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40 追他们5/5

540.追他们(5/5)

狼和狗不一样,它们对水比较害怕,不像狗那样会在水里游泳。

尤其是小萝卜头这样的小狼,它们对高山大地的依赖性还要超过对父母的感情,波浪浩瀚的海洋对它们来说有点太可怕了,平时它从不自己跑到沙滩或者码头上玩。

薇妮将小萝卜头往下推,小萝卜头四个白色小爪子死死抓着码头木板,无论如何不肯往前挪动半步。薇妮使劲推了推,小家伙还真有劲,抓住木板后趴在上面冷是不动弹。

一边推小萝卜头,薇妮一边将抹布给它嗅,厉声道:“站起来,妈妈把你推下去,你还有脸待在这里吗?以后还会不会在房间里大小便?”

小萝卜头死命的摇头,嘴里嗷呜嗷呜的叫着,它低头往下看看冲击而来的海浪,爪子一松差点落下去,这吓得它寒毛都竖起来了,嗓子一颤,叫声竟然变调。

秦时鸥搂着虎子和豹子在后面乐坏了,他想要哈哈大笑,薇妮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样他只好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带着虎子豹子离开码头。

薇妮还在训着小萝卜头,一个劲吓唬它要把它推到水里去,虎子和豹※v子看着嗷嗷惨叫的小萝卜头,嘴巴咧的老大,眯着眼睛一幅很开心的样子。

小萝卜头终于吓坏了,薇妮一放开手,它赶紧往后跑。跑下码头之后蹲下尿了泡尿,然后哆哆嗦嗦的再爬上码头,用脑袋摩擦薇妮的手臂嗷嗷低声叫,跟小孩被驯服了求饶一样。

这样子薇妮面色好看了一些。她拍拍小萝卜头的脑袋,问道:“以后还敢在屋子里面大便小便吗?以后要出来到草坪或者沙滩上知道吗?”

小萝卜头赶紧萌萌的眨眨眼。薇妮满意点头,这才带着小萝卜头离开码头。

最后走到码头根部的时候。小萝卜头胆子大了起来,就在那里蹦蹦跳跳嘚瑟起来,薇妮嫣然一笑,等它跳到码头边缘的时候,不动声色用脚尖一挑……

“嗷呜!”一声惨叫,小萝卜头好像从码头边缘掉落下来直接落到了海水里!

好在这里已经是临近沙滩,小萝卜头落下去之后慌乱的抬起头赶紧扑楞着四个爪子往前跑,爪子一扑棱结果发现自己接触到了地面,这才不那么害怕。夹着尾巴跑上岸。

薇妮带小萝卜头回去洗澡,秦时鸥将虎豹带上码头顶部,他让两个小家伙在那里趴好,故意板起脸来说道:“还记不记得你们小时候干过什么?嗯?在我的房间里大便小便来对不对?”

虎子和豹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它们吞吐着舌头仰头看秦时鸥,满脸的无辜。

秦时鸥学着薇妮将它们往码头下推,拉拉们不害怕,豹子还爬起来探头探脑往下看。

见此,秦时鸥脸上露出一丝诡笑。双手狠狠使劲,倒霉的豹子一马当前直接如击中的棒球一样被推飞了出去,虎子紧随其后,也被推了下去。

“汪汪汪汪——噗通!”

“汪汪汪——噗通!”

虎子和豹子直接落入水中。秦时鸥嘿嘿笑着跑下去,拉布拉多犬自然会游泳,而且技术高超。立马甩动四肢游了上岸。

上岸之后它们两个知道被秦时鸥坑害,便撒开蹄子追了上去。靠近秦时鸥之后一个劲的甩毛,将秦时鸥甩了一身的海水。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回去之后就是吃晚饭时间,小萝卜头表现的前所未有的乖巧,老老实实坐在薇妮脚边,喂它什么就张开嘴吃什么,以前还有点挑食,现在也不挑食了。

看到这一幕,秦时鸥不得不感慨,棍棒底下出老实孩子啊。

晚上睡觉之前,秦时鸥就放出了海神意识进入佳得利渔场,想看看这家伙有没有什么新的幺蛾子。

本来他只是想来碰碰运气,结果海神意识到了佳得利海域之后,还真看到一艘小船在沿着海岸线航行,船上站着人,将一些乳白色浑浊晶体倒入海洋中。

晶体落入海水里后没有立马消融,而是伴随海浪涌动向海岸靠近,在浪花的拍打中慢慢融化掉。

下意识的,秦时鸥就觉得不对劲,天色都这么晚了,这些人往海里撒什么?总不能这会撒鱼饲料吧?不说有没有鱼饲料是这种晶体,就是有,那艾尔伯特能这么好心的建设渔场?

因为几日来自从黑霸王出现,佳得利渔场就安静下来,一些鲱鱼鲭鱼游荡了过来,寻找栖息地。

这些鱼在水里游动着,很快尾鳍、腹鳍都动弹不得了,然后它们就翻了肚皮飘到了水面上。

渔船沿着海岸线倒完了浑浊晶体之后就离开了,秦时鸥想跟上去听听船上人能说什么,可惜马达声太大,掩盖住了船上人谈话的声音。

等秦时鸥回来,翻肚皮的鱼就不是一条两条了,佳得利渔场近海水域的小鱼都死掉了,见此秦时鸥大吃一惊,他现在用屁股也能猜到,这些混球倒的是毒药啊!

秦时鸥赶紧去找雀尾螳螂虾刺客们,他将螳螂虾都安排在海岸边,让它们钻入沙子里。这会他过来之后,看到这些螳螂虾纷纷从沙子里往外钻,一个个有气无力,丝毫没有以前那种海底霸主的气势。

赶紧的,秦时鸥抓紧时间将海神能量灌入这些螳螂虾的体内,接着海神之心怒火燃烧卷起浪花,带着螳螂虾迅速离开了佳得利渔场。

一边带走螳螂虾,秦时鸥一边爬了起来,他给伯德打电话让他赶紧准备直升机,让值班的烟枪喊起其它渔夫,赶紧去渔场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

直升机的机翼旋转着带起大风,秦时鸥指了个方向让伯德去追,伯德什么也没问,立马拉起操纵杆将飞机带了起来,加速冲向西北端。

在海面上奔驰的是一艘普通快艇,虽然这种小艇速度够快,可是和直升机比自然是没法比。

很快直升机就飞到了他们头顶,伯德操纵机头的聚焦灯,将灯光一下子扫在了了小艇上,暴露出了三张惊慌失措的脸。

秦时鸥对小艇上一个年轻人的面容比较熟悉,他隐约记得镇庆日时候他和艾尔伯特起了冲突,这年轻人似乎就跟在艾尔伯特身边,看样子是嫡系,所以便想拿下他,因为他肯定知道今晚事情的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