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66 海鸟的礼物10/10

366.海鸟的礼物(10/10)

“卫星电脑能数的清,我去问过了,这一次飞来的鸟群大概有220万只,是近些年少有的超大规模短尾鹱群,你每天可以坐捞22万元。”哈姆雷一幅你小子好幸运的表情。

秦时鸥一听还真挺开心的,加拿大政府不错啊,对渔场主保护很到位。按照沙克的估算,这些鸟会留下一周,那就是一百五十万元左右的收入,比养鱼可划算多了。

不过,政府不是直接将钱打到卡上,而是给他一张等值购物券,让他去海水产公司购买鱼饲料、鱼药或者鱼苗、虾苗、蟹苗等等。

总之,加拿大政府为了保护渔场、发展渔业也是蛮拼的。

短尾鹱胖胖小小的,看上去貌不惊人,实际上它们是全球性旅鸟,每年都要跨越整个地球飞两圈。

每年在5月初开始,它们会成小群逐渐向北太平洋游荡,从赤道往北经过日本、小笠原群岛、加利福尼亚到达加拿大东海岸,然后一直飞到北极地区。

所以,秦时鸥之前没有看到它们的身影,因为上半年时候的转移,它们是不经过大西洋的。

到了下半年,也就是十♀↘一月份,它们会从阿拉斯加先往东飞到纽芬兰,然后沿着大西洋西海岸,一路飞翔到达夏威夷群岛,在那里度过严寒的冬季。

短尾鹱群对渔场主来说是个帮助,可以向政府要到赔偿,但它们对渔场的伤害是的的确确的,所以后面沙克就来问。要不要想办法提前赶走这些海鸟。

秦时鸥摇头拒绝了,迁徙是海鸟的本性。在告别岛还没有建立渔场之前,这些海鸟就从这里走了。做人不能那么霸道。事实上他们占领的是这些海鸟的生存空间,它们在这里采食休息是天经地义的。

听了他的话,薇妮抱着他甜甜的笑,至于笑什么秦时鸥也不知道。

不光是没有驱赶短尾鹱,秦时鸥还没有去刻意捕捉它们。

短尾鹱是一种肉质很好的禽类,但因为它们栖息环境要么极南要么极北,所以平时不好捕捉。只有当它们迁徙经过一个地方的时候,那里的人才能一饱口福。

得知短尾鹱群到达告别岛,圣约翰斯很多人带着捕鸟网兴致勃勃的跑来。鸟群太密集,一网下去就能捕捉到十几甚至几十只,这可是真正的‘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

秦时鸥很讨厌这种猎杀野生动物的行径,他联合哈姆雷发布了一个声明:私人渔场,谢绝进入。

这样,圣约翰斯的人要想猎杀短尾鹱,那就只能去公共渔场。

可是小镇的公共渔场聚集了很多游客,中国人的摄像机在那里啪啪啪的拍着呢,如果他们猎杀短尾鹱。那就丢人丢出国了。

不得不说,加拿大人的素质还是不错的,一行人带着捕鸟网来溜达了一圈,最后带着几只鸟就灰溜溜的走了。

在渔场停留了六七天。在11月底的一个凌晨,短尾鹱群再次踏上了远征之路。

秦时鸥成为见证者,他站在码头上。无数海鸟仿佛突然之间得到了指令,展开翅膀从海面奋力飞起。组成一团几乎看不到边际的阴云向着南方飞去……

虎子和豹子有些惆怅的待在沙滩上,这几天它们和短尾鹱们玩的很开心。或者,它们玩短尾鹱玩的很开心,这些鸟儿飞走了,那日子又要枯燥无味了。

看着短尾鹱群的身影慢慢远去,秦时鸥震撼的心情久久没有平息,他精心拍下一张照片传到了空间里,配上了一个名字:生命之伟大。

海鸟群消失于海平面,秦时鸥慢悠悠的走下了码头,走到沙滩上之后打眼一看,我靠,好多白色的东西,这是什么?鸟屎吗?

仔细观看,秦时鸥一下子乐了,这都是鸟蛋!好多鸟蛋啊!

是的,广袤的沙滩上,散乱的堆积着很多灰白色的鸟蛋,秦时鸥只找了他身边一百多个平米的沙滩,就发现了十二枚鸟蛋,如果将整个沙滩翻遍,那得多少啊?

等鸟群离开,沙克海怪等人带着箱子到了沙滩上,一行人排布成线,开始寻找鸟蛋。

秦时鸥跑过去问道:“这就是你们说的海鸟的礼物吗?哈哈,好多鸟蛋,真不错。”

沙克笑道:“这只是一小份礼物,boss,还有更重要的礼物在后面。”

“别吊boss的胃口了,告诉他实话吧。”海怪说道。

沙克点点头,说道:“是渔场医生,短尾鹱的排泄物吸引来了渔场医生,彼得松岩虾、猬虾、口虾蛄等虾类已经来到咱们的渔场了。”

听沙克介绍,秦时鸥才知道,短尾鹱喜欢以虾类为食,可是众所周知,虾类是海洋底栖类生物,也就是说它们是生活在海底的。

这样,短尾鹱很难捕捉这些食物,长久的进化让它们的排泄物中含有一种矿物质磷。这些矿物质磷是彼得松岩虾、猬虾、口虾蛄等虾类生长的必须物质,它们会循着赶来觅食。

每一个短尾鹱群停下休息的地方,都会慢慢吸引来大量的彼得松岩虾、猬虾、口虾蛄等虾类,这是它们给渔场的一个赔偿。

秦时鸥本想控制海神意识去海里看看,但沙克等人都在捡鸟卵,他也参与了进去。

短尾鹱的繁殖期在9月末至翌年5月初,在这个时间段,它们都会产卵,这七天时间,二百多万只短尾鹱在渔场的沙滩里至少产下了几万枚鸟卵。

鸟卵聚集在几个比较集中的地方,这和短尾鹱的繁殖习性相关,它们喜欢营巢于海岸或海岛上地洞中,常成大群在一起营巢繁殖,因此巢相当密集,平均每平方米就有一个巢。

这些鸟巢都是简易型的,母鸟用爪子刨开一个沙窝坐在里面就会产卵,如果是九月份在北极地区的栖息地,短尾鹱会花一个月的时间来挖洞,然后产卵。

除了留下这么多鸟卵,短尾鹱这些不合格的父亲母亲还留下了很多跟不上种群的老鸟和小鸟。

对于大自然来说,这是正常的,鸟群们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淘汰不合格者,以促进种群的进化。

早上的时候,所有鸟群都离开了,但傍晚开始,陆陆续续很多小鸟和老鸟飞了回来。

看着这些鸟,薇妮有些心疼的说道:“它们都会死的,只要寒流到来,它们会被冻死。即使能扛住寒流,冬季的海面没有食物可以供应它们,这样它们也会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