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68 寒流来了

368.寒流来了

渔场来了清洁虾,秦时鸥心里很高兴,这说明渔场的生态系统在变得越来越完善。

现在要做的是留下这些清洁虾,而要留下清洁虾,就要保住小短尾鹱的生命。

天亮之后,短尾鹱们就成群飞到海面上寻找食物。

秦时鸥用海神意识控制北极虾飘到水面让它们捕食,小短尾鹱的捕食能力太差,要是光靠它们自己,估计几天就饿死了。

渔场北极虾无数,这些虾的繁殖能力惊人,成长速度又快,春末的时候养殖,现在就已经开始扩展种群了,过一段时间秦时鸥打算捕捞北极虾开始出售。

可能是海神能量的改进,渔场的北极虾成长速度远比野生的同类更快。

除了控制北极虾来饲养短尾鹱,秦时鸥还逐步接近它们,将小短尾鹱喂个半饱,然后他就开船进入短尾鹱群中。

自然,小短尾鹱会惊恐的飞开,但秦时鸥和沙克等人随后从渔船上撒下北极虾和小鲱鱼、小鲭鱼等等,小短尾鹱很天真,对人类还没有什么戒心,又会飞回来捕食。

几次喂食之后,小短尾鹱们不再害怕秦时鸥的渔船,反而看到渔船出现,它们会开心的围上来,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获得小短尾鹱信任之后,秦时鸥就将它们的夜晚栖息地有目的的引进渔场东南端的小树林里。

这片树林里有大量枫树、松树、云杉、紫荆、金叶水杉、红叶李、红枫、金叶国槐、紫叶红栌、蓝冰柏等树木,很多树种抗寒性很强,即使是冬季也能保持绿叶繁茂状态。可以遮风避雪。

另外,秦时鸥还从老家菜园找到了灵感。

在老家即使到了冬天菜园也要种菜。为了避免寒冷北风将菜苗冻坏,每年秋末。菜农们会在菜田的北方位置挖一道沟壕,然后把玉米杆捆在一起,笔直的栽种到沟壕里遮挡北风。

秦时鸥用的方法类似,他是雇人将小树林北方用遮风网挡住,在小树林里放入大量干茅草。

这样到了晚上,小短尾鹱可以钻到茅草堆中避寒取暖,只要今年告别岛别碰到那种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的寒冬,那小短尾鹱们活到明年开春无压力。

精心做了这些准备,秦时鸥觉得差不多了。他也只能做这些,如果小短尾鹱依然扛不住寒流,他就没招了。

寒流比预期中来的要快,十二月初的晚上,突然之间风云变幻,懒洋洋的海风一下子变成了呼啸的寒风。

秦时鸥半夜冻醒了,薇妮钻在他怀里八爪鱼一样抱住他,看来也是冷的很。

打开空调调整温度,秦时鸥拉开窗子想看看外面的情况。结果窗户一拉开,一股冰冷的寒风迎面而来,吹的他**老鸟都哆嗦了。

“日,这么冷。”秦时鸥嘟囔一声。

**的薇妮迷迷糊糊的伸手摸了摸。找不到秦时鸥,就闭着眼睛含含糊糊的叫道:“亲爱的,你人呢?”

秦时鸥跳上床吻了她一口。解释道:“我去关上了所有窗户,接着睡亲爱的。没事。”

他最担心的就是小短尾鹱们,不知道在树林的茅草堆中。小短尾鹱们安危如何。

第二天清晨起床,空气变得格外清新,但也格外的寒冷,别墅外面的草地挂了一层白霜,跟下了小雪一样。

熊大的厚皮毛这时候起了作用,它打着哈欠在草丛上滚来滚去,估计觉得这种凉爽爽的感觉很不错。

虎子和豹子有点扛不住了,早上不再像以前那样在外面乱跑,而是钻到了屋里老老实实的取暖。

秦时鸥和薇妮跑向海滩,就在他们到达海滩的时候,一大群短尾鹱从远处树林里飞天而起,朝气十足!

“呼,不错。”秦时鸥对着薇妮松了口气。

薇妮也兴奋的抿着樱唇微笑,她使劲点点头,看向秦时鸥的眼睛亮晶晶的。

“今天空姐制服哟。”

“滚!”

寒流终于来了,山上的枫树开始掉树叶,灿烂如火的枫叶纷纷飘落,好像漫山遍野的飞起了火星,难怪有诗作说‘死如秋叶之静美’,确实有这样的感觉。

上午,秦时鸥和伯德开着直升飞机去渔场里转了一圈,一艘渔船进入了大秦渔场的范畴,直升飞机飞过去,不用无线电喊话,对付已经掉头离开。

“看来他们知道这是私人渔场,那干嘛还来我这里?”秦时鸥郁闷的说道。

有一就有二,不出意外,明年开始随着渔获产出,很多人会偷偷摸摸的来捕鱼。

回到渔场之后,韦尔带着一名中年人在等他,双方握手,韦尔介绍了一下,说这个中年人是一位工程师,曾经参与过渥太华国际机场的设计和建设。

秦时鸥说明了一下,他要建的是个私人机场,容纳两架固定翼飞机即可。

韦尔和那工程师商量了半小时,然后参照渔场的地图给出了一个建议。

私人机场建设在原来的鳕鱼家乡渔场位置最好,因为那个地方的地质最坚硬,靠近告别岛的陡壁地区,当初两家化工厂就是建设在那里。

另外,韦尔说将机场建设成t字形双跑道即可,这样t字形的头顶两端可以做机库和瞭望塔,延伸出来的下部做跑道。两边的空地也能利用起来,修剪成车库之类即可。

秦时鸥觉得这个主意是可行的,问韦尔什么时候可以动工。

韦尔精神抖擞,说道:“马上就可以动工,趁着冬天,伙计,因为这时候的冻土层是最坚硬的,可以省下不少的水泥。”

那工程师也点头道:“确实省料,不过相对来说,现在的人工费会贵一些。”

韦尔摇头道:“这个没问题,我和秦是老搭档,一样的人工费就行了。我的伙计们也愿意给秦干活,结算快,还给奖金,如果不是秦无意进入建筑行业,那我的那些老伙计早就都跑到他的麾下了。”

秦时鸥笑了起来,开了会玩笑,这件事就说定,奥尔巴赫和韦尔签了合同,秦时鸥让薇妮给珍妮佛打电话,给韦尔划过四百万加元的首批款,购买物料准备开工。

寒流来的很快,月初北极寒风才吹过来,没两天,一场小雪就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

秦时鸥坐在别墅门口和熊大依偎在一起,安静的看下雪的场景,别有一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