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64 家人团聚9/10

464.家人团聚 9/10

丰收号靠上码头,虎子、豹子汪汪叫着冲上来,沙克跳下船张开双臂,结果两个小家伙好像遇到磐石的洪流,立马一左一右分开绕过他,然后冲到秦时鸥的怀里,热情的伸出舌头舔他的手和脸。

船上的渔夫吹口哨嘲笑沙克,公牛还竖起中指吼道:“你太逊了,沙克!”

薇妮和奥尔巴赫带着四个孩子等候在码头,熊大慢慢悠悠的跑动着,还是秦时鸥上前抱住它。菠萝凑上来用大角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肩膀,也伸出舌头舔了舔秦时鸥的手掌。

一岁的熊大身长已经有一米一多了,估计胸围腰围和臀围也有一米一,整个肥的没样了。

秦时鸥使劲提了提熊大,对薇妮笑道:“瞧,这小混蛋又胖了,你在家里一定没有督促它减肥。”

“不,我督促了。”薇妮微笑着说道,她站到秦时鸥面前,两人深深拥抱在一起。

“我想你了。”

“我也是,亲爱的,每天每夜都想你。”

小明和小黄鼠一家蹦蹦哒哒跳上码头,秦时鸥对它打了个响指,小明一溜烟跑过来,抓着他的裤子飞快的冲上了他的肩头,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小布什嘎嘎叫着一路飞奔,两个翅膀使劲拍打,已经差不多能够飞翔了,连蹦带跳最后滑翔起来也有一米多高,秦时鸥伸手接着它,将它直接架在了肩膀上。

“瞧,我们一家全了。”秦时鸥满足的笑道。

薇妮说道:“怎么会呢?我们亲爱的小女儿还没有过来呢。”

小白狼萝卜孤零零的坐在码头尾端,它看着秦时鸥。低下头叹了口气,好日子结束了。

接近一个月没见。小萝卜头长大了一点,不再是骨瘦如柴。而是胖乎乎的了,全身白毛很是蓬松。薇妮对它挥挥手,它就竖起尾巴屁颠颠的跑过来,跟一团球在滚一样。

秦时鸥把小萝卜头提在手里,对视着她的双眼问道:“这么多天没见,你还记得我吗?”

小萝卜头赶紧伸出舌头讨好的舔秦时鸥的手指,一脸谄媚的样子,只差说一句你这样的恶gun就是化成飞灰我也记得啊。

和小家伙们闹完,秦时鸥去挨个拥抱了雪莉四个孩子。他将准备好的小礼物送给他们,都是他自己捞到的小海螺或者精美贝壳之类。

沙克和烟枪等渔夫的家人们也在码头迎接他们,家人团聚的场面总是格外欢乐,渔夫们拥抱妻儿,他们冒着风雨甚至是生命危险出海,不就是为了让这些人能生活的开心吗?

秦时鸥和雪莉四个孩子正在聊天,给他们讲解当时遭遇克拉肯18号暴风时候的可怕场景,这时候一个有着亚麻色秀发的姑娘怯生生走到他面前,试探的问道:“嗨。请问你是船长吗?”

“是的,你是?”秦时鸥不认识她。

“我叫安娜-斯塔西娅-奥姆,请问韦伯在哪里?他也在您的船上是吗?韦伯-本杰明。”姑娘期盼的问道。

秦时鸥皱眉,他想了想摇摇头:“韦伯-本杰明?不。我的船上没有他,我的船上没有姓本杰明的。”

“就是公牛。”薇妮无奈的说道,她都记得船上每个人的绰号的姓名。秦时鸥这家伙真不是合格船长。

秦时鸥尴尬了:“呃,你是说公牛?该死的。公牛名字叫韦伯-本杰明吗?上帝,我根本不知道。求你们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已经努力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和家庭了好吗?”

为了摆脱尴尬,秦时鸥回头对烟枪吼道:“伙计,公牛那混蛋呢?”

“我的名字是什么,船长先生?!被告诉我你还不知道!”烟枪也吼道。

“ok,赫尔曼-鲁伯特,ok?你们以为我是蠢货吗?我刚才只是没反应过来!”秦时鸥忿忿不平的说道。

渔夫们笑了起来,烟枪对秦时鸥眨眨眼,秦时鸥走过去,他低声道:“公牛那家伙一直躲在船舱里,因为他不想看到我们家人团聚这样一幕。”

“他的家人呢?”

“唉,他和他的父母关系闹的特别僵,而安娜刚刚和他离婚——哦,那姑娘就是公牛的妻子。上帝知道公牛是个什么样的混蛋,他们才结婚半年,然后就离婚了!”

秦时鸥这才知道,那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姑娘就是公牛那小子的前妻啊,“那她是来干什么的?你们有没有和家里人说这次出海赚了多少钱?”

他下意识的认为,安娜是那种之前嫌弃公牛没钱现在听说他们出海赚了钱又跑来倒贴的绿茶婊。

烟枪明白他的意思,耸肩道:“不,船长,不是这样。安娜是好姑娘,她为公牛操碎了心!公牛的脾气太坏了,甚至动手打过安娜,每次都是我去劝解他……”

“什么?那小子这么嚣张?我没看出来呀。”秦时鸥一脸不可思议,在他面前公牛可是温驯如被阉割的小牛啊。

烟枪指了指正在**熊大的伊沃森:“拜托船长,有那个家伙在,谁敢在你面前发火?”

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秦时鸥去问安娜来的目的,安娜咬了咬嘴唇道:“我看过你们的报道,韦伯在暴风中做的很好,他是个好人,之前我伤害过他,过来道个歉。”

“不,安娜,我知道是公牛该向你道歉,你在这里等一下。”

说完,秦时鸥带着伊沃森上了船,直接进了舱房。

这会公牛正待在船舱里看杂志,手里随便乱翻,一脸落寞。

“嗨,船长,你怎么来了?”看到秦时鸥公牛诧异问道。

秦时鸥指了指船下:“你的女人来找你,说是来道歉,但我认为是你该向她道歉。”

“安娜?”公牛愣了愣问道,“她、她来了?”

随即反应过来,他摇摇头道:“不不,船长,你不了解我们之间的故事。唉,我不下去,我还要看杂志……”

“船员守则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你没有记住吗?”秦时鸥笑眯眯的问道。

公牛刚要解释,秦时鸥摆摆手道:“我不想多说,你有两条路:一,你听从船长命令下船……”

“不,船长!我尊敬你,但我选第二条……”公牛吼道。

“二,伊沃森将你打下船去!”秦时鸥笑了笑拍拍手,伊沃森带着憨厚的笑容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