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13 不一样的风情8/10

513不一样的风情8/10

伯德谨慎的看了看薇妮,说道:“我认为这和两国文化不同有关,或许我们该请老板娘说一下,她一定有着独特见解。”

薇妮抿嘴一笑,不等她说,秦时鸥先说道:“要说独特见解你们该问我,对加拿大人来说,空乘只是一份工作,危险性高还劳累,和普通服务员区别不大。但对于日本人来说,嘿嘿……”

薇妮拍了秦时鸥一巴掌,嗔道:“不了解你别乱说,就是伯德说的那样,文化不同而已。亚洲国家认为国际航班代表的是国家颜面,北美则认为这只是一种交通工具,重视程度不同,收入也不同。”

秦时鸥委屈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呀,你让我说完好不好。”

伊沃森低头狂吃,精致的飞机餐一扫而空,然后看向秦时鸥弱弱的说道:“还饿。”

秦时鸥笑了笑,坐飞机就不怕伊沃森这样的大肚汉,因为国际航班是免费提供自助餐的,尤其是他们乘坐的头等舱,自助餐丰富的很。

薇妮叫了一个靓丽的空姐过来,她比较体谅这些前同行,所以好心的说道:“请问您能带我们这位同伴去你们的自助餐位上吃饭吗?他的胃口比较大。”

秦时鸥吃着铜锣烧嘿嘿笑,胃口比较大?薇妮这话说的有点违◎¢心了呀。

空姐礼貌的说道:“请您的同伴坐在这里即可,他想吃什么请吩咐我们,我一定满足他。”

伊沃森毫不犹豫:“鹿肉汉堡、鳕鱼披萨、烤大菱鲆、蒸皇后蟹……”

“这些都没有,伊沃森。这是飞机上。”薇妮莞尔一笑,她看向空姐道。“那麻烦你了,有什么你就端上来什么吧。”

空姐很快送上一份大号的蟹肉炒饭。她刚要走,薇妮拉住她,不好意思的笑道:“您稍等半分钟行吗?”

伊沃森大嘴开动,‘咔咔咔’,勺子撞击餐盘清脆的响声急促的响了起来,然后空姐张开了殷红的樱桃小嘴:没用二十秒,她能吃三顿饭的一份蟹肉炒饭就此消失!

除了提供食物,国际航班也提供牛奶、果汁、啤酒、葡萄酒、清酒之类的饮料。

秦时鸥让尼尔森去拿点果汁过来,尼尔森说道:“在日本飞机上喝什么果汁。还是喝清酒……”

“闭嘴,boss要什么,给他什么!”伯德皱眉道。

尼尔森拿过果汁来,秦时鸥还真后悔了,妈的,这可是头等舱啊,果汁绝对不是用水果压榨的,而是用果珍粉冲泡而成。他在渔场天天喝鲜榨果汁,所以嘴巴叼的很。

这样没辙。还真得喝清酒了,因为秦时鸥平时喝的葡萄酒和啤酒也都是高档货,飞机上提供的质量不行。

尼尔森一幅‘我早知道这样’的表情拿了两瓶清酒过来,秦时鸥用小杯抿了抿。嗯,还不错,味道比较绵软。稍微带点甜味,喝起来还挺可口。

午餐秦时鸥就吃了点铜锣烧、和果子、鲫鱼寿司之类。其他飞机餐实在不堪下咽。

对此,伊沃森有不同意见。看看累的直冒香汗的美女空姐就知道他吃的多开心了。

后面头等舱其他人也好奇的看伊沃森,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羡慕的对秦时鸥说道:“你的伙计真能吃,如果上帝允许,我愿意用我一半的家产换他这样的胃口。”

伊沃森以为老先生要吃,他拿了一盘天妇罗说道:“你吃。”

老先生哈哈大笑,摆手道:“谢谢你,年轻人,但我已经没有这样的胃口了。”

伊沃森眨眨眼道:“boss很有钱,吃吧。”

秦时鸥笑了起来,道:“我们要低调,伊沃森,boss没有这位先生有钱。”

说了这几句,老先生就察觉到伊沃森的智商问题了,他不再拒绝,接过去吃了一条炸虾,点头道:“谢谢,我的孩子,味道很好。”

伊沃森憨傻的一笑,低下头继续狂吃。

午夜,飞机在东京上空准备降落,终于到达了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秦时鸥忍着淡淡的恶心感往下看,毕竟是第一次到日本,对于国内近些年来特别热的东京旅游他也是充满好奇的。

以前他的梦想之一就是去东京艹日本妞,可惜那时候没钱没时间没机会,现在有钱有时间有机会了,他又有了更完美的薇妮。

“人生啊,真是无常!”秦时鸥感叹了起来。

东京不愧是亚洲第一大、世界前五大国际化都市,已经午夜时分,整个城市里依然灯火辉煌,从空中往下俯瞰,看到的就是一片火海般的地域。

灯光太亮太密集,以至于让这座城市变成了光之城。

秦时鸥等人拿了行李之后走出机场,看到一名精神的青年手持接机牌挤在人群里,接机牌上写着:欢迎加拿大秦时鸥先生远道而来。

在前往东京之前,大胡子巴特勒给他打了电话,说到时候会有人接机,是一家名为喜代村公司的员工,这家公司对大金枪鱼最感兴趣。

这样看到这名青年,秦时鸥就知道他的身份,便走过去打招呼问道:“您好,您是喜代村株式会社的朋友吗?”

青年看到他和薇妮,脸上立马露出微笑,直接来了个九十度鞠躬,恭敬的说道:“是的,您好,您一定是秦桑了?您好!我是喜代村公司的社长助理西村棱,欢迎您来到东京,我代我们社长手冢孝太先生对您表示热烈欢迎。”

“谢谢,您很热情。”秦时鸥也鞠了一躬,他必须得让日本人知道他更有礼貌。

结果他一鞠躬,西村棱有点受宠若惊了,赶紧说道:“您太客气啦,秦桑,我们社长已经为您安排好了下榻的酒店,请先跟我来好吗?”

事情秦时鸥说了会来五个人,西村棱开了一辆丰田商务车,秦时鸥没见过这个型号,应该没有在中国市场发行。这辆商务车空间很足,伊沃森的块头坐到副驾驶座都没问题。

上车之后西村棱先说道:“请您谅解,秦桑,东京的交通不太好,可能会耽误一点时间。”

秦时鸥不太习惯这样的繁杂礼貌,于是就说道:“没事,西村先生,咱们别用‘您’来称呼了,你随意就好。”

西村棱摇头道:“那怎么行呢?您是我的前辈,是我们社长的贵客,我对您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

秦时鸥无奈苦笑,您爱咋地就咋地吧,要说发自内心的尊敬?扯淡吧,您不在心里骂我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