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10 扣押起来5/10

510扣押起来5/10,求推荐票

凌晨一点钟喽,都忘记这是上架以来第几个凌晨了,好在明天就是月末。但是很蛋疼啊,这个月的月末,不就是下个月的月初吗?

淡黄色的空中拖拉机以更快速度飞翔着,飞机视野很好,秦时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配合伯德——伯德开飞机,他什么也不干。

尼尔森坐在舱门的位置抱着m60改装航空机枪,对后面的沙克喊道:“哦呜,伙计,太有感觉了!我仿佛又回到了部队里,不过那时候我抱的是狙击步枪而非机枪!”

沙克大声笑道:“你可以回去,我想加拿大现在肯定还很缺兵源。”

尼尔森像拨浪鼓一样摇头:“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回去呢,没有酒、没有美女、没有这么高的薪金,还要跟军官们打架,那有个屁的意思!”

伯德沉默的驾驶着飞机,他看看秦时鸥,说道:“boss,你脸色很难看,要不要紧?”

他以为秦时鸥是恐高,实际并非如此,这会秦时鸥心里全是对那么多鲨鱼和鲸鱼死亡的悲哀、全是对捕鲸船的仇恨,这些情绪交杂在一起,让他甚至忘记了恐高症。

秦时鸥脸色苍白,是因为海神能量的过分透支,如果仅仅在飞机上,只要不是起飞和降落时候,这种高6¢度的飞行他根本不恐高。

海浪一直翻涌不停,将大东昭和丸号慢慢带进了渔场深处,现在他们距离告别岛已经不足两百公里,算是彻底的侵犯了秦时鸥的私人渔场。

秦时鸥的计划就是。将他们驱赶进渔场,然后扣押他们。以越境偷捕的罪名起诉这些人!

大东昭和丸号上的渔夫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佐藤太一心里着急。他知道自己的船进入了加拿大的领海,要是这时候被海岸巡逻队碰上,那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他的船只能在公海自由航行,不是不能进入美国或者加拿大,而是进入之前需要先去海关备案登记检查护照,否则这和偷渡没有区别!

佐藤太一也没辙,海浪一直翻滚,随后往后小了一些,可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汹涌的海水。稳妥起见他不敢回程,谁知道远处是否海浪滔天?

现在越靠近海岸,海浪越小,佐藤太一以为是离开了海地地震带或者是海底火山的位置,其实只是碰巧了,秦时鸥海神能量越来越不足,已经掀不起大浪了。

等到海浪小到对渔船没了威胁,佐藤太一立马让田村葵掌舵向最近的圣约翰斯赶去,然后去海关登记。

比较幸运的是。他们一直没有遇到海岸巡逻艇,这让佐藤太一郁闷的心情有所好转,对身边的船员笑道:“忘战必危!加拿大人的生活太安逸了,他们的海军连边境都无法保护。如果是在战时……”

“海风郎船长,一架飞机正在飞来!”田村葵喊道,他觉得自己也算是和佐藤太一经历过生死挫折了。关系应该近了一步,称呼‘海风郎’这昵称没问题了。

佐藤太一这边正在发表高谈阔论呢。就这么被田村葵打断他当时不开心,不过有飞机飞来。不知道是不是海警派来的,他有些紧张,就没去斥责田村葵而是向北方望去。

涂着淡黄涂装的空中拖拉机展示出了它那威风的身影,不过佐藤太一看清之后松了口气,恼怒的喊道:“睁大你的狗眼,田村大副!请看清来者后再准备禀报,我现在已经怀疑你的工作能力了,八嘎!”

“哈伊、哈伊!是我冒昧了,请海风郎阁下见谅!”田村葵立马惊慌了。

可是随后从无线电里传出来的声音让他更惊慌:“日本人,请抛锚停船,你们现在已经侵犯了加拿大海域和我们的私人渔场,我们需要对您的船只进行扣押!”

远洋航行需要翻译,田村葵能从一艘小船登上大东昭和丸,主要靠的就是那一口流利英文,所以伯德一字一顿讲话说完之后,他后背就冒出了冷汗。

佐藤太一刚要继续给船员们上课,田村葵惊恐的从驾驶舱探出头,喊道:“船长,那架飞机上的人说我们侵犯了他们的渔场,要扣押我们!”

听田村葵这么说,佐藤太一也有点害怕,毕竟远在异国他乡,很容易被人欺负。

不过他毕竟见识过大世面,知道日本和北美各国外交关系都不错,一般不会发生什么大规模冲突,所以没有像田村葵那样慌乱。

空中拖拉机上,伯德喊完话之后立马将操纵杆往下压,飞机慢慢俯冲,秦时鸥背上枪和尼尔森、公牛、海怪四人排在了机舱口。

尼尔森给他们讲解跳水要领:“双臂前伸并拢,落水后第一时间别急着上浮,先自由缓冲一段距离再往上游动。憋住气,不要紧张,伯德驾驶技术很棒,距离水面不会高,你们放心的跳即可……”

确实,伯德将空中拖拉机几乎当成了海上飞机,他操纵飞机一直俯冲贴到了水面三四米的高度,继续再俯冲就要钻到水里去了。

秦时鸥一闭眼,双臂并拢然后伸直就跳了下去。

高度很低,几乎瞬间,他就感觉到了舒适的海水。

海神之心让他不光能控制海水,还能在其中自由自在的游动,他不必继续向下游动缓冲身上携带的重力势能,海水给他抵消了这部分能量,他直接昂头就游出了水面。

四个人挨个跳下水,伯德冷静的拉起操纵杆,空中拖拉机呼啸一声几乎贴着水面飞了起来!

大东昭和丸上的渔夫几乎看呆了,这是农用飞机还是战斗机?还能被玩成这样吗?

拉升起来之后,伯德再度用无线电发出命令:“请停船!日本人,请抛锚停船!如果继续开船,我们将视为贵方挑衅举止,作为主权方,我们有权进行攻击回应!”

佐藤太一当然不可能停船,谁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他知道加拿大和美国都是民间麻烦官方好办事,所以就对山田葵喊道:“加速!向着圣约翰斯加速!”

但捕鲸船最快速度不过二十节,怎么能跑的过飞机?哪怕这只是农用飞机!

伯德对沙克点头,然后控制飞机完成一个大回环,从渔船上空就飞了过去。

沙克打开饲料舱,混合了有机磷农药的海水箱跟着打开,顿时好像下大雨一样,大量农药水从飞机舱口泼洒了下来,将除了躲在驾驶舱里的山田葵以外所有人都淋成了落汤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