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86 出了点事1/10

486出了点事1/10

残暴的十连更开始了,大家准备好,然后手里有月票的麻烦投一下,嘿嘿,谢谢啊!&&&&

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民众对于国家主权其实不是很看重,对于国家的归属感更是不强,这从他们愿意接受英国皇室名义上统治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英国当年对印度的统治是最上心、最认真的,结果印度人一有了独立机会,立马要求彻底独立,将英国政治上的一切东西与印度本土剥离。

加拿大没有这个问题,因为百姓们持的是无所谓的态度,他们更看重的是乡情。

英国bbc广播电台曾在加拿大发起过大规模民情调查,发现在加拿大人心里,家庭地位第一、小区其次、省市再其次,最后才轮到国家。

舍家为国这种事,对加拿大人来说有点遥远,所以二战时期加拿大表现才会那么低迷,要不是英国本土沦陷实在说不过去了,他们都不想参照。

德国人统治世界?哦,那就让他统治呗,难道德国人统治咱们就吃不上面包和鳕鱼了?

纽芬兰人如果遇到外国人在对外介绍的时候,他们会说自己是纽芬兰人,很少会说自己是加拿大人。

对于告别镇这种乡村小镇,他们对国家的认同感就更低了,镇庆日比国庆日还要庄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周六早晨五点半,镇庆日正式开始,小镇政府准备了十六门船炮。统一是十六七世纪时期的那种老式臼炮,安装在渔船上。

丰收号因为前一段时间在圣劳伦斯湾大出风头。获得了搭载炮台的机会,一共有四门炮安装在船舷左侧。清晨时候渔船的船头对准东方,大炮则对准北方海域。

四艘渔船一字型在码头排开,一轮朝阳从海面缓缓升起,橘红色的光芒照耀着海面,显示出一种温暖的色彩。

丰收号上尼尔森、伯德、沙克和海怪一人掌控一门炮,哈姆雷在对讲机里下达信息之后,秦时鸥让他们点燃引线,开炮!

“轰轰轰轰!!!”

一声声闷响之后,臼炮的青铜炮身颤动。巨大的后坐力带的丰收号往后愣是漂了四五米,炮弹射出,在空中自-燃留下一道道彩色烟雾带,将海面变得五颜六色。

每一艘船上四个大炮,每个炮发射四颗彩色炮弹,一共是六十四炮。

待在码头上围观的国内游客笑着交谈,说国内过节最忌讳四这个数字,告别镇这边是用上瘾了,开头就是四个四。

这种庆祝活动所用的礼炮炮弹都是特制的。主要材料是白磷,炮弹射出之后与空气摩擦,立马就燃烧起来,放出了里面的彩色颜料。

炮弹在空中一路滑翔。留下的就是一道彩虹般的彩色弧线,这些彩色烟雾会在空气中停留一天多的时间,只要海风不太烈。那好长时间都会感觉码头这里有彩虹挂着。

放完礼炮之后,四艘渔轮对游客开放。缴纳五十元就可以上船跟着出海一段距离进行捕鱼,渔获会分成给游客们。

这让一群游客感觉很好。五百加元就是两千五百块,他们算计一下出海一趟,渔获怎么着也不止两千五吧?纷纷报名上船。

秦时鸥看的呵呵直乐,游客们太天真了,这种出海只是应付式的在近海下个网就回来,顶多一两个小时,能捕到多少东西?回本肯定是难,不过倒是能图个乐呵。

镇庆日正式开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一般有三步调,一是大吃大喝、吃饱喝足;二是参与活动,观看表演;三是晚上在沉宝湖畔放烟花,享受篝火晚宴。

因为庆祝活动早早开展,很多人都饿着肚子,所以镇上居民都会做好早餐带到镇上街道来,妇女们会挎着篮子,里面有吃的喝的,上去打个招呼就能拿。

薇妮做了煎鸡蛋薄饼、油炸水饺、烤小饼干之类的小餐点,有游客上去和她打招呼,她就送出一份。

不过游客们上前往往不是找她要吃的,而是跟她合影。

今天的薇妮穿着传统的英式贵族束腰长裙,就是《加勒比海盗1》里将女主角伊丽莎白-斯旺勒晕过去的那种鲸骨裙,头上戴着女士大檐帽,看上去风采动人。

镇庆日上镇民的穿着都偏向于十六七世纪,衣服传统而绚丽,这也是一道风景。

小镇的街头正中搭起了一个舞台,哈姆雷从圣约翰斯邀请了一支在当地颇有名气的dj乐队,几个满身刺青、长发怪样的青年抱着吉他在舞台上疯狂歌唱,引领周围观众跟着嚎叫。

为了便于统一调配、防止人员过多出现拥挤现象,镇政府临时在小镇上租赁安装了一个摩托罗拉的对讲系统基站,镇上的商贩都有对讲机,互相沟通。

秦时鸥找了个烧烤摊点了份炙烤鹅肝,他就不明白这玩意儿竟然也能烤,欧洲人真是怪牛逼的。

烧烤摊的老板给他上了两支,切成片用油先简单的煎炸,随后烧烤而成,一共有四片,一支15元,跟抢钱一样。

秦时鸥撇着嘴嫌贵,老板得意的说道:“这还贵?亲爱的秦,这可是法国式烧烤,如果不是有我,你想吃得去法国!”

“我靠,这么高大上?”

“一点没错。”

“老板,来一串烤鹅肝,多少钱?”有游客问道。

“十元钱,不要发票的话便宜一块钱。”

秦时鸥一听顿时怒了,喊道:“不是十五块吗?”

老板蛋定的说道:“用不着激动,亲爱的秦,我刚刚和你的同胞学了一个词,叫做杀富济贫……”

“狗屎,你们这些奸商!”

只是小插曲,秦时鸥最后付账的时候老板一共收了他15元,还对他挤挤眼说道:“那一串是送你吃的。”

休斯便利店的门口有一片停车场,车子都被移开了,空地上放着充气流水滑板,一群五六岁七八岁的孩子在那里玩的疯狂。

临近中午天气暖和了之后,活动越来越多了,因为小镇养了很多拉布拉多犬、纽芬兰犬之类的小狗,所以举行了一场赛狗比赛。

比赛很简单,就是看谁家的狗跑的快跳的远之类,有奖品可以赢,毛巾、浴巾、泳衣之类的小东西。

秦时鸥把虎子和豹子送了上去,这下子他赢爽了,谁能跑的过虎子和豹子?两个小家伙给他赢了一堆的毛巾浴巾,今年反正再也不用买这玩意儿了。

秦时鸥正带着虎子和豹子大杀四方,手里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boss,来佳得利渔场,该死的出了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