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23 暴风来了3/10

423.暴风来了(3/10)

水母漂浮在水面上的时候,看上去很像是一把撑开的雨伞,在它的边缘上生有很多触手和细柄。

这些触手和细柄上另长了无数小球,每个小球内有微小的听石。这些听石特别敏锐,可以及时察觉到暴风来临前的次声波。

它们将次声波的振动传递给水母耳壁内的神经感受器,这样水母就能察觉到远方的风暴声了,然后赶紧转移躲避寻找安全之地,避免风浪袭击。

这么多水母同时转移,那肯定是预测到了大风暴,因为前方出现几百万海龟的可能性微乎及微,只剩这么一个原因!

想清楚之后,秦时鸥直接一跃而起,他推醒伊沃森,吼道:“快,去将每个人叫起来!快快快,让他们都去驾驶室!”

说完之后,他率先跑下船直接冲到驾驶室,恰好里面值班的是沙克和质疑过他的公牛两人。

看到秦时鸥如此着急跑下来,沙克笑着问道:“boss,什么事这么着急?”

公牛晚饭时候被伊沃森打服了,就举起手中的咖啡杯示好道:“boss,要不要来一杯咖啡……”

什︽顶︽点︽小︽说,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喝咖啡?秦时鸥一把推开公牛,对沙克吼道:“船掉头!现在隔着哪个海港最近?!”

沙克不明白原因,但还是下意识的说道:“我们刚才经过了钱纳尔-巴斯克港,马上就快要进入劳伦斯湾了……”

“立马掉头!用最快速度进入巴斯克港!”秦时鸥打断沙克的话喝道。

沙克对秦时鸥是很信任的,立马点头道:“ok,boss。”

在伊沃森的带领下。其他人都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又满怀怨气的走进驾驶室。

看到这些人。秦时鸥立马说道:“快!都去固定船上的移动物品!马上就有暴风来了!”

有渔夫笑道:“那不可能,boss。你在开玩笑吗?”

“是啊,哈哈,咱们出海的时候看过天气预报,北大西洋未来一周没有暴风雪。”

“白天时候天气还很晴朗呢,boss,暴风不是这么容易出现的。”

烟枪也劝说道:“boss,你有点大惊小怪了,虽然天气不太好,可是这不代表会出现暴风。瞧。连海洋气象局都没有发布大风警报,我们的风暴预测仪也很安静。”

风暴预测仪顾名思义,就是一种专门用来进行大风预警的仪器,它安装在丰收号的前甲板上,接收喇叭按照顺时针旋转。一旦接收到海风摩擦海浪产生的次声波,就会停止转动,指向哪里,哪里就是暴风袭来的方向。

秦时鸥厉声道:“这些我不管!该死的,忘记船员手册了吗?!遵守我的命令!你们可以质疑。但必须执行!快!”

公牛倔强的问道:“那你总得告诉我们你判定暴风出现的原因?”

“是不是那什么家传的东方秘术?”有人低声笑道。

秦时鸥冷冷的说道:“不错,就是我通过五行寻龙诀判断出来的!现在海面气息混乱无比,代表海洋生命的气息都在慌乱转移,这绝对是要有大暴风出现!”

烟枪等人无奈耸肩。只好懒懒散散的去固定船上的移动物资。

沙克看向秦时鸥,脸上也有疑惑,秦时鸥面色沉重。道:“船速多少?”

“20节了。”沙克说道。

“最快呢?”

“能达到28节,但我不建议这样。对船有损伤……”

“立马给我提到28节!”秦时鸥语气斩钉截铁!

他相信水母不是无的放矢,因为转移的水母群太多了。并且他将海神意识全速前行,现在看到的前方海底越来越乱,已经不光是水母逃逸,很多鱼群也在从海湾向海峡转移。

秦时鸥知道,水母对暴风的感知能力比人类目前的仪器还要灵敏,生命就是这样的神奇,动物的本能是机器无论如何不能比拟的。

船头甲板上,几个水手正在固定捕虾笼,这是大工程,他们干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干完活,这样一边绑绳子一边对烟枪抱怨。

烟枪闷着头一个劲的抽烟,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这次出海会不会成为一个笑话。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人惊呼了一声,然后就停下了捆绑的动作。

烟枪生气的抬起头对那人吼道:“查尔默斯,你这狗niang养的……”

“看!”查尔默斯指着船头的风暴预测仪,脸色惨白。

刚才还在呼呼转动的风暴预测仪,不知什么时候静悄悄的停止了转动,喇叭方向指向西北方,那里现在是船尾的方向,之前是船头的方向。

“哦,上帝!”烟枪呻吟一声,他嘴巴吃惊的张开,嘴里叼着的烟斗‘咣当’一下子跌落在甲板上。

丰收号快速航行,在颠簸的海水中破风斩浪,如同一只怒兽,秦时鸥站在船头皱眉看向前方。

夜色黑暗无比,没有一丝星光洒下来,秦时鸥想看到前方的海港灯塔,可惜看不到,这说明他们距离海港还有很远距离。

“风暴还会有多远?”秦时鸥喃喃道。

他话音刚落,一行人吵吵闹闹的冲了过来,他以为这些家伙受不了来闹事,就率先发威,严厉的吼道:“谁他妈的……”

“boss,暴风预测仪停下了!”烟枪大声喊道。

这时候丰收号忽然也再度加快了速度,直接破开一道海浪来了个颠簸,让秦时鸥等人忍不住踉跄一步。

沙克从驾驶室里探出头,叫道:“海洋气象局刚刚通过卫星信号接收器发布大风预警!该死的北极寒流经过哈德逊湾的时候突然转道,方向是北大西洋!现在已经冲过了魁北克省!红色五级大风!”

所有人呆若木鸡,红色五级大风预警,放在陆地上这个没什么,如果在海洋上,那就代表九到十级风暴,海浪倒卷,轻易可以飞起六到八米!

对于这种二百吨级的小渔船,这种等级的风暴,只要一个大浪拍中,就是船翻人亡的惨剧!

看着一行人惊恐的样子,反而是秦时鸥最冷静,他挥手喝道:“愣着干jb啊?!快!去绑住所有移动物品!剩下的交给我,一定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