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14 执行家法求求

414.执行家法(求求求票!)

清晨,秦时鸥带着虎豹熊三小加菠萝一起送别薇妮。

小萝卜头自己一个阵营,先跑到总统一号旁边去卖萌,然后看薇妮要走,便嗷呜嗷呜的叫着,小爪子一个劲的拨拉她,一个劲的表忠心拍马屁,看的秦时鸥暗恨不已。

薇妮把不太情愿的小萝卜头送回去,然后和秦时鸥拥抱告别:“我先去上班啦,亲爱的,你要对孩子们好点哦。还有,记得早点去买皮卡,天呐,我真的难以忍受同事们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来玩票一样。”

秦时鸥笑的春风满面:“放心好了,薇妮,你去吧,家里交给我,美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小萝卜头可怜兮兮的抱着薇妮的脚腕,薇妮蹲下身亲了亲它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道:“在家要乖乖的明白吗?妈妈去工作了,回来给你带你喜欢的牛奶。”

总统一号缓缓发动着离开,薇妮拉下车窗最后挥挥手,踩下油门。

等到总统一号身影消失,秦时鸥脸上的和煦微笑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的冷笑。

小萝卜头这会还不知道等待它的命运,它看着妈妈身影离开,甩甩脑袋走进客厅坐到了沙发前。

惯例,小萝卜头回身看向秦时鸥发出一声不满的咆哮,似乎在埋怨他没有将自己及时抱到沙发上。

结果,它回身之后,看到的是狞笑的秦时鸥和杀气腾腾的三个大哥哥……

眨巴眨巴眼睛。小萝卜头似乎知道大事不妙,它好歹继承了白狼一族的敏锐第六感,瞥了秦时鸥一眼。脚底抹油就想往沙发底下溜。

秦时鸥打了个响指,虎豹熊三小呲牙咧嘴的从三面完成包夹,将小萝卜头一下子包围了起来。

小萝卜头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挤开熊大,后者当机立断给了它一巴掌:给老子老老实实站好!

提着小萝卜头的颈后皮,秦时鸥将它提到面前,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估计这形象不怎么好。

小萝卜头伸出嫩嫩的粉色舌头讨好的想要舔秦时鸥的脸,这时候才想起站队?晚了!

秦时鸥拉开它。咬牙切齿道:“小样,老子没把把你栽到花盆里,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植物人啊?嚣张,继续给老子嚣张啊。我看看你多牛逼!”

“嗷呜,嗷呜。”小萝卜头弱弱的哀嚎起来。

秦时鸥将早上从网上搜索下来的牧民杀狼录像点击开来,将小萝卜头放在屏幕前让它瞪大眼好好看。

看着那血淋淋的画面,小萝卜头四条小短腿吓得一个劲哆嗦,老是旗杆一样竖着的小尾巴也耷拉了下来,闭着眼往后爬。

秦时鸥发出邪恶的狞笑,他关闭视频,开出保时捷918带着小萝卜头去了镇上。小萝卜头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珠子乱转,看样子想跑。

车子加速开起来。秦时鸥一把抓过它打开窗子伸了出去,然后再提回来扔到副驾驶座上,小家伙彻底老实了。低眉顺目跟小媳妇一样。

开车到小休斯的杂货店门口,秦时鸥将小萝卜头带进去,让它看杂货店里的大小狼皮。

狼皮上总归带有狼的气味,小萝卜头在狼皮上之间哆哆嗦嗦几下,最后啊呜啊呜的小声叫了起来,小脸上再没有了傲娇表情。这次彻底被震慑坏了。

小休斯从里屋走出来,刚要打招呼。看到外面停的保时捷918顿时吼叫一声就冲了出去,冲到车头直接趴在上面,一脸迷醉表情。

这是秦时鸥第一次开保时捷上镇子,小休斯之前没见过这车。

“真是好车,上帝,这车子太棒了,比斯嘉丽-约翰逊还要性感!秦,这是你的车子?你什么时候有了一辆这样的好车?”很快小休斯又飞奔了回来,嘴里连珠箭一样往外狂喷。

小休斯的痴狂表情和怪叫声吓到了小萝卜头,小家伙今天被吓得不轻,这会终于崩溃了,夹着尾巴钻到秦时鸥两腿之间,脑袋一拱钻进了裤腿里。

这样子小休斯才发现了小家伙,他低头瞧了瞧,点头道:“不错的白色小狗,这是什么狗?”

他看不到小萝卜头的脑袋,即使看到了,他也不会想到,这竟然会是一头被认为灭绝的纽芬兰白狼!

秦时鸥不理睬小萝卜头,对小休斯说道:“朋友送给我的,这有什么好的?一辆跑车而已。”

“一辆跑车?!”小休斯夸张的叫道,“这是保时捷918!保时捷的最新限量版超跑!现在全球才多少辆?五十辆?六十辆?天啊,想不到有一天我能摸到这辆超跑,真是难以置信!”

嘟囔了一大通,最后小休斯遗憾的叹息:“我嫉妒死你了,秦,你这个幸运的混蛋,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土豪朋友?谁要是送我一辆保时捷,我愿意把我自己送给他做谢礼!”

嘴里这么说着,小休斯对秦时鸥一个劲抛媚眼,吓得后者一哆嗦,道:“滚吧,把你自己当谢礼?有你这么恶心人的吗?话说,你小子还欠我一个美女呢,记得吗?”

这是很久前的一个承诺了,小休斯当时和他打赌,要是化工厂搬迁就给他介绍一个超级美女认识。后来小休斯搞了杂货铺,生意忙的很,这个荒诞不经的赌注就被抛到了脑后。

小休斯耸耸肩,无奈的说道:“我真的认识这样的超级美女,但我怕介绍给你会被薇妮带枪毙掉,所以兄弟,不怪我,怪只能怪你这么早把自己埋进爱情坟墓中。”

开着玩笑,秦时鸥和小休斯撞了撞拳头就提起小萝卜头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小萝卜头彻彻底底变成了乖孩子,秦时鸥碰它就立马伸出舌头讨好的舔,秦时鸥叫它就立马抬起头讨好的吐舌头。

候紫轩来找他想去枪店转转,秦时鸥今天要驯小萝卜头所以没时间,就给了他awp让他自己玩,当然,没有子弹。

傍晚薇妮回来,看到秦时鸥趴在沙发上,小萝卜头则在后背上垫脚原地踏步。

“不许欺负爸爸!”薇妮上来抱起小萝卜头故作严肃的说道,其实语气只有宠溺,没有一点指责的意思。

秦时鸥趴在沙发上呵呵的笑,似乎一点不生气。确实,他生个屁的气,小萝卜头刚才是在给他踩背,而且已经踩了半个下午,快把小家伙累抽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