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43 提前回去8/10

443提前回去8/10

在安静的海底,一艘三桅杆大船寂寞的侧躺着。

这艘船有岁月了,船上长满了海藻,看上去好像色彩斑斓的怪物一样。

秦时鸥将海藻抚开,结果海神意识没控制住强度,木船被水流冲击,边缘的船舷立马坍塌了下来,周围好多地方都变得摇摇欲坠。

这时候秦时鸥才发现,原来这艘船是整木结果,估计是十六七世纪时候比较流行的那种人力船,船体中甚至没有蒸汽炉。

他围绕着四周看了看也没有发现这木船的名字,海神意识进入船中,打开舱门,里面出现了十几具尸体。

除了部分拥有地热、贴近海底火山的地方,圣劳伦斯湾常年水温较低,海底更是如此。

在低水温环境中,这些尸体没有腐烂,因为船舱密闭,没有鱼虾进入捕食,所以尸体保存的还算完整。但发生了化学反应,尸体被水浸泡膨胀之后又重新脱水变成了少见的水中木乃伊。

在船舱最里面,两个妇女怀里各抱着自己的孩子,这些尸体东倒西歪,因为变成木乃伊的原因,表情狰狞,依稀能感受到他们当时发生海难时候的恐惧和绝望,也能感受到临死前的痛苦。

这是一艘运输船,但在海水和岁月侵袭下,货物都已经化为飞灰。船舱里的遇难者身上倒是有一些首饰,秦时鸥没有去拿走它们。

他觉得,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打扰亡者的灵魂比较好。

观看了遇难者的痛苦死状之后,秦时鸥情绪有些低沉。一直到中午收获捕虾笼的时候才好受起来。

烟枪和公牛将捕虾笼提了上来,第一个笼子里就出现了一对四磅多的大龙虾。挥舞爪子还在对付钓在笼子上的半个乌贼。

“瞧这些贪婪的家伙!”公牛哈哈大笑道,“我怎么感觉它们就那么的可爱呢?”

“或许你把它们看成了路虎。”烟枪笑呵呵的说道。他心情比公牛还要好,咬着烟斗吐了个大烟圈。

其他渔夫心情只会更好不会更差,有人负责推小车往冰舱里运送,剩下的人则忙着将龙虾抓起来用皮筋绑住它们的大螯,分工清晰,效率高超。

有一个笼子里竟然钻进去了一条肥硕的鳗鱼,公牛用刀将它剁成几段,秦时鸥吹口哨,尼米兹就飞下来自己叼走吃掉了。

将这一笼串上的龙虾都收集起来。不多不少,一共五十只大龙虾,估计能有个六十多公斤也就是一百三十磅,个头都比较大。

剩下的笼子都拖了上来,这次又取得了大丰收,两千多磅的大龙虾扔进了冰舱,这样最后还剩下一百多只小号龙虾。

这些小龙虾最大的只有巴掌长短,比较倒霉被大龙虾夹住或者卡在笼子里拖了上来。

按照法律规定,这种大小的龙虾不能出售。一般情况下渔夫们会扔到海里让它们继续生长或者带回去给邻居们吃之列。

如果不是细菌原因,秦时鸥就将它们扔下去了,现在看来扔下去它们活下来的几率也不大,于是索性就用来熬汤。

众所周知。龙虾成长过程中总是伴随着换壳行为,每次换壳,龙虾的几丁质外壳都会变的更坚固。虾肉变的更劲道。

在龙虾出生的头一年它们能换壳10次,以后大约每年换壳一次直到成熟。

龙虾全身是宝。包括它们的虾壳也很有用,但仅限于成熟前的虾壳。可以用来熬汤,烹制成高汤和极品汤。

这样将小个龙虾不脱壳剁碎扔进高压锅里狠狠炖,炖足火候之后就能熬成浓龙虾油,用这种浓龙虾油来拌凉菜吃,绝对的顶级美食!

秦时鸥没弄过,查尔莫就操刀自己上,他是渔夫里的厨师,厨艺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因为从小出海的原因,对海鲜做法尤其精通。

将剁碎的龙虾和胡萝卜、洋葱、大姜、海苔一起放进高压锅里加温熬制,查尔莫嘿嘿笑道:“等到了晚上我们就可以品尝美味的虾油拌菜了。”

一百多个小号龙虾,秦时鸥本来以为会有剩余,他打算做麻辣小龙虾,结果查尔莫一起用了,还对他解释说:“小龙虾越多,汤汁越浓,味道越好。”

秦时鸥无力吐槽,好吧好吧,那就味道更好好好吃吧。

下午雪球和冰刀在海里纵横捭阖,按照秦时鸥的吩咐去寻找黑线鳕。

有了海洋猎犬捕捞效率就是高,雪球和冰刀从两个方向冲击,迅速找到了一群肥肥的黑线鳕。

秦时鸥指挥,丰收号跟上,渔网扔下去,最后拖上来的就是几千公斤的鳕鱼。

这样捕捞鳕鱼和收捕虾笼间隔进行,丰收号保持了最高的工作效率,秦时鸥这边没什么,反正傍晚收工的时候,渔夫们都快累瘫了。

秦时鸥觉得这样不行,就将捕鱼节奏放慢,但渔夫们显然更热爱赚钱的感觉,他们勉强支撑,连连喊着不累不累,要求继续下网捕鱼。

从这些渔夫身上,秦时鸥就明白了偌大纽芬兰渔场是怎么变成海洋荒漠的,人类的贪婪心真是太可怕了。

当然,他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他身家丰厚,且有一个聚宝盆渔场在等着他挖掘,故而可以如此感慨。

如果是以前穷b那会,秦时鸥要是能捕一网鱼就赚几万块,他肯定会24小时连轴转,日夜不休息的打捞。

本来预计这次出海还是三天半,可是因为雪球和冰刀的帮忙,捕鱼捕虾效率狂升,两天半的时间就捕捞了五千多磅的大龙虾和五六吨的海鱼——全是黑线鳕!

这样,看到渔夫们累的都吃不下饭了,秦时鸥一挥手,返程!

公牛等人不满足,叫道:“boss,咱们的冰舱还有空着一大半,继续再待两天吧。”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说道:“首先,你们很累了,身体为重;其次,咱们的收获够多了,可以返程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咱们要准备参加克拉肯暴风遇难者悼念活动了。”

收获这么给力,连沙克都动心了,说道:“咱们隔着巴斯克港很近,只要六七个小时的航程就能过去,干嘛这么早返程?”

秦时鸥指着他们的穿着道:“瞧瞧你们的打扮,我说伙计们,你们不是打算就这么个打扮去参加悼念活动吧?”

渔夫们身上穿着胶皮连体水靠,头发肌肤上沾染了很多鱼血鱼鳞之类的东西,形象狼狈的很。

站在一起,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