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49 五百万4/10

549.五百万?(4/10)

棱皮龟都回来了,那夏天还远吗?

秦时鸥乐观的想着,转身搂着薇妮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美好的夜晚就开始了。

五一国际劳动节,但和加拿大无关。

加拿大的劳动节不是在五月一日,而是每年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美国的劳动节也是这个日子。

早上秦时鸥晨跑回来后就打开电视看新闻,他要学习薇妮,通过新闻多多接触外面的世界,不能老是生活在自己的小渔场里。

作为一位渔场主竟然不认识国家的渔业部部长,秦时鸥觉得自己要反思一下了,过去一年他住在渔场里,名义上说自己是在享受生活,其实有点关闭自己的交际了。

但早间新闻没什么意思,竟然蛋疼的在那里介绍劳动节,原来是多伦多的一些员工举行游行示威,要求加拿大也实行五月一日过劳动节的规则。

秦时鸥本来觉得莫名其妙,哪天过劳动节有什么区别,又不是过圣诞节。

往下看他就明白了,加拿大大多数人都是移民,他们以前所在的国家都是五一过劳动节,这样劳动节是休息日,他们可趁机回老家探亲或者接老家的亲戚朋友过来团聚。

可现在加拿大的劳动节休息日和大多数国家是不一样的,很多人和朋友、亲戚的假日合不到一起,自然就没法团聚了。

加拿大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很多节日都是后面慢慢形成的,不过劳动节出现的比较早,诞生于1894年,这节日确确实实是工人自己争取来的。

早在1872年,多伦多的印刷工人罢工,希望能一周工作54小时。当时,根据加拿大总督的命令,任何工会组织都被当作是非法的,工会组织者会被关进了监狱。

这引发了工人们的愤怒。一万多工人举行游行示威,迫使当时总理John-A.-Macdonald-废除了反工会法并释放了工会组织者。

工人们的斗争没有结束,他们又举行了第二次大罢工,要求通过9小时工作制。政府坚决不同意,工人们就坚决斗争。这场斗争持续了很久,最终变成了每年举行一次的运动。

到了1894年,加拿大当时的总理约翰-汤普森索性将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定为劳动节,因为连续多年每年的这一天工人们就会举行游行。

了解了加拿大劳动节和国际劳动节的一些隐秘故事。秦时鸥就果断关掉了电视,他更了解加拿大了,然而这貌似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还是不知道渔业部副部长之类是谁。

按照约定的时间,五月份出产渔获,巴特勒给他一个结果,如果巴特勒愿意做渠道商,那秦时鸥就将渔获处理给他,如果他不愿意,那就从圣约翰斯的海鲜市场开始拓展。

上午。秦时鸥正在吃着水果看NBA的重播,门外虎子豹子忽然吼叫了起来。

他以为是巴特勒来了,结果出门一看,是几个不认识的白人站在大门外,气质都不错,不像是推销员之类。

吹了个口哨,虎子豹子闭上嘴摆着尾巴跑到他身后,秦时鸥迎上去问道:“嗨,先生们,你们是?”

领头的中年白人热情的伸出手问道:“您好。我们来自荷兰,是梵高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请问您是秦先生吗?”

“是的。”秦时鸥和他握手,疑惑梵高博物馆的人来找自己干嘛。

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将一行四人带进了别墅,给他们端上了咖啡。

领头白人自我介绍道:“很冒昧的打扰您了,秦先生,我是梵高博物馆的馆长德拉博迪-杨-巴克,这些是我的同事,我们特意来拜访您一下。”

秦时鸥满头雾水。就也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询问这些人来的目的是什么。

巴克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夸赞起了他的渔场,秦时鸥苦笑不已,难道梵高博物馆这些人想以自己渔场为原型做一幅画?这可以,画的好了他还可以花钱购买,裱起来挂墙上装逼也行。

荷兰人绕圈子,秦时鸥也跟着绕,反正这是他家,他有的是时间。

从渔场聊到体育、从饮食聊到风俗,这些荷兰人还是没有切入主题。

后面秦时鸥有些不耐烦了,巴克终于说到了重点,问道:“秦先生,请问您有一幅梵高先生的画作是吗?《蒙马儒的日落》?”

一听这话,秦时鸥脑海里猛然划过一道闪电,他一下子想了起来,之前小布莱克好像给他说过,说荷兰的梵高博物馆曾派人和他接洽,希望他们将梵高的画作捐献给博物馆,说什么物归原主。

当时秦时鸥没放在心上,现在看到这些人,他一下子想了起来,下意识的问道:“我确实有这幅画,但你们不会是打算说服我将这幅画捐献给你们吧?”

巴克笑道:“不,怎么会呢?那幅画现在是您的,我们怎么可能让您免费捐献给博物馆?是这样的,我们是想要买下那幅画,价格好商量。”

秦时鸥有些尴尬了,人家是来买画的啊,可是自己把画已经答应卖给阿费夫了,而且交易都进行到付款阶段,好像再把画要回来不太好吧?

看秦时鸥不说话,巴克以为等着自己报价,就说道:“秦先生,请问您能不能报一下价格?如果可以,我们想将那幅画收回去。”

秦时鸥只好问道:“请问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巴克委婉的说道:“我们博物馆主要是公益性质,所以盈利性不太好,资金不是很充裕——您看五百万加元怎么样?”

秦时鸥傻乎乎的眨眨眼,反问道:“你说多少?五百万?还是加元?”

巴克微笑道:“是的,这是我们能动用的最多资金,我知道这个价格不太合理,但希望您能为公益事业做一些贡献,送《蒙马儒的日落》回家,让更多的人能够见到梵高先生的伟大创作。”

秦时鸥有些无语,我一个俗人你跟我时候公益事业?真做公益的话我也做,捐款没问题,可价值五千万美元的油画,你要我五百万加元卖给你们,这是有点不尊重我吧?

秦时鸥反而觉得当时小布莱克的处境好一点,他宁愿这些人别开口报价,直接说想要让自己看在情怀的份上捐献这幅画更好,这一报价,情怀和利润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