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80 好大的雪周末爆

380.好大的雪(周末爆更)

进入十二月,来自北极的寒冷气流迅速南下,秦时鸥从哈德逊湾回来没多久下了第一场大雪,雪花飘飘洒洒,一连飞舞了两天两夜!

秦时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大雪,小时候家乡也曾经下过这样连续两天的雪,但都是小雪花,只是连续不断而已。

告别岛的这场雪不是这样,这是正儿八经的大雪!

没有北风,就是雪花一个劲的往下飘,用戈登的话,好像是上帝一个月没洗头然后在挠头一样,头皮屑太多了!

只用了两个小时,整个告别岛都变成了白色,彻头彻尾的白,远处的山不是山,近处的地不是地,只有湛蓝的海洋一如既往,雪花飘落,直接吃掉。

现在的告别岛,夜里温度降到了零下十度,熊大那样的厚脸皮,跑出去一趟都冻得脸疼。

沉宝湖已经结冰很久了,冰层正在变得越来越厚,渔场则没事,一是海下面有一道暖流,二是浪潮翻滚,海水不会结冰。

外面下大雪,秦时鸥一行人就在屋里喝着热咖啡聊天打牌。

没事干秦时鸥教会了沙克等人打麻将,于是就热,闹了,吃完饭四个人就撑起桌子码长城,不亦乐乎。

大雪飘飞两天两夜,月中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秦时鸥这次体会到渔场面积太大的蛋疼之处,他得扫雪!

熊大好奇的看着厚厚的积雪,伸出大爪子去试了试,估计凉凉爽爽感觉不错。它回过头冲着秦时鸥嗷嗷的欢快叫了起来。

秦时鸥揉了揉它的圆脑袋,熊大跳起来扑在他身上将他摁倒在雪堆里。随后开始发疯,一个劲的在雪地里钻来钻去。

秦时鸥更蛋疼了。熊大这混蛋干嘛见了雪这么亢奋?

“你们说,熊大会不会冬眠?”秦时鸥期盼的问道。

薇妮看看熊大,摇摇头道:“别自欺欺人了,你看屋子里那么暖和,每天又是好吃好喝,熊大能冬眠就神了。”

“是啊,冬眠可就没好吃的了。”奥尔巴赫看着熊大慈祥的笑道。

秦时鸥叹了口气,好,反正我也认为这混蛋小子不会冬眠。

地面上的积雪很厚。得有小半米,人一脚下去就到了膝盖,虎子和豹子从别墅门口跳下去,直接就没影了……

之前告别岛也飘了几次雪花,但都很小,没想到这一次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场雪灾式暴雪,好在对告别岛没影响。

小明最近转移阵地也跑到了别墅里,它倒是挺有良心,还带上了它的小女朋友。那只半年多没见的北美红松。

秦时鸥以为小红被蛇啊猞猁啊老鹰啊吃掉了,原来没事,不知道前段时间跑哪里去,这会天气不好又跑回来了。

小黄鼠一家也搬窝了。它们还比较克制,没有进屋,只是在走廊里搭了个窝。薇妮给它们塞了一些海绵和小布什褪掉的羽毛,这样也是个暖和的小窝。

这会看到天气终于放晴。它们都跑了出来,小松鼠和小黄鼠都一样。一头扎进雪地里就直接没了踪影,等它们再冒出头来的时候就是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了。

秦时鸥带着众人扫雪,先得扫除一条路来。

第一次,秦时鸥觉得别墅距离码头好远啊,距离门口也好远,积雪太厚了,这么清扫过去,一个多小时才扫了百十米。

没耐心了,秦时鸥回去直接打电话给珍妮佛,让她帮忙订一台扫雪车。

珍妮佛推荐的是雪佛兰sn5扫雪车,用的是皮卡地盘,头部可以安装扫雪滚和犁铧除雪器,只要拆卸更换,便可以先除雪再扫雪。

另外,这款车的侧面还装有可张开的翼板,增大了除雪面。工作的时候,车子前端装有与线路中心线相垂直的转轮,通过车上的动力驱动转轮,轮上的叶片将积雪刮起抛出线路以外。

运通公司的服务真是周到,秦时鸥打电话之后两个多小时,就有一款车从圣约翰斯发送了过来,秦时鸥划款收车,开着车在渔场浪了起来。

熊大显然对厚厚的雪地情有独钟,它追着在雪下钻来钻去的松鼠和小黄鼠,窜来窜去那叫一个开心。

虎子、豹子和菠萝偶尔上来和它打闹一下,小家伙们在雪地里玩的不亦乐乎。

小布什也想参与一起玩,可它的羽毛不适合这样的场合,一跳入雪地里动都动不了。

熊大它们一脸嫌恶,都不带它玩,急的它嘎嘎直叫但没辙,最后只能怏怏不乐的回到别墅前的走廊下。

这样,看到秦时鸥开车将积雪都铲除了,熊大顿时不高兴了,它带着虎子豹子追在车后,秦时鸥怕伤到它们就停车,熊大抱着一个轮胎开始啃。

“好好好,不喜欢那爸爸先不铲雪了。”秦时鸥无奈的说道。

薇妮带走熊大,想让它们去其他地方玩,渔场大得很,积雪有的是。

但熊大它们不愿意,带走又跑回来。也是,别墅前面这些草坪才是它们的地盘,其他地方游玩没意思。

秦时鸥本来以为它们玩个一小时两小时就累了腻了,结果不是,玩累了跑到走廊休息一会,吃了饭一群小家伙继续在雪里扑棱。

这样秦时鸥就没辙了,让小家伙们继续扑棱下去,雪地就变成泥泞地了,他骂着薇妮哄着,最后动用雪莉和戈登他们带领,这才带去远离别墅的空地。

虎子、豹子和熊大它们只是习惯了别墅前的地方,其实只要有雪地,它们去哪里玩的都很开心,很快,一帮家伙又打闹了起来。

秦时鸥这边终于可以铲雪了,结果除雪车没开多远,远处忽然响起了熊大凄厉的惨叫声。

“这又怎么了?”秦时鸥赶紧从车上站起来问道。

别墅东方的位置,熊大带头在雪堆里狂奔,虎子、豹子和菠萝跟在后面,一个个惊慌失措。

积雪太厚了,熊大还好,棕熊因为四肢粗短有力,可以扛着积雪跑。但菠萝和虎子豹子都不擅长在雪堆里跑,一伸腿就陷进去了,所以跑的很慢,只能跟在熊大后面。

四个家伙连滚带爬,最后没办法了,菠萝甚至低下头用铲子一样的鹿角推着积雪拿自己当铲雪机用,只为清除路面逃跑。

阳光洒落,到处都是白雪,秦时鸥眼睛有些刺痛,看不清远处那是怎么了,只能干着急。

一直蹲在门口的小布什抻着脖子跟着看,嘴里嘎嘎的叫,一脸的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