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57 渔场入侵2/10求个票票

357.渔场入侵(2/10,求个票票)

祝贺高三的小盆友们熬过了人生第一道门槛,苦尽甘来,你们要享受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弹壳今天小爆十更,算是送上一份小小贺礼,另外老规矩,如果有盟主出现那就加五更,木有就今天十更。&&&&

和父母一起住的生活,总是格外的舒服。

每天早上起床,母亲已经在准备早饭,喝着小米粥、白米粥,吃着母亲腌渍的小咸菜,再来一个馒头,一个上午不带饿的。

中午和晚上,有时候是老爸炒家乡菜,有时候一起吃个海鲜烧烤,天气好晚上还能在别墅前点个篝火聊聊天,天气不好那就在客厅里一起看电视。

秦时鸥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完美。

姐姐和姐夫闲着没事就去镇上逛游,镇上的人都知道了这是秦时鸥的亲人,每次去镇上回来都能带点小礼物,有时候是几块刚出炉的披萨,有时候是一包花种,有时候则是一个小木雕。

小辉和四个哥哥姐姐也玩开了,甚至还跟着跑去上过一堂课,不过听不懂老师说什么,他后来就不愿意去了。

但是小家伙对格兰特小学的上课方式很满意,回来之后就找老姐和姐夫说:“还是在这里上学好玩,上课还可以吃东西,还可以聊天,老师一点不凶,还跟我学汉语呢。”

老姐逗他:“那你留在这里好不好?”

小辉睁大眼睛问道:“那你们呢?你们也留在这里吗?”

老姐说道:“当然不是,我们要回家。”

小辉顿时沮丧:“那我也回家,我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哦,还有姥姥姥爷。”

家里没什么事。秦时鸥本来想让父母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住个一个月两个月的。结果才住了两个多周,秦父和秦母就决定要回去了。

秦时鸥还想留他们,秦父坚决不留下:“小鸥,爸妈留在这里一点意思都不没有,天天待在屋子里看电视,我可是憋坏了。要留让你妈留,我得回去。”

秦母更不乐意,说道:“我留下干嘛?地里的白菜苗得收拾了,还有小辉的饺子也不能老是让人家给养着。咱们还是走吧。”

秦时鸥留也留不住,姐姐一家更不能留,小辉请假半个月,必须得回去上学了。

秦时鸥赶紧想办法,说道:“爸,你们再住几天呗,这还有好些地方没带你们去过呢,上山打猎怎么样?明天咱们拿上猎枪去山上玩。”

秦母撇撇嘴,道:“快拉倒吧。你爸一辈子没碰过枪,你让他碰这个我第一个不允许。”

秦父也没什么兴趣,摇头道:“年轻那会村里让我干民兵我都没乐意,玩枪有个啥劲?上山打猎还得翻山越野。那太累了,有那力气我回家犁地。”

这样说来说去,秦时鸥没辙了。他看向薇妮,薇妮报以苦笑:“阿姨和叔叔铁了心要离开。你能怎么办?”

好说歹说,父母又留下两日。秦时鸥赶紧带他们去圣约翰斯购物,连续逛了几个大超市,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

18号,秦时鸥开车送父母去了圣约翰斯机场,加航空客联盟vip会员卡开路,专门有空乘负责运送行李,他们直接进了vip候机室。一些准备回国的游客看了纷纷侧目,以为这是哪里来的土豪一家子。

从圣约翰斯飞到多伦多,剩下的就是飞回北京了。

分别最是忧愁,秦时鸥和父母拥抱在一起,最后空姐来通知上飞机的时候,秦母眼睛一下子红了,一个劲的叮嘱:“天冷了,早上出去锻炼多穿几件衣服呀,小薇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你少做甜点,做了她就得迁就你。还有啊,别让那小熊吃熟肉,吃多了它再吃生肉拉肚子……”

秦时鸥使劲点头,抱着老妈只会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你放心’。

准备登机的时候,秦父犹豫着回过头,嗫嚅道:“小鸥,过年早点回家,家里给你和小薇收拾好房子了。”

薇妮握着秦父的手微笑道:“我们会提前回去的,叔叔,你和阿姨放心好啦。”

秦父拍拍薇妮的手,又说道:“小薇,我不放心小鸥,你看好他,可别干啥犯法的事呀。”

秦时鸥:“……”

庞大的空客a380呼啸着腾空,秦时鸥站在机场外看着天空,呆呆的看着飞机消失在空中,心里空荡荡,很不好受。

薇妮上来挽住他的手臂,微笑道:“好啦,叔叔阿姨走了,别看了,再过一两个月咱们不就可以回家过年了吗?”

