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00章 兼百万字感言

第400章 均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秦时鸥抱着薇妮坐在电脑前,小布什蹲在肩膀上,雪莉四个孩子趴在最前面,沙克一行人站在后面,一家人一个不少,都聚精会神的注视着电脑。gege如您已阅读到此章節,請移步到筆趣閣閱讀最新章節,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或者“”,敬請記住我們新的網址筆-趣-閣,,,,+◆頂+◆点+◆小+◆说,

虎子、豹子和熊大们似乎也知道有大事发生,它们焦灼的想挤进去看看,可是电脑前已经人满为患,它们挤不进去了。

菠萝不屑的瞥了三个家伙一眼,弱鸡,有什么好看的?晒太阳才是最重要的。

小明用更不屑的眼神看着三个家伙,怎么就挤不进去了?瞧我,一蹦一跳,ok,上电脑桌了。

绿油油的电脑屏幕上,夜色深重,养殖场里的鸡鸭猪都已经安静的睡着了。但突然之间,几乎所有的鸡鸭猪都**起来,它们慌乱的起身拥挤在一起,惊恐的看向养殖场的东北角位置。

过了一小会,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雪白的身影,这家伙身躯颀长、通体雪白、双耳威风的支棱着,四肢修长而有力,大尾巴笔直的耷拉在屁股上,怎么看怎么像是一条白毛大狗。

但这自然不是狗,野外出现这玩意儿,那就只有一个身份,狼!

看到这家伙身影的瞬间,沙克和海怪张大了嘴,奥尔巴赫也张大嘴了嘴,伯德和尼尔森一脸疑惑,秦时鸥则直接惊呼道:“卧槽,妈的是雪狼啊!”

中国人对雪狼不陌生,这种狼皮毛多为白色,目前处境濒临灭绝,大多数生活在中国的西北地区如青藏高原上,北半球其他国家少见。是中国的国家级保护动物,不允许狩猎。不允许贩卖。

然后,薇妮用迷茫的眼神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这头大家伙。呓语般说道:“不,不是雪狼,秦,这是梦幻之狼,纽芬兰白狼!”

纽芬兰白狼,又称北美白狼,因为其满身美丽的白毛和柔美的身段,被纽芬兰土著贝尔托克人称之为“梦幻之狼”。

这是一种体大、头长的狼种,纯种的梦幻之狼全身都是白色的。只有头和脚呈浅象牙色,能长到两米长、七十公斤重,是一种比北美灰狼更令人望而生畏的凶悍巨狼。

这种狼生活在人烟稀少的纽芬兰岛的荒山上,善于快速及长距离奔跑,喜欢群居,聪明而骁勇。但因为拥有灰狼的贪婪和凶狠,所以对人类而言它们不是朋友。

听到薇妮的称呼,奥尔巴赫坚定的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纽芬兰白狼已经灭绝一个世纪了!”

沙克和海怪也帮腔:“是的。boss,你看这家伙的样子,分明就是一头狼,可是它满身白毛。除了纽芬兰白狼还有什么是这样?可是不可能是纽芬兰白狼,因为它们已经灭绝了!一只都没有了!”

白狼的灭绝是北美历史上的一桩惨案,因为它们是伴随着一个人种一起灭绝的。

十五世纪初。英国人发现北美大陆,于是开始纷纷移民。英国的白人们在现在的纽芬兰地区落下脚跟之后。就开始抓捕当地土著贝奥图克人来当作自己的奴隶。

贝奥图克人只得逃离丰饶的渔场,躲进森林。以采集为生。宣布占领了纽芬兰的英国人并不肯放过他们,当地临时政府颁布法令:杀死一个贝奥图克人,就可以得到若干领土、牲畜和金钱。

1800年,贝奥图克人消失了。

接着,英国人又把目光投向了“贝奥图克狼”,即纽芬兰白狼,因为它们是贝奥图克人崇拜的图腾兽,所以会得到这个名号。

纽芬兰的英国人再次颁步法令:杀死一头白狼,奖赏5英镑。

可是纽芬兰白狼号称梦幻之狼,这可不是徒有虚名,它们聪明坚韧、昼伏夜出,一日可行200公里,极其擅长隐蔽行踪,甚至懂得用尾巴扫掉留在雪地里的脚印,故而猎杀起来很是困难。

聪明的英国人采取了一种极为简单的方法,他们在死鹿的身上注射了一种名为“马钱子碱”的可怕毒药,于是大狼、小狼,以及这条生物链上的其他动物,成批的死去。

1911年,纽芬兰白狼宣布灭绝,成为北美灰狼20个种中第一个灭绝的种类。此后一个世纪,再也没有人见过这种狼,于是加拿大政府便确定了这种狼的灭绝。

所以,如果现在他们又发现了纽芬兰白狼,那是多么的荒谬。

这样尼尔森就猜测道:“或许是基因变异的白化北美灰狼吧,比如菠萝,不过这头狼是变异成了白毛。”

秦时鸥觉得也有这个可能,但现实迅速摧毁了他们自欺欺人的幻想,后面镜头里又出现了一头体型稍小的野狼,毛发是一样的雪白色!

尼尔森干笑道:“两头白化变异的北美灰狼?”

“白化个蛋!这就是纽芬兰白狼!”秦时鸥激动的拍着桌子喊道。

奥尔巴赫等人也傻眼了,是的,初步来看,这两头狼确实是纽芬兰白狼。

但是一种灭绝的动物怎么会突然出现?看来,大自然的奥妙,远不是人类现在的科学所能琢磨清楚的。

时不时的,大自然就会展现出一些所谓的奇迹给人类看,告诉人类,他们还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人类或许不愿意相信这点,但这就是事实!

继续往后看,更让一干人震撼发指的事情发生了,难怪熊大和虎子它们怎么找都找不到这些偷鸡贼进入渔场的道路,秦时鸥等人也想不清楚这回事。

原来,这两头白狼根本不是从正面进攻的养殖场,而是顺着那条流经养殖场的小溪,顺着溪流的河底钻进的养殖场!

这样,白狼钻进养殖场后咬死鸡鸭顺着河底再钻出去,期间根本用不着破开栅栏或者铁丝网,河底通道就是它们自由进出的路。

“可是那头猪呢?它们不可能拖着一头活猪从河底钻出去吧?”沙克还是想不明白。

伯德叹了口气,道:“很简单,它们是在河流里咬死的那头猪,猪血都被河水冲走了,我们当然什么痕迹都找不到。”

偷走鸡鸭,两只白狼用粗大的尾巴扫干净积雪上的脚印,随后扬长而去,真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潇洒自如,让秦时鸥一行人竟然看的佩服不已。

终于破解了大肥猪和鸡鸭不翼而飞的谜案,一群人眨眨眼郁闷了。

“都说说,怎么办?”秦时鸥咳嗽一声打破了沉寂的氛围。___小/说/巴/士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