,秦时鸥拍了拍,波浪就开始涌动。

“讨厌。”薇妮推了秦时鸥一把嗔道,“你别使坏,好好说话。”

秦时鸥翻身上马,嘻嘻笑道:“先好好玩,再好好说。”

一夜,秦时鸥和薇妮也没有讨论出怎么修建机场,不过他决定肯定要修一个机场。

首先,他的空中拖拉机现在一直停在圣约翰斯机场,每次动用很不方便,需要先驾驶直升机去机场再飞回来,浪费的油钱就不少。其次,他缺少停车场。如果有了机场,汽车可以直接停在那里。

最重要的是。他的银行卡里有一亿加元的流动资金,不久之前Q2季度缴税单让他心里都滴血。必须得花钱,狠狠的花钱,要不然都让加拿大吸血鬼财务部要走了。

第二天起床,秦时鸥就打电话给了韦尔,问他的建筑团能不能建机场。

这可是大活,比建设码头还要肥,韦尔当机立断答应下来:“这你放心,秦,我们建筑团有足够的实力承接你的工程。因为我们有合作伙伴,修建私人机场绝对没问题。”

上午十点钟,小布莱克四世就赶了过来,这次他出动了直升机,一架贝尔505。

贝尔505可不是ac310这样的小家伙,它虽然也是单发直升机,可拥有五个座,用的是x涡轴发动机,安全。快速,舒适。

天蓝色的直升机呼啸着飞来然后停在了渔场的草坪上,秦父秦母都出来看,秦时鸥将自己的飞机都送去机场了。省的父母担心他乱花钱。

看父母感兴趣,秦时鸥就让他们上去乘坐一下。

秦父急忙摆手,道:“连什么波音大飞机我和你妈都坐过了。这小飞机有什么意思。”

小辉则红了眼,叫道:“姥爷。我想坐直升机,直升机很厉害。老师说它能停在空中不动弹。”

小布莱克跳下来,除了他之外还有三个人,一个是奥尔巴赫的老朋友沙舍夫斯基,也就是利氏拍卖行安大略地区艺术总监。老爹看到他之后多看了两眼,拉着秦时鸥小声道:“这位先生长得真像列宁同志。”

秦时鸥偷笑,确实,第一次看到沙舍夫斯基的时候他也有这样的感觉,老爹感觉更明显,因为以前家里墙上贴有列宁画像,老爹可是看了几十年。

另外两个和沙舍夫斯基一起来的人年龄差不多,五十来岁的样子,小布莱克随后介绍说两人都是油画研究专家。

秦时鸥和三个人握手,然后找小布莱克说了孩子的愿望。

小布莱克怎么会拒绝这样的事?他挥手笑道:“那就上飞机吧,凯伦的驾驶技术很好,让你的家人去试试吧。”

相比比利,小布莱克可就圆滑多了,他从秦时鸥的QQ空间中知道父母来了,于是这次过来带了礼物。

给秦父和秦母的是一套顶级营养品,给秦姐的是一套LV化妆品,给姐夫带来的则是一款手表,欧米茄星座系列的镶钻刻度机械表。

姐夫识货,打开包装一看是欧米茄星座的名字赶忙拒绝,小布莱克笑道:“看来我的礼物不合您的心意。”

“不是,太贵了。”姐夫苦笑道。

秦父悄悄问多少钱,姐夫也悄悄说十四五万,秦父咧咧嘴不说话了。即使这次来到加拿大他眼界宽广很多,可一块十几万的手表还是超出他的承受力。

秦时鸥让姐夫收下,解释道:“这表在加拿大没那么贵,换算下来也就是六万块人民币。”

收下礼物,送父母上了直升机,秦时鸥则带着小布莱克和三个专家进了地下室,研究梵高画作进行鉴别。

名字叫麦吉拉的中年人是多伦多大学美术学院的油画教授,看到《蒙马儒的日落》之后眼睛一亮,高兴道:“上帝保佑,又有梵高的新作要添加到他的作品中去了,这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另一名专家是加拿大艺术中心的专家,名叫亚历克斯,说道:“更特殊的是,这幅画有特殊意义,这是梵高作品中的过渡性画作,而且,许多人认为这幅大油画正是处在这位艺术家创作巅峰,可惜一直无缘见到。”

简单的聊了聊,专家们换了鞋套和手套进入充氩仓开始带着眼镜、拿上放大镜,另外还有一大堆电脑扫描仪之类的器械开始研究。

一边研究他们一边讨论,将结果告诉秦时鸥和小布莱克一行人。

沙舍夫斯基观看之后先说道:“从风格上和技术上来说,这幅画与梵高自1888年夏天以来的画作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在卧室》、《自画像》等,那些画的笔锋上都有这幅画的影子。”

亚历克斯略微不满的说道:“是,确实有相似之处,这幅画用的是相同的变色手法,看,在这些树干位置,明亮的黄色突然会转向泥泞的棕色。不知道梵高为什么有这个爱好,他不知道这会降低了画作的观赏感吗?”

“但这不妨碍让它成为世界名画。”沙舍夫斯基笑道。

小布莱克对秦时鸥和比利进行艺术科普:“这幅画是刚从海里发现的对吗?那就有意思了,这幅画可能会推翻艺术界对梵高画作的一个认识,梵高的变色手法很诡异,很多地方颜色会突然变深。一些艺术家认为这是由于阳光穿透铬黄颜料所引起的化学反应,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讨论鉴定了五六个小时,期间除了喝了点牛奶,三个专家一直在工作。

最后沙舍夫斯基对秦时鸥点头,道:“可以确定这是真作,秦先生,你拥有今年秋天最好的一幅画。”

亚历克斯也说道:“绝对是真作,从这幅画里我们明显可以看到梵高在作画中挣扎,这更增加了这幅画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