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98 奇妙宝藏3/10

498.奇妙宝藏 3/10

金枪鱼和艺术品一样,要想值钱,那就得上拍卖会。而最上档次的金枪鱼拍卖会,就是每年四月在日本东京筑地市场举行的金枪鱼春拍会。

普通情况下,金枪鱼的价格在五十加元到一百加元之间,不同部位,价格不同。上了拍卖会之后,那一条的。

上了拍卖会,那金枪鱼就不管部位按照统一价格来要价了,基本上都是从一万元开始起价,2012年春天在筑地市场创造的价格纪录是一条重222公斤的蓝旗金枪鱼。

那条鱼来自日本青森县大间海域,最终以15540万日元也就是220万加元的天价成交!

在这个价格之前,蓝鳍金枪鱼的最高纪录仅为5649万日元,而且当时那条鱼还有269公斤,之间相差近3倍。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恐怖高价,就和日本国情相关。

拍卖会就是一个炒作,为了鼓励渔民们捕获蓝鳍金枪鱼,日本人很不要脸的出了这样一个招数,将一条鱼炒出天价,吸引渔夫们加大捕捉力度。

至于蓝鳍金枪鱼的生存状况?短视的日本人才不在乎。

另外,参加首拍的金枪鱼王也往往被视作“市场好行情”的象征,算是日本人给自己求一个开门红。

当然能拍出天价的肯定是鱼王,其他鱼也参与竞拍,但价格就合理的多了,顶多比平时贵20至50。

秦时鸥这条蓝旗金枪鱼足足有四米半长,体重超过五百公斤,不管品相还是肉质,都绝对高于以往那些鱼王,所以他只要将这条鱼带到日本去,必然是今年的鱼王。

沙克和海怪对这条金枪鱼的估价是一百万,可能有人疑惑为何鱼越大越珍贵反而价格越低?

因为秦时鸥很倒霉,就在去年东京海鲜市场进行了改革,金枪鱼拍卖价格被理性约束,以后正常的两百公斤蓝鳍金枪鱼,能卖出个十万二十万加元就不错了。

不管一百万还是五百万,总之对于一条鱼来说,这都是天价,沙克一行人磨刀霍霍,立马掉转船头回去准备钓这条鱼。

秦时鸥让他们去准备,他自己则抱着手机在QQ上和熟人们聊天,只要他不出手,这些人根本钓不到那条大金枪鱼。大秦渔场可不是乔治浅滩,水太深鱼发现不了饵。

中午薇妮不回来,秦时鸥去大棚里摘了一把辣椒炒了个鸡蛋,他现在对鹅蛋比较感兴趣,但白鹅产卵还少,保护的很好,这件事得从长计议。

摘了辣椒走出来,一道身影猛然掠了过来,接着‘噗通’一声闷响,一只花花绿绿的披肩榛鸡被扔在了地上。

披肩榛鸡和秦时鸥以前抓的花尾榛鸡是同类,但相比傻乎乎的后者,披肩榛鸡精明警惕的多,一有风吹草动立马藏起来,很难捕捉。

扔下披肩榛鸡的是小布什,它得意洋洋的在天空中盘旋几圈,收拢羽翼蹲在了秦时鸥的肩膀上。

小布什和尼米兹做事都很有数,它们不管落在秦时鸥肩膀还是手臂上,都会轻轻抓着他,否则秦时鸥的肩膀早烂了。

看到这只披肩榛鸡,秦时鸥乐坏了,他一把将小布什抱着举到眼前,哈哈笑道:“好孩子,你竟然会给家里抓野味了?真棒!真是太棒了!”

尼米兹无法抓捕兔子野鸡之类,这和它的下肢力量有关,大军舰鸟的爪子比较柔弱没什么力量,高速扑击下不敢抓野兽,否则野兽挣扎可能折断它们的爪子。

白头鹰就没有这个担忧了,它们是海陆空三吃,爪子力量的强大在禽类中名排榜首!

禽类无法做出表情,因为它们面部肌肉不具有横向**的能力,这样小布什看上去老是很严肃凶悍,标准的高冷姿态。

秦时鸥挠了小布什一会,喜滋滋的将披肩榛鸡放入了冰箱里。

晚上薇妮回来,秦时鸥拿出来给她看,说这是小布什抓回来的。

薇妮也惊喜的很,她娇笑着将小布什抱在膝盖上帮它顺着毛,夸奖它有出息,同时眼神不断瞥熊大,意思是你个胖子光会嘚吧嘚的吃,连小布什都比不上。

熊大才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反正他脸皮厚,这会它**鼻头,向往的看着厨房,秦时鸥正在炖披肩榛鸡。

榛鸡是味道很好的野味,不管烤烧炖炒都不错,当然最好的还是炖着喝汤,香味浓郁且营养丰富。

晚餐的时候小布什就成了英雄,因为所有人——奥尔巴赫、四个孩子和秦时鸥、薇妮都喝到了榛鸡汤,虎豹熊狼四小则跟着啃了鸡骨头,这自然是它的功劳。

被一行人轮流夸赞了一遍,小布什骄傲的炸起了毛,熊大吃饱了趴在它旁边,它很不乐意,用弯钩一样的嘴啄熊大让它起开,似乎和懒惰的熊大待在一起降低了它逼格一样。

美美的喝了榛鸡汤,第二天秦时鸥和薇妮就去了纽约,这次还是比利来接的他,开着一辆崭新的奥迪R8公路轿跑,身边的姑娘换成了又一个身材火辣的小模特。

“你之前那款大路虎呢?”秦时鸥问道。

比利摆摆手道:“不喜欢,和我哥们换了车开,这就是他的车。”

“那你可吃亏了。”秦时鸥调笑道,“R8可没有你那辆大路虎贵。”

比利看看周围,见他带来的那模特正在玩手机,就低声对秦时鸥说道:“不,我没吃亏,看到那靓妞了吗?她是我连同R8一起接收过来的。”

听了这话,正在喝矿泉水的秦时鸥一下子被呛的咳嗽了起来,薇妮赶紧过来帮他温柔的拍背,嗔道:“你都当爹了,怎么还跟小孩一样会呛咳呢?”

秦时鸥哈哈干笑两声,他可不好解释。

比利看着因为秦时鸥呛咳而着急心疼的薇妮,看着恩爱的两人,心里忽然不是滋味了。

后面开车到了蒂凡尼大厦门口之后,他停下车也喝了口水装作被呛到,但他带来的小模特看都没看他,自顾自的盯着蒂凡尼的经典蓝色标志兴奋呢。

女性天生就对这些亮晶晶的珠宝首饰之类没有免疫力,就像男人对代表强悍武力的兵器没有免疫力一样。

薇妮和那小模特一样,到了蒂凡尼门口之后俏脸上露出向往之色,下意识的抓紧秦时鸥的手问道:“我们来这里干嘛?”

秦时鸥吻了她一口道:“你带着我送你的钥匙吗?我们是来开启奇妙宝藏的。”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