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24 氛围繁花加更4/5

524.氛围(繁花加更4/5)

保安离开之后,薇妮和秦时鸥走在最后面,然后低声用汉语说道:“我不太喜欢日本人,人与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吗?”

“文化和教育不一样,不过我也不喜欢。”秦时鸥说道。

参加拍卖会的人多,地方也大,可是一点不嘈杂。

不管组织方的工作人员还是参加竞拍的海鲜代理商,说话都是凑在一起咬耳朵,如果是隔着远了,那他们会直接开动手语,将信息保密工作做到了极致。

五点半,拍卖会准时开始。

穿着天蓝色工装的工作人员走到了第一排金枪鱼的前面,一名光头胖子手里拿着个铜铃站在最前面,其他人有的抱着IPAD、有的拿着记事本、有的则在操控摄像机,拍卖会开始了。

竞拍人员都凑到了拍卖师的面前,不过有一批人还在查看着金枪鱼,西村棱解释说那些人对这一批鱼不感兴趣,金枪鱼是分区域拍卖的。

秦时鸥去看了看,原来这些金枪鱼是根据产地来分区域的,有日本海、澳大利亚海、新西兰、美国大西洋、美国太平洋、加拿大北大西洋属等分类。

这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日本人做事确实严谨,可严谨的有些死板了。金枪鱼是全球巡游性鱼种,它们的一生能在南极和北极之间转几圈,在哪里捕捞到差别不大。

光头拍卖师摇响铜铃,现场变得特别安静,连脚步声都没有。

筑地市场的海鲜价格很重要,这里落标的批发价被称为“标准牌价”,它出来之后将成为日本全国市场交易的标准价,所以只要涉及到定价,人们都很安静。

受到人群影响,秦时鸥也有点紧张了,拍卖会的氛围起来了。

光头拍卖师站在一个古旧的原木拍卖桌上。秦时鸥觉得这就是一张破烂旧桌子,西村棱解释说这桌子有来头,是从筑地市场原址搬过来的,当年关东大地震的时候,这桌子是从市场废墟里找到的唯一完整桌椅。

眼看拍卖会要开始了,秦时鸥看所有人都憋气准备开干,结果突然一名金发碧眼的年轻老外从参观的群众里冲了出来。

跑出人群之后老外手脚并用脱掉了外面的大衣。这家伙里面什么没穿,这样就**了。他的身上用日语和英文写满了标语,脱掉衣服后就开始高喊:“抵制金枪鱼拍卖!抵制金枪鱼交易!抵制金枪鱼捕捞!”

之前与老外站在一起的几个人立马拿起手机、相机之类开始狂拍,跟着高呼口号,现场拍卖氛围一下子没了。

周围的保安脸色顿时变了,他们赶紧捡起衣服包裹金发青年。而青年竟然身手不错,连拳击加踢打将两个保安直接撂倒。

拍卖师吼了一声,外面更多的保安跑了进来,将青年和其他老外都围了起来,将他们强制送出市场。当然,在送走他们之前将手机、相机都扣押了,这不算违法。这是市场的规定。

薇妮对这些青年倒是有些敬佩,遗憾道:“可惜了那些照片,如果能见报,对保护金枪鱼一定帮助很大。”

伯德和尼尔森对视一眼,然后就笑了起来。

秦时鸥问你们笑什么,伯德指了指西服扣,低声道:“便携摄像机,720P。拍照、录像两不误。”

尼尔森让他看自己的手表,也说道:“以色列摩萨德特工专用拍照手表,五秒钟一张照片,自动存储,刚才的事情我都拍下来了。”

秦时鸥晕了,道:“你们带这个干嘛?”

尼尔森理所当然的说道:“东京不是我们的地盘,遇到麻烦怎么办?这些东西可以保留证据。遇到什么事咱们都不怕。”

听他这么说,秦时鸥觉得自己给两人加薪真没错,就冲这份敬业精神他们就值那个钱。

终于,拍卖会开始了。光头肥胖拍卖师嗓门响亮、底气十足,开场问候之后就喊了一声“即日上市,全量销售”,西村棱给秦时鸥解释:“这是拍卖会的铁律,当天到的货必须当天全部拍卖完。”

做完准备工作,拍卖师就从第一条鱼开始拍卖,秦时鸥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也看不懂他的手势什么意思——拍卖师除了大声喊叫还不断做出复杂手势。

下面参与竞拍的代理商们也连连打手势,这时候秦时鸥发现巴特勒也带着一行人来到了现场,正在和远处的手冢孝太低声商量着什么。

西村棱给秦时鸥做翻译和解释:“这一批鱼来自日本海,最小的25公斤,最大的55公斤,拍卖底价是一公斤两万元……第一条鱼神谷川东山翔真先生两万两千元、奈良翔子株式会社给出两万两千五百元,成交!第二条……第三条……”

西村棱翻译的声音又低又快,秦时鸥前面只听了个大概,后面直接跟不上了。

拍卖会的节奏超级快,也是,一千多条鱼一个早上要全部拍完,速度慢了怎么行?

就好像喝酒划拳一样,拍卖师又是吼叫又是划拳出手势,下面的竞拍者也不断出手势报价,他们的报价只有一次机会,拍卖师喊底价,他们出来的就是最终价格。

这样拍卖师眼观六路、手挥八方,不断喊出出价最高代理商的名字,他身后的记录员手里的笔在笔记本上飞快写着,现场节奏快的惊人!

卖完一个区域的鱼,光头拍卖师下去休息,有人将桌子抬到下一个区域,又有一位拍卖师站上去进行新一轮的拍卖。

就这样,流水线一样,从小到大、分海区很快将所有鱼拍掉了,最后亚洲的就是鱼王,秦时鸥的金枪霸王!

金枪霸王被包装了起来,四米多长的鱼体上覆盖着银色塑料纸,几个小伙子吼叫着将盛鱼的箱子抬到了拍卖桌上,一位精神矍铄的老拍卖师走了出来喊道:“鱼王拍卖盛会开始!鱼王拍卖盛会开始!恭请鱼王啦!”

手冢孝太和一群大佬站到了最前,拍卖师口中的鱼王不是这条金枪鱼,而是说的是这些大佬,谁能拍下这条鱼,谁就是这次拍卖会上的鱼王。

这一次拍卖是唯一可以对单条鱼进行竞价的,之前所有鱼不管大小,竞价的时候每一家只有一次举牌机会,谁给价高就卖给谁。

鱼王还是按照公斤给价格,之前小鱼大多都是两万日元起价、大鱼最多四千日元起价,而到了鱼王这里,拍卖师直接喊道:“鱼王底价,五十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