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89 鹿肉火锅9/10

389鹿肉火锅9/10

鹿群不是那么好找的,车子围着小镇转悠了半圈,除了一开始遇到的那群驯鹿,再没有其他什么收获。

沙克追着马鹿的蹄印找了一会,也是屁没有找到,徒劳浪费好多汽油,中午只能怏怏返回小镇吃饭。

海怪给秦时鸥解释,道:“别灰心,boss,野鹿可是很狡猾的,前两天猎杀了一些,剩下的学精明了,它们白天藏进树林或者回到山上,晚上才会冒头出来。”

“靠,不是吧,它们还会打游击战?”秦时鸥郁闷了。

其他车子开回来,大多没有收获,休斯兄弟的车上猎到了一头马鹿,可看那个头秦时鸥都感到羞愧,这样的小家伙你们也有脸杀?

吃了喷香的披萨、喝了热乎乎的莴苣奶油汤,秦时鸥又振奋起了精神,下午再度出击,这次车子顺着路开的远了一些,遇到的鹿群也多了。

坎巴尔山上不知道有多少鹿,但这次下山的数量不少,三四百头的规模是有。

沙克先开车去了沉宝湖,有几头鹿在湖边饮水,看到这些鹿,皮卡车跟看到美女的流mang一样,飞快的冲了上去。

被盯上的鹿来不及逃跑了,一转身就吃了秦时鸥一枪,直接被打翻在地。

剩下的鹿吓尿了,夹着尾巴撒腿就跑,直接向着坎巴尔山逃去。

只要鹿群不进入镇子,那就一切好说,秦时鸥等人吓走鹿群后没有追着杀戮,而是换了方向。

一头灰黑色的大驼鹿慢慢的从树林里跑了出来。它的身影在洁白的雪地中显得格外清晰,尼尔森掉转枪口射击。

结果枪响之后。那驼鹿被撂倒在地又爬起来,仓皇的返回树林里。

沙克停车。一行人拿着枪进了树林。

逼急的兔子还咬人,更何况驼鹿?这头大驼鹿两米半多长,跟一个大怪物一样,等发现秦时鸥等人进入树林后,就鸣叫一声狂野的冲了上来。

驼鹿冲锋的时候,不能傻乎乎的在它前面硬碰硬,因为驼鹿凶猛、体重大,在正面即使可以枪毙它们,但在惯性控制下。身体往往还是能撞到人。

比如这一头公驼鹿,两米半长、两米多高,体重上千公斤,浑身肌肉累累、头上鹿角坚硬,这速度撞到人,即使不死也是重度残废。

秦时鸥倒霉,一抬头就发现这鹿是冲自己来的,赶紧扔掉枪转身往树上爬。

这不丢人,遇到野兽袭击做出躲避反应的时候。第一选择就是扔掉手里会阻拦人灵活性的东西,不管是枪还是刀。

驼鹿掀起一层碎雪和大量腐烂树叶树枝随后冲到,伯德反应迅速,右手快速往大腿外侧一摸。接着甩手将一把匕首射了出去。

“唰”,寒光闪烁,匕首直接没入了驼鹿的脖子。

这样它吃痛。冲击势头顿时慢了两分,伯德抓住机会单手持枪快速扣动扳机。雷明顿一声爆响,大量霰弹爆射出去。直接将驼鹿给击倒在地!

驼鹿‘轰隆’一声侧身倒退着摔倒在地,它昂头‘呦呦、呦呦’的叫了几声,气息逐渐变得微弱,四肢抽搐几下最终丧命。

尼尔森吹了个口哨,叫道:“大鸟,漂亮的击倒!”

秦时鸥这边有点灰头土脸,翻着白眼道:“狗屎,差点连我一起击倒!快,动手,抬到车上去!”

伊沃森上去抓起这驼鹿的大头,其他人分别抓着四肢,齐心协力才抬起这头大怪物。

秦时鸥捡起枪慢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一只花尾榛鸡傻头傻脑的窜出来,看到这么多人掉头逃跑。

看着这只肥肥的榛鸡,秦时鸥遗憾道:“可惜没带弓箭……”

话音落下,单手提着驼鹿前肢的伯德冷静回头,手臂一甩将军刀射了出去,精准的钉在那榛鸡拍打伸出的翅膀上,直接钉到了旁边树干上。

“我不会失误。”伯德酷酷的说了一声,自然是回应之前秦时鸥的质疑。

秦时鸥上去拧断唧唧叫的榛鸡,夸奖道:“干得漂亮,大鸟,你这才有点特种兵王的样子!”

尼尔森要哭死,他叫道:“boss,你要是把你的awp借给我,隔着一公里我都能干掉这只鸡!”