秦时鸥叹了口气,道:“真受不了分别时候的氛围,薇妮,你别离开我好不好?以后我要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你和我说,不要离开我好吗?”

薇妮柔情似水的微笑着,她伸手勾住秦时鸥的脖子,双眸仿佛闪耀着水光,低声道:“我怎么会离开你呢?我赖上你这个大土豪啦,你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你要是让我生气了,我就让虎子和豹子咬你!”

听着薇妮的情话,秦时鸥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抱住薇妮忘情的激吻,双臂使劲抱合,仿佛要将薇妮揉进自己身体一样。

回到渔场,连着两三天秦时鸥没什么精神,白天就带着虎子豹子在渔场边溜达溜达,晚上则跟着黑霸王在海底逛游,漫无目的,也没有什么收获。

下旬的时候,他照例带着虎子豹子一帮小家伙在码头上玩,沙克和海怪开着船靠了过来,上岸后两人抬上一个箱子准备倒掉。

秦时鸥过去一看,里面都是死鱼,有的鱼几乎就剩下半截身子,另外半截就剩下骨头了。

“怎么回事?”

沙克道:“是海狼干的好事。”

“海狼?”秦时鸥问道。

“大西洋八目鳗和盲鳗,因为生性残忍,喜欢将通过鱼鳃钻到鱼肚子里吃掉内脏甚至全身,所以它们得到了海狼的绰号。”海怪解释道。

秦时鸥问道:“这些鱼都是被海狼干掉的?”

沙克点头,道: “是的。月初开始,我和海怪去驾船巡逻,就看到有死鱼,但当时没有多想。可是从三天前,死鱼数量多了起来,就聚集在一个区域,我和沙克将这些死鱼尸体捞上来,在里面就发现了海狼。”

海怪叹了口气,道:“我们看你不开心,就不想打扰你,打算自己解决它们。可是这些海狼耐药性很强,我们也用鱼钓过,钓上来的太少,它们好像很狡猾。”

“那海狼呢?”秦时鸥翻了翻这些鱼,里面没有盲鳗和八目鳗的身影。

盲鳗味道鲜美,八目鳗同样是一种美食,欧洲的上流社会从中世纪开始就视其为珍馐。甚至,英格兰国王亨利一世因为贪吃八目鳗,还因此而死。

此外直到今天,在南欧的一些国家如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八目鳗仍然是一道昂贵的名菜。

在这些国家,由于过度捕捞,盲鳗和八目鳗数量一直在减少,已经供不应求,和鹅颈藤壶一样,只有在一些高档餐厅才能吃到。

可是在北美,这些海狼可是当之无愧的‘害’鱼,是渔场主的大敌。

沙克耸耸肩,无奈道:“不管盲鳗还是八目鳗,都太精明了,在浮到水面的死鱼里可找不到它们,所以咱们吃不到。”

作为秦时鸥收下头号大将,沙克对boss的吃货程度一清二楚。

秦时鸥立马查资料去看了看,成年海狼类鳗鱼形态如小蛇,它们或者如八目鳗般眼睛不发达或者如盲鳗直接是眼睛退化,别看视力不行,可这种鱼危害不小。

八目鳗擅长用吸盘状的口吸附在其它鱼体上,用吸盘内口两侧的角质齿和舌上的角质齿锉破鱼体,吸食其血和肉,有时被吸食之鱼最后只剩下一副骨架。

盲鳗就更狠了,它们的成体营寄生生活,是脊椎动物中唯一的体内寄生动物。

小盲鳗常由鱼的鳃部钻入鱼体内,吸食血肉及内脏,最后鱼被吃成只剩下骨架和空的皮囊,是渔业上的一大害。

沙克去联系购买tem药剂,这是一种研究出来专门对付鳗鱼幼鱼的药剂,可以引起幼鱼的大量死亡,秦时鸥赶紧制止,他不能用tem,因为他的渔场里还有鳗鲡和北美鳗这些珍稀鱼类生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