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41 圣劳伦斯湾之霸6/10

441.圣劳伦斯湾之霸(6/10)

渔夫们热热闹闹的吃完饭,带着惬意的心情去睡觉,秦时鸥这边等雪球和冰刀从渔场跑过来,现在刚刚绕过戴尔弯角。

两个小家伙现在都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以前顶多是去隔着海岸线五六十公里的深海去捕食,头次离开家上千公里,秦时鸥担心路上出什么事,就等它们。

烟枪临走之前给了他一个脸盆,里面装着一堆黏糊糊的东西,看上去很恶心,但这东西很值钱,就是著名的北极参。

海底不是简单的平原地形,海山、礁石随处可见,所以有时候拖网捕鱼的时候,渔网会拖到地上,这样就会将贴在海底的一些东西捕捞上来,比如海参。

但这种情况下不会捕捞上鲍鱼,鲍鱼和海参不一样,它们是紧贴在岩石上生存的,加拿大捕捞野生鲍鱼,需要人工下海用刀撬着采集。

可惜,加拿大不太出产鲍鱼,整个北大西洋的西海岸地区的鲍鱼产量寥寥无几,在国际海洋水产统计中,他们甚至不参与排名。

不过正应了那句老话,浓缩的都是精华,加拿大鲍鱼产量少,可是价值很大。

纽芬兰渔场里有少量的卑诗花斑鲍,这种鲍鱼是全世界质量最好的,没有之一,因为它们只能在又冷又干净的水域生长,对生存环境要求最高。

秦时鸥之前养殖北极参的时候也打算一起养这种鲍鱼来着,可是买不到鲍鱼苗。因为这东西没有人工养殖成功的先例,故而渔场主们对鲍鱼苗没有需求。没有需求自然也就没了销售。

此外,即使能养殖。秦时鸥也不好卖,加拿大法律有严格规定。卑诗花斑鲍鱼是海洋保护类水产,不允许商业出售,谁卖抓谁。

还是那句话,有需求就有销售,秦时鸥如果真能养殖的了这种鲍鱼,那联系一下巴特勒,有的是办法卖出去。

政府禁止出售?那送点钱不就得了?打点一下媒体不就行了?什么?你认为这是贿赂是违法的?

不,不,对加拿大和美国来说。政治上没什么受贿贪污,这叫政治投资、这叫金融助选。

随着这些年环海各国海参养殖场的疯狂增加,海参价格大跌,已经从过去的高端饭局主角变成了乡村婚宴配角,以前秦时鸥在海岛市,丰收时节海参一条只要两块五。

但是这是普通养殖场,野生北极参一向价格昂贵,即使在加拿大纽芬兰和新不伦瑞克这些环北大西洋地区,这东西一条十公分的野生北极参也能卖出上百元。

这么一盆北极参。大大小小一共五十多条,那就是四五千元了。

渔夫们很小心的收集了这些海参,想要让秦时鸥卖钱,可秦时鸥现在想想。索性一起做海参粥吃掉算了,卖什么卖啊,就当给大家加餐。

挑了十四五个个头肥大的海参放到洁净海水里。秦时鸥输入了一些海神能量,便回去睡觉了。

清晨不到六点。渔夫们纷纷起床,准备下网捕鱼或者收捕虾笼。

秦时鸥这边去雪球和冰刀那里看了看。嗯,两个小家伙够厉害,在海神能量的支撑下,一路心无旁鹭的跑到了圣劳伦斯湾。

再度给雪球和冰刀输入一些海神能量,秦时鸥让它们游到丰收号周围,结果它们游动了一会,忽然停下了。

秦时鸥以为它们发现了什么,就过去看,这一看有了大发现:两个小家伙是从海底深处游动的,这样海水阻力小,此时在它们的前进道路上,出现了一个超级大的家伙。

这条大鱼体长大概有十二三米,身体呈纺锤型,躯干很是粗壮,但没什么肉,这样看上去颇为精干。它的尾柄两侧各有一个突起,头大、略为侧扁,整体是锥形,吻短而圆突。

最有代表性的,是这条大鱼嘴巴特别大,此时它完全张开了嘴巴,大嘴直径得有一米半,好像海里出现了个大洞似的。

雪球和冰刀本来在横冲直撞,结果差点撞到这大鱼的嘴里,吓得二者赶紧掉头跑,一边跑一边磨牙,准备大战。

结果大张着嘴的这条大鱼看都没看它们两个,或许瞥了一眼,但谁知道呢,相比大嘴,这家伙的眼珠子有点小,好像眯着眼睡觉一般。

看小家伙们心惊胆颤的样子,秦时鸥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看清这条大鱼样子之后就没了担心,这条鱼是姥鲨,世界现存的第二大鱼类。

别看姥鲨嘴巴这么大,身材又彪悍,事实上它们性情温顺,属于食草鱼类,主要以藻类和浮游生物为主食,偶尔会吃一些乌贼章鱼之类的头足类生物,对大型动物和鱼类没有兴趣。

看到姥鲨,秦时鸥动了心思。

这个大鱼看起来彪悍,实际上很适合做人类在海中的潜水陪伴着,它们性格温顺、智慧较高、不好乱动,陪潜水员一起下水很是合适。

另外,这种鲨鱼很具有神秘色彩。因为行动迟缓容易被捕杀,加上它们的鱼翅很珍贵、拥有占据身体四分之一体积的超大号鱼肝,所以曾经遭遇人类的滥捕。

人类的滥捕很快让老实的姥鲨濒临灭绝了,当时间到了上世纪80至90年代,整整十年没人发现过姥鲨,于是各国只能宣告此类鱼类灭绝。

神秘之处在于,到了1998年捕杀姥鲨被定性为犯法而且各国纷纷发出了禁捞通告之后,它们好像知道自己受到了保护不会再被任意屠杀,后面又慢慢出现了……

圣劳伦斯湾是姥鲨经常出现的地方之一,人们所发现的最大姥鲨,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圣劳伦斯湾找到的。

但是自从九十年代开始,已经没人在圣劳伦斯湾发现他们的踪影了,秦时鸥碰到这头姥鲨确实侥幸。

此时,这头姥鲨正漂在一片由褐藻和蓝藻组成的大藻地上方,它张着大嘴吸食海藻,缓缓游动,看起来懒洋洋的。

两个小家伙都是贱脾气,刚才一遇到这大鲨鱼吓得只恨爹娘少生了几对背鳍腹鳍来不及逃命,这会发现人家不发动攻击,它们又想去挑逗人家。

首先动手的是雪球,小白鲸贼头贼脑的试探着往上凑,结果大鲨鱼并没有理睬它,还是在专心的吃着周围的海藻。

冰刀张开嘴露出虎鲨一族标志性锐利牙齿,冲到姥鲨面前去示威,姥鲨心平气和的看了它一眼,转身向远处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