“然后我们吃鸡毛吗?”秦时鸥说完,沙克等人哄笑了起来。

狙击步枪杀伤力太大,射到人和鹿这样的大动物身上就是一个大窟窿,如果是这些一两公斤的榛鸡中弹,估计尸骨无存。

一天猎了两头鹿,下午又遇到了几波鹿群,天色渐晚,它们开始靠近镇子寻找食物。但是这些鹿都机灵的很,几乎一听到车的发动机声音就逃跑,雪地难走,皮卡车追不上。

其他人收获也不大,大家聚集在酒吧里,就开始抱怨鹿群多么难对付。

主要是难以寻找,鹿群是很擅长隐匿和逃跑的野兽,否则以它们的肥壮和怯懦,早就被其他野兽捕杀灭绝了。

秦时鸥最后发狠,道:“妈的,不行我动用直升机,我就不信它们还能躲过直升机上的雷达。”

一群人赶紧摇头,纽芬兰是禁止使用直升机猎杀野兽的,这是能轻易灭绝一个兽群的可怕杀器,在直升机的视野下,没有野兽能躲开。

在酒吧里喝了点威士忌暖和身体,秦时鸥等人这才回家准备晚餐。

后面四五天,他们一直在帮镇子驱赶鹿群,但收效甚微。鹿群正在变得越来越机灵,它们后来甚至只有到了午夜才会从树林和野外出现,白天躲藏的很好,让秦时鸥等人无可奈何。

12月31日下午,秦时鸥告诉一行人,今晚大会餐,吃鹿肉火锅迎接圣诞。

这些天来他们猎到了十来头鹿,伯德和尼尔森只要一猎到鹿就给它们放血了,所以即使冰冻过,肉质依然鲜美娇嫩。

薇妮下班回来从镇上顺便买了一些小牛排,秦时鸥说道:“今晚不用麻烦,吃鹿肉火锅。”

离开家里,薇妮又恢复了知性典雅的女神范,她抿嘴一笑,道:“你怎么知道其他人都吃得惯呢?我还是准备点煎小牛排吧,这只榛鸡处理一下交给我,给奥老爹和雪莉他们熬个汤。”

秦时鸥是爱极了她,上去送榛鸡顺便来了个热吻,熊大好奇的坐在旁边看,它以为两人在吃什么东西,那么陶醉,顿时就急眼了。

熊大爬起来,上去伸出大爪子晃悠秦时鸥,嘴里还哼唧哼唧的叫着,嘴角几乎有口水流淌,一下子将两人的恩爱氛围给毁了。

薇妮娇笑着跑开,留下秦时鸥面对熊大。

熊大期盼的看着秦时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乖巧的坐下,不知道跟谁学的,它还皱巴着鼻子努了努嘴,自然是要秦时鸥来亲它的意思。

秦时鸥哭笑不得,先抓起它的屁股来了两巴掌,喝道:“闭上嘴,滚!”

熊大为了吃是真能玩命,秦时鸥不给它亲亲,它就在地上撒泼打滚,嘴里还嗷呜嗷呜的叫着,大有一副你不给老子吃嘴巴老子就不起来的架势。

正在给驯鹿剥皮的沙克一行人看到了,他们不干活了,跑过来一个劲起哄:“boss,你刚才和薇妮在吃什么?快瞧瞧,熊大馋坏了。”

戈登也跟着上来凑热闹,嘴里叫着‘我也馋坏了’。用不着秦时鸥动手,雪莉上来扯住他的耳朵,冷笑道:“跟姐姐来说说,你馋什么了?”

“疼疼,放手啊,耳朵被你玩坏了!”戈登惨嚎。

熊大是人来疯,众人一起哄,它这边打滚的更带劲了,嘴里的叫声都变大很多。

“熊崽子,迟早被你气死!”秦时鸥没辙,他想走都走不了,熊大伸出爪子抱着他的腿,直接耍无赖。

没辙,秦时鸥拎起熊大让它坐好,上去在熊大肥脸上亲了一口。

熊大不满意,秦时鸥和薇妮经常亲它,它是想要找吃的,就抽着鼻子凑到秦时鸥的嘴巴上,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科罗拉多棕熊的舌头上有小倒刺,成年棕熊吃鱼,一舌头添上去就是一块鱼肉。

当然,和秦时鸥在一起,熊大都是把倒刺收起来,所以只是粗糙,不会有伤害性。

添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好吃的,熊大就准备爬起来走开。

秦时鸥刚松了口气,一只手忽然伸到他面前,在他嘴巴上抹了一把糖浆。

准备走的熊大小黑眼顿时黑的发亮,嗷呜一声扑上来伸出大舌头狂舔。

秦时鸥一边招架一边气急回头,看到薇妮甩着手上的糖浆在嘻嘻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