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64 保时捷9/10

364.保时捷(9/10)

双方握手,费尔南德斯再次做了个自我介绍,这辆车子以后就由他负责了。如果车子出了什么问题,或者秦时鸥还想和保时捷公司进行合作,直接找他就行。

做完介绍,费尔南德斯就将秦时鸥带到了车子旁边。

“按照您的意愿,本车采用了蓝色喷漆,7挡双离合,混合动力系统,发动机的最大输出功率是608马力。另外有两台电动机分别驱动后桥和前桥,可以让总动力达到887马力,布0-100kmh加速时间为2.3秒……”

秦时鸥听着费尔南德斯的讲解,迅速了解了这款车子。

纯正的保时捷918是黑色的车身设计辅以白色的线条,表示向前辈917致敬,比如小布莱克的那款车就是这样的色彩搭配,但秦时鸥不喜欢黑白相间的色泽,那会让他想起斑马,他要了海蓝色。

就将车漆由黑白配改成海蓝色,秦时鸥就额外花了两万八千加元,玩这种超级跑车可是特别烧钱。

工人们对车子的发动机、变速器、轮胎气压乃至于气囊挨个进行检查,确保车子任何细节都没问题。

最后,一切检查完毕,费尔南德斯问秦时鸥道:“先生,您不想上去品尝一下驾驭这头野兽的味道吗?”

秦时鸥接过遥控板,道:“将车开出去,我要试一试。”

车子被专门的赛车司机开出机场,它一出现在公共视野就赚得了大量眼球,机场外的人纷纷举起手机拍摄这款车子的照片。保时捷918,这在圣约翰斯这样的小城可不常见。

秦时鸥在机场高速公路的路口上了车。加拿大的公路宽阔又平整,虽然有限速。但没有限速摄像头,所以即使在这种路上开出超速度,只要不出事也没人管。

发动车子,踩油门换档位,保时捷918仿佛一头苏醒的野兽,猛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咆哮声。

接着,两股浓重气流从车尾后的排气筒喷出,一股强大的推背力作用在秦时鸥的身上,车子直接飞驰了出去!

秦时鸥不是职业赛手。所以做不到百公里提速只用2.3秒这样的变态成绩。

如果用这样的速度来起步,一般人的颈椎和腰椎受不了,加速度太大太可怕。秦时鸥无所谓,他的身体被海神能量改造的健壮无比,推背力虽然强大,但对他影响不大。

这车子就是泡妞利器,外形炫酷、速如闪电,如果带着小骚妞开车狂飙,估计只要几次加速小妞就得哭着喊着要献身。

可秦时鸥现在不想泡妞了。有了薇妮他已经很满足,所以他不知道这车有什么用:开起来不如总统一号舒服,真有什么急事也指望不上它,这车子再快有飞机快?

开着车在高速路上跑了几十公里。秦时鸥过了过瘾就掉头开了回来,没什么问题,秦时鸥在费尔南德斯的签收单上写下自己大名。

费尔南德斯提醒道:“您的签名最好炫酷一些。因为我们要将您的签名放到官方网站和保时捷荣誉墙上的。”

秦时鸥一听还要这样,直接去机场超市买了一支小毛笔。很装逼的来了一个龙飞凤舞。

什么,看不懂?哦。那正常,这可是草书,你们这些外国鬼子能看懂就神了。什么?不够炫酷,没关系,老子还会狂书!

车子刚到手,也不能直接封存,秦时鸥打算在圣约翰斯转两圈。

不是他装逼,而是时间马上进入十二月份,北极寒流南下,纽芬兰马上要被冰雪所覆盖,那时候这车子可一点用都没有了,这样的话,秦时鸥不能花一百五十万加元买个摆设?

恰好最近两天薇妮一直带领游客在圣约翰斯购物,秦时鸥就过去接她。

告别岛的旅游之所以这么火爆,有一个好处是导游不会强迫你购物,完全遵从你的意愿,如果你买什么东西不满意,告别镇还会帮你去与销售商进行商谈,尽量帮游客挽回损失。

保时捷918‘轰轰轰’的开到旅游团所在商场门口,秦时鸥下车,立马有姑娘开始对他抛媚眼。

甚至比较开放点的姑娘,直接过来要联系方式,秦时鸥只能装逼:“抱歉,美女,我只是这车子的司机,所以如果你以为我是富豪,那就要失望了。”

火辣的姑娘们不在乎,还是问他要电话,表示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在一起喝两杯谈谈心之类,至于喝完酒谈完心干什么,那就随意了。

这些姑娘可不好糊弄,这款保时捷是新车,连牌照都没上,谁会将这样的车子交给一个司机?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嗨,姑娘们,你们对我的司机有什么兴趣吗?”

女孩们一扭头,立马老老实实让到一边,薇妮的艳光四射和气质高雅,足够让她们黯然失色。

天气冷了下来,薇妮不再是夏季ol办公装打扮,她今天穿了一款黑色大摆毛呢大衣,衣服样式简约、廓形修长、线条干脆利索,配上一双高跟靴,看上去不光美丽,更有一种气场,女王的气场。

秦时鸥车里恰好有一对号称‘眼镜界教皇’的斯塔克墨镜,这是保时捷公司赠送的,是一款情侣眼镜,这样不管是男士还是女士开车,都有墨镜可以带。

摘下墨镜给薇妮戴上,这下子女王的气场就更足了,其他女孩耸耸肩,很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

“送你的礼物。”秦时鸥抱住薇妮来了个湿吻,来到加拿大久了他也习惯了这种亲热方式,守着多少人都没关系,我秀我的恩爱,就是这么任性。

薇妮摘下眼镜问道:“是这个还是那个?”她指了指车子。

“两个都是。”秦时鸥笑道。

薇妮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吻,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道:“不错,小司机,有前途,回家本老板重重有赏。”

“赏给我什么?”秦时鸥暧昧的笑道。

薇妮戴上眼镜,神秘的笑道:“你一定猜不到今天我在这里买了什么制服。”

这么一句话,秦时鸥这边就开始兽血沸腾了。

薇妮没有和秦时鸥在一起太久,游客三三两两的出来了,她就去接游客。

秦时鸥开着跑车一路跟随,反正没事干,就当是磨合车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