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30 赤潮

530.赤潮

计划不如变化快。

秦时鸥最终第二天还是没走成。

吃晚饭的时候秦时鸥对手冢孝太的宽带表达了谢意,然后说打算明天就回去。

手冢孝太很是惊讶,露出惶恐表情问道:“秦桑,可是我招待不周?”

“不不不,手冢先生,您的招待让我们无比满意,只是家中还有俗事,所以就想早点回去。”秦时鸥解释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人家把姿态放的这么低,他也得给人点面子。

手冢孝太立马脸色一变,哈哈大笑道:“二位感到满意就好,秦桑别急着回去,明日我让西村君带你们去伊豆七岛看看,那里有我们大日本最好的蓝鳍金枪鱼养殖场。您是这方面的专家,还请多多指点。”

秦时鸥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活泛起来,嘿,你带我去看你们的金枪鱼养殖场?这不是把媳妇往色狼怀里塞吗?那我还真不能走了。

他这一犹豫,手冢孝太误以为他不想去看,就立马一使眼色,西村棱站起来‘啪’一下子鞠了一躬:“秦桑,拜托了!”

秦时鸥借坡下驴,答应留下再去渔场待几天,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走。

伊豆七岛在东京的正南方,距离足足有一千多公里,西村棱的意思是开车过去,秦时鸥则提出坐船过去。

他不太在乎时间,重点是走海路,海神意识可以展开撒网式的捕捞,碰到海豚、琥珀鱼之类的东西都可以一起带走。

西村棱找来了一艘巡航艇,大概十二三米长、通体玻璃钢质地。造型是流线型,从外观来看很是漂亮。船的名字也很动听,叫做风拂雪沙号。

一行人先从东京开船到长崎。在长崎港口上船,巡航艇披风破浪的开始航行。

秦时鸥将海神意识扔到水里之后,忽然发现水下藻类比前两天增加了很多。

这种增加是爆发性增长,而且都是密集的小型藻类,细小的海藻交融生长,在水下静静的漂浮着,海神意识沿着近海水域游走,看到的都是这些小海藻。

因为几乎无法和外面的太平洋相接,所以导致东京湾成了个死水湾。是的,东京湾也有海浪,可是这种海浪只是东方太平洋吹来的风,不是潮流涌动掀起的波浪。

这样,除了表面,水下都是死寂一片,有了什么垃圾、什么有害物质也无法及时被海浪带走,依然留在原地,越积越多。

看到这么多疯狂繁殖的小海藻。秦时鸥怎么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赤潮!东京湾又要爆发赤潮了!

赤潮是一个历史沿用名,它并不一定都是红色,实际上是许多赤潮的统称。赤潮发生的原因、种类、和数量的不同,水体会呈现不同的颜色。有红颜色或砖红颜色、绿色、黄色、棕色等。

甚至,诸如膝沟藻、裸甲藻、梨甲藻等生物引起赤潮有时并不引起海水呈现任何特别的颜色,这种赤潮往往防不胜防。一旦发生就会给渔业造成巨大损失。

东京湾和赤潮之间相伴相生、相爱相杀,早在藤原时代和镰仓时代就偶有发生。随着工业革命开始,东京湾成了工业带和大规模人群聚集地。

这样大量人类生活用污水和工业污水排入东京湾。而这些污水都是浮游生物的营养物质。没有海浪推动,垃圾无法离开东京湾进入太平洋,慢慢的浮游生物和硅藻、蓝藻、褐藻之类开始集聚,当数量到达临界值的时候,就会形成一次爆发。

这是秦时鸥所无法改变的,要想避免赤潮,只能是形成一个完整且健康的海洋生物链才行。

如果日本人不是那么过分的捕杀东京湾的鱼类和海豚,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凶猛的往东京湾倾泻污水,那自然不会出现赤潮现象。

赤潮爆发的就是那么快、那么恐怖,巡游艇一路往南行驶,快要穿过横须贺地区东京湾入海口的时候,一些红色水华已经开始漂浮到水面上。

西村棱也是东京水产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看到这些红色海藻出现,他就哀叹了一声:“啊,天哪!又要爆发赤潮了吗?为什么东京湾这么苦命?”

仿佛是发泄,西村棱怒气冲冲的说道:“都是那些工厂的错,如果别往海湾里倾倒工业污水,那么东京湾可以入两百年前一样清澈,这样的话我们又何必去伊豆七岛养蓝鳍鲔?在东京湾养殖更好!”

东京湾的水质,平时看上去干净,实际上污染的也是很厉害,蓝鳍金枪鱼在这种环境下活不了。

金枪鱼味道虽好,可它们不是什么好的食物,因为它们平时靠捕食鲱鱼、鲭鱼、毛鳞鱼等小型鱼种为生,体内积累有大量的汞元素,对健康危害很大。

这还是金枪鱼满四大洋乱窜的结果,要是它们在东京湾住下,那估计不等长成年就已经重金属中毒死掉了。

赤潮和秦时鸥关系不大,他们一路航行到伊豆半岛的下田港口,这里距离伊豆七岛不远了。

“我们先在这里吃点东西,秦桑,请您尝尝下田的加吉鱼生鱼片,味道很棒的,这可是世界闻名呢。”西村棱热情的推销着,已经从东京湾爆发赤潮的影响中走出来了。

加吉鱼就是鲷鱼,分为多种,日本海盛产的是红鲷鱼,个头大、味道鲜美、名字还喜庆,故而在整个东南亚颇受欢迎。

秦时鸥对美食很感兴趣,在西村棱带领下他们去了渔港旁的一家小酒屋,酒屋名字叫三代,西村棱介绍说这酒屋虽然不出名,可老板制作加吉鱼刺身的功力一流,是家里祖传的技术。

老板送上大小一致、厚薄相近的生鱼片之后,薇妮夹起一片用一面沾了沾浓口酱油,另一面蘸了芥末汁给秦时鸥喂到嘴边。

秦时鸥吃着竖起大拇指,其实他是夸奖薇妮,这鱼片哪有那么好吃,凉凉的、咸咸的,带着芥末汁那种冲头的辣味,连鱼的鲜味都掩盖住了。

看大秦时鸥夸奖自己介绍而来的鱼片,西村棱感觉面上有光,就得意的笑了起来。

一边吃饭,秦时鸥一边让西村棱介绍了一下伊豆七岛养殖蓝鳍金枪鱼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