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82 壮丽渔场7/10

482.壮丽渔场(7/10)

挑战者350在温哥华进行了加油,随即短暂的休息之后,飞机腾飞,还要穿越整个加拿大的东西领域……

但人的心理就是这样,有了明确目标之后就会感觉事情好做很多、时间过的快了很多,秦时鸥眯了一下,飞机就到了圣约翰斯,尼尔森已经开着告别号等在港口的码头上了。

“嗨,BOSS,过年好。”

“亲爱的尼尔森,过年好,祝你今年能找到娇妻美眷。”秦时鸥热烈的拥抱他。

尼尔森笑着说但愿吧,伯德后面走出来,这对好基友立马展开热烈的交谈。

伯德向尼尔森展示了他从中国带回来的一些剪纸、年画、瓷雕之类,遗憾道:“可惜我的糖人、面人都已经坏掉了,伙计,否则我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中国手工艺人的顶级技巧!那真是让人赞叹!”

说说笑笑,尼尔森开动游艇返回向渔场。

秦时鸥站在船头张开双臂,迎着冷冽的海风,他高声道:“我的渔场,我回来了!”

一过完年,秦时鸥就感觉春天来了,实际上从季节上来说,这确实到了早春时节。但是早春的纽芬兰还很冷,海面上漂浮着一块块冻冰,这是从北方的格陵兰岛流过来的。

雪白的浮冰或大或小,它们一块块在海面飘荡着,晶莹剔透,阳光照在上面,只要角度合适就能散发出美丽的七彩光辉。

秦时鸥想起他去年四月刚来渔场的时候,那时候也有浮冰,但不如现在多。

游艇靠近码头的时候,正百无聊赖在沙滩上溜达的菠萝机警的抖动耳朵抬起头来,它凝神看向逐渐开过来的游艇,一下子看到了船头的秦时鸥。

于是它便兴奋起来,打着响鼻顺着码头狂奔,最后来了一个完美的鱼跃,从码头上跳入海中。划动四肢欢快的游动了过来。

加上之前去圣劳伦斯湾捕虾,秦时鸥已经快两个月没有和菠萝一起好好相处了。

他让伯德放下皮筏艇,划着小艇第一个和菠萝拥抱,伸手挠着它毛茸茸的脑袋,带着它向岸边划去。

回到渔场之后,秦时鸥收拾东西,结果哈姆雷中途找来。看到他后快乐的说道:“嗨,亲爱的秦,回家过节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棒极了?”

秦时鸥满意的说道:“是的,你知道的,我是回家过年的,就像你们的春节。就是那么完美。”

“还有更棒的呢,三月的第四个周末,我们的镇庆日,怎么样,准备狂欢吧!”哈姆雷挥舞起手里的帽子喊道。

秦时鸥选择这个时候回来也有这个原因,每年三月的第四个周末是告别镇的镇庆日,当时第一批来到告别岛的欧洲人就是三月底来的。至于具体哪一天、来的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现在说不清了。

对于告别镇这样的传统小镇来说,镇庆日是比圣诞节更重要的日子,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每个人都会参与进去,到时候各种节目会上场,圣约翰斯的电视台甚至会录节目。

秦时鸥当然要参加,这种盛宴就是玩。不在乎你是不是玩的好,而是在乎你有没有玩的高兴,哪怕你是去镇上裸奔,只要确实开心,那就没人嘲笑你。

确定渔场的人都会参与,哈姆雷就离开了。秦时鸥问要不要赞助一笔钱,哈姆雷说不用。因为去年三四季度搞的旅游,现在镇子资金充沛,经济状况已经大有改观。

后面沙克、海怪、烟枪等一大群渔夫都来找秦时鸥,他们也会投其所好。了解过中国新年之后,这次过来给他拜年。秦时鸥给他们都带了礼物,这样正好分发给他们。

回家第二天,秦时鸥早起锻炼,在沙滩跑步的时候看到短尾鹱群呼啦啦一片飞向远处海面,足足上万只,合在一起展翼高飞,好像一片乌云,看起来很有一番威势。

本来短尾鹱群留下的鸟儿有六千多只,后来沙滩上的鸟卵孵化,秦时鸥以为会全部冻死。

结果,他小看了物种对于种族延续的执着。

这些还没有长大的短尾鹱每日都会去沙滩上寻找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只要发现破壳而出的,它们就会叼到树林干草堆里,捕捉小鱼来喂养它们。

一个冬天下来,短尾鹱群不可思议的壮大起来,两三千只小雏鸟活了下来,到了今天它们已经能够跟随种群飞翔了。

薇妮当时还制作了一个DV纪录片,如果不是跟秦时鸥回家过年,她现在都已经完成后期制作可以上传网上了。

看到短尾鹱飞远,秦时鸥有些诧异,因为近海水域的渔业资源丰富,短尾鹱们很少飞那么远去捕食。

后面一两天,短尾鹱总是早出晚归,飞去渔场深处捕食。

渐渐的,它们飞翔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另外还有一些鸟儿飞来了,大多数是红脚鲣鸟。

秦时鸥起初有些疑惑是怎么回事,他将海神意识放入水中之后就明白了,这些鸟儿是追着鱼群来的!

最近几天,渔场里突然来了一大群鱼——用一大群来形容可能不是很贴切,海神意识转移了很远,都能碰到这种鱼的身影!这些鱼密密麻麻、繁若星辰,它们堆积在一起,广袤的海洋似乎都不能容纳下它们了!

秦时鸥站在码头上看向渔场深处,海面乌压压、黑漆漆,几千只海鸟啼鸣着贴着海面飞行,只要它们落下张开嘴,总能叼到一条鱼,鱼太多了!

看着这幅盛况,秦时鸥忍不住震惊的吁了口气,烟枪走到他身边说道:“很了不起是吗?毛鳞鱼群,每年这时候它们都会来到纽芬兰渔场,它们和短尾鹱群是渔场的两大生命奇景,尽管我已经很过很多次,看每次看到都像第一次看到那样震撼!”

“这不是震撼,烟枪,这是壮丽!如此壮丽的生命,我们该感到敬畏而不仅仅是震撼!”秦时鸥喃喃道。

毛鳞鱼,另名胡瓜鱼,和大马哈鱼一样,它们也是河里生、海里长的一种鱼。每年春季,这种鱼便开始停止进食,并从近海溯流而上,在江河的下游有水生殖物地区产下粘性卵。

但这并非全部,北大西洋毛鳞鱼终生生活于海洋中,它们的产卵方式更加特殊,甚至可以说更加惨烈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