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73 罐头加工厂8/10

473.罐头加工厂(8/10)

晚饭的主菜是狗肉和猪肉,全是大块大块的好肉,被高汤炖的香喷喷,配上蒜泥和韭花泥,吃一口肉喝一口汤,人的身体立马就暖和起来。

年猪都是当地的土猪,就是秦时鸥带去告别岛的那种小黑猪,一养就是一年,差不多都是刚出正月买猪崽回来圈养起来,到了年根宰掉,只为吃一顿年夜饭。

嘴里咀嚼着猪肉,村支书感慨道:“我看网上现在很多小青年都说改革开放不好,把啥人心开放坏了。但我觉着吧,你们小年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像我们年轻那会,杀年猪哪舍得吃肉?能吃到两块下水就不错啦。”

村主任举起酒杯道:“行了老支书,这些不说了,来来了,咱们喝酒,日子好过了不是更好吗?”

文书的媳妇将一盘盘菜端了上来,这些菜都不是自己家里做的,而是文书从镇上饭店打电话叫来的,省事、味道好。

看到这些菜,秦鹏开始回味秦时鸥之前的话了,杀年猪还从镇上饭店叫菜,这也是秦家村头一次啊,看来这些村干部目的不明。

秦时鸥先不管,他专心致志的吃饭喝酒,有人说话就应和两句。

后面蒸好的血肠被用刀切成一段段的送上来,他用筷子夹了两块,一块沾蒜泥一块蘸韭花泥,吃的满口肥油、赞不绝口:“嗯,我哥家里血肠灌的地道,我就是弄不出这个味。”

这些血肠就是用猪血灌的肉肠,主料是豆腐和猪血,用搅拌机搅和均匀了,加上葱姜蒜花椒粉白糖鸡精之类的配料,当场用大锅蒸上,熟了趁热吃比吃肉还要好。

听他这么夸奖,文书一挥手,道:“小鸥喜欢吃那待会走的时候带上几根,这东西家里多着。要吃多少拿多少。”

秦时鸥笑了笑,说我哥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道你。

文书摸摸鼻子,开始切入正题:“那个,小鸥,哥送你血肠,真心不用你报答啥的。这东西不值钱。但你那个吧,咳咳,那个你也看到了,是吧,咳咳,那个……”

秦鹏一看正戏来了。抱着筷子和碗开始乐呵呵的看戏。

文书不太好意思说下去,和秦父年纪差不多的村支书揽过话头,道:“小鸥,论辈分你得叫我爷爷,但我今儿个不是倚老卖老,我们都看到了,你是出息了。可村里还是穷啊。”

秦时鸥点点头,让村支书继续说。

村支书叹了口气,说道:“你看你有钱了,能不能支援一下咱们村里?你投资点钱,我再去镇上信用社贷点钱,咱们和南胜镇那样弄个水果加工厂怎么样?小点的就行,让村里人都挣点钱。”

秦时鸥家乡周围都是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白龙江以前作为大运河的支流一段还能让周围十村八寨跟着赚点钱,建国后大运河没了作用,白龙江就没法赚钱了,只能用来浇地。

而周围的山虽然不少,可现在国家不允许私开石矿,这样乡亲们只能在山上种树,经济林生长周期太长。于是就种果树。

可种果树有一个问题,要么果子丰收到爆要么果子受灾歉收,这样不管丰收到爆还是歉收,最后吃亏的都是果农。

果子丰收。那价格就低,果子多了村里又没有冰库,那卖不出去就是烂。果子歉收,价格倒是好,可果园里出不来多少果子,也赚不到钱。

秦父和秦母也开过一段时间果园,就是看到不赚钱最后才全部将果树砍掉又改种的蔬菜。

村支书提出搞个小水果加工厂,秦时鸥觉得挺好的,一是这种加工厂只要开好了那确实赚钱,二是这样可以解放秦父和秦母,他打算将两人塞进厂子里,这样就不用去地里忙活受罪了。

即使村支书不提,秦时鸥也会提这茬子,让他给村里人分钱,他肯定不会干,付出才有收获。但建一个水果加工厂不错,即使不为赚钱,只要让父母觉得儿子出息脸上有面子也好。

吃掉嘴里的肉,秦时鸥直切主题:“大概得投多少钱?”

一听这话就是有戏,村支书赶紧看文书,文书说道:“我算过账,地咱们村子里出,这块用不着你出钱,村委就能办妥。厂房建设的话得四十来万,这是个大头。”

“另外就是机器,机器咱们用和南胜镇一样的,水果清洗机、不锈钢漂洗槽、封罐机、配糖锅、喷码机、低温杀菌机一套流水机器下来,全新的大概是二十来万,一般要两套,这样咱们要是自己去南方买还能便宜点。”

“剩下杂七杂八加一下,开个小点的罐头加工厂,那大概得一百来万。”

说着,文书让媳妇去拿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有他去南胜镇罐头厂考察时候记下来的东西。

村支书说道:“村子去信用社贷款,能贷四十多万吧,还有五十几万的缺口。”

秦时鸥看着笔记本算了一下,抬起头道:“那行,去镇上贷四十万,我再投一百万!”

一群村干部都倒吸凉气,村支书惊讶道:“有一百万咱们罐头厂就开起来了,还贷款干啥?”

秦时鸥解释道:“我看我哥本子上说建一个100吨的冷库至少得三十五万,那咱们既然要搞罐头厂,必须得配备冷库,不要去租赁人家的,不划算。”

文书点头道:“对,三十五万,三百四十个平,配两台26匹的水冷式制冷机组,冷风机用两台DD-200平方冷风机,就是这个价。”

“那咱们这是一步到位?”村支书哈哈笑道。

秦时鸥道:“重点是市场,有了市场才是一步到位。”

“这个交给我就行了,咱们把罐头做的干净点、好看点,我给弄到市里的农贸市场去,那里的头头是我高中同学,关系硬的很。”村主任拍着胸脯道。

“那这个管理上?”村支书试探的问道,这个才是重点。

秦时鸥笑了笑,道:“管理上,村子里谁都不能插手!我从市里雇佣专门的经理和财务,这个必须得是专业人员来管理,罐头厂盈利之前他们工资我付,盈利后罐头厂支付。不过,股份分给全村,每家每户都有,每个季度分红一次。”

一听这话,村支书等人有点遗憾,但也很满意,一句分红全给村子,已经可以让他们对秦时鸥竖大拇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