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16 波除神社1/5

黄金渔场 516.波除神社(1/5)

在这张合影图旁边还有一张,也是手冢孝太和一条蓝鳍金枪鱼的合影,那条鱼显然更长,体重有260公斤,但价格低很多,只有125万美金。

手冢孝太上来看了看,感叹道:“这都是曾经的鱼王啊,那时候我们以为,这就是现在最大的金枪鱼,可是当我们看到金枪霸王才知道,它们都算不得什么!”

“这两条鱼价格怎么差这么多?”秦时鸥皱眉问道,他想通过这里的鱼王报价给自己的鱼估估价,但价格差距太多,不走寻常路,他心里没底。

巴特勒给他解释道:“肉质差距,2013年那条鱼,肉质是史上很少见的级,所以价格才那么高。这也导致了政府对价格的干预,认为海鲜商们为了诱惑渔夫们捕捉金枪鱼,虚高报价。”

秦时鸥点点头,他的金枪鱼还没有进行肉质检测,这需要在拍卖会现场进行检测,所有感兴趣的海鲜商自己检测。

因为金枪鱼的肉质其实没有确定标准,这条鱼的鱼肉怎么样,适合做什么样等级的刺身,每家海鲜商都有自己的想法。

在手冢孝太引导下,三人在市场里转了一圈,随后从市场桥门离开。

这个门向着新大桥通方向的门口中最东面的一个门口,只作为``离场方向通行。

另外从这里走的另一个原因是,这里一出门就是波除神社,也是一个不错的景点,手冢孝太请秦时鸥去看看。

从字面上看。市场周围的建筑又是‘筑地’又是‘波除’,秦时鸥就猜测附近一带都是填海造陆而成。

果然。进了神社之后手冢孝太开始讲解,说道:“其实早在德川家康的时代。我们的祖先就从本愿寺附近开始填海造地,但那时候生产能力太差,接连不断因大浪而使工程进展困难。”

“后来有人把在海中发现的五谷神像当神来供奉之后,风浪就开始平静下来,这样工程终于顺利完成。这就是‘波除神’的来源,而且以前京都的渔民相信,信仰波除神能消灾和保佑航海安全。”

神社面积不大,只有大大小小不到十间房。

手冢孝太带秦时鸥从正门进入,迎面是一个院子。院子里种植着樱花,如今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或粉红或雪白的樱花盛开着,将院子装饰的灿烂绚丽。

穿过院子就是神庙的大殿,里面有一个造型狰狞的神像,大概三四米高的样子。

神像前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神龛,大的方方正正长宽高都有一米,看质地应该是生铁,上面插满了燃烧的香。小的则是水桶造型。也差不多有水桶那么大,里面盛放着一些粮食,估计就是日本的五谷,毕竟波除神刚开始被称为五谷神。

庙祝认识手冢孝太。看到他之后就宣了个佛号,恭敬的说道:“手冢居士,多日不见。您可还好?”

手冢孝太对他双手合十鞠躬,说道:“多谢大师挂念。波除神保佑,一切安康。今日我特意带两位海外朋友来参拜波除神。以谢神恩。”

秦时鸥本来对参观神社没什么兴趣,但见庙拜佛也是人之常情,何况手冢孝太这么热情,他不好推辞。

但是一进大殿,他一下子打了个哆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神像前的那个小佛龛,喉咙滑动吞起了口水。

那股渴望感又出现了,盛放五谷的小佛龛,里面绝对拥有浓郁的海神能量!海神之心越来越躁动,让他都压抑不住这种感觉了,只想赶紧冲过去吸收能量!

不过他知道情形不对,自己必须得克制住那股吞噬,所以就低下头尽量不去看那小佛龛。

手冢孝太进入神庙是为了上香,庙祝给他准备好了三柱粗又长的金香。

神情肃穆的走到佛像前,手冢孝太用两手的中指和食指夹着香杆,大拇指顶着香的尾部将香安置在胸前,然后香头平对神像低声祷告了一些话。

祷告之后,他举香齐眉,连续拜了三拜。

庙祝上去帮他接住香,先将一根插在大佛龛中间,第二根插在大佛龛的右侧,第三根则插在左侧。

这样一切齐活,手冢孝太松了口气,微笑着走了回来对秦时鸥说道:“让你久等了秦桑,我家里世代渔夫,对波除神时时保持敬仰之心,每次经过都要上一支香的。”

秦时鸥赶紧说你客气了,接着说道:“手冢先生,我虽然是第一次参拜波除神,但像您一样,对于这种保佑普通百姓的神最是敬畏,所以也想为他上柱香不知道是否可以。”

他的计划是待会插香的时候佯装脚步不稳绊倒,这样他可以顺势去扶小佛龛,趁机吸收里面的能量。

庙祝微笑道:“居士有心了,波除神胸襟浩瀚,他接纳方信徒、九天来客,自然是欢迎的。”

手冢孝太脸上喜悦之色更重,没有什么比自己信仰得到别人尊重更让人愉快的了。

秦时鸥学手冢孝太的姿势,也到神像前鞠躬祷告,心里默默道:“大神你好,兄弟对不住了,今天必须得把你吃饭家伙弄走。希望您别在意,估计您守着这饭碗有年头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啊,兄弟帮你换个新的。如果您不同意您就说一声,不说我就当您同意了啊。”

挺欣慰的,他祷告之后波除大神什么声音也没有,看来是默许了他的请求。

秦时鸥鞠躬之后想要自己去插香,结果那庙祝一下子拦住他,微笑道:“居士请留步,您的心意波除神已经感受到了,由我来插香即可。”

秦时鸥嘴角抽了抽,赶紧道:“不用不用,大师,这种事还是我亲力亲为比较好吧?正所谓送佛送到西、烧香烧到底……”

手冢孝太对他解释道:“秦桑,切勿客气,这是波除神社的规矩,你将香交给大师即可。”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秦时鸥只能尴尬笑笑,将香递给庙祝,无助的看着小佛龛隔着他还是那么遥远。

烧完香,三人就离开了神社,秦时鸥不死心,让巴特勒也去烧一支,这样只要在神社多待一分钟他就多一分机会。

结果巴特勒同志从衣领里拿出一根纯金十字耶稣受难像,严肃的说道:“不,秦,我是虔诚的基督徒,我只膜拜我的父、我的主,哈利路亚。”

秦时鸥:“……”……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