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54 拍卖渔场9/10

554.拍卖渔场(9/10)

坐在沙滩上吹着海风,秦时鸥看着广袤的渔场在心里暗骂,做点事业怎么就这么难?坑爹货太多了吧!

虎豹熊狼四小是不识愁滋味,四个家伙你追我啃的在沙滩上蹦来跳去,小萝卜头上次被薇妮扔下过海之后知道了海洋也不是那么可怕,克服了一些恐惧,现在也能到沙滩上来撒撒野。

一会,菠萝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先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看秦时鸥,然后趴在秦时鸥身边,目光忧郁的看着海面,傻愣愣的在那里发呆。

秦时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丫的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可忧愁的?

好在随后有好消息传来让他振奋了一下精神,小布莱克给他打来电话,阿费夫那边搞定了,油画已经成交,阿费夫将钱打到公司账户上了。阿伦布兰登正在进行资金的转移,想办法避税,这个周之内会将钱打给秦时鸥。

两天后,巴特勒联系的货运飞机降临在了告别岛机场上,他已经办好了农副产品出口证,以后大秦渔场的渔获可以直接送去纽约了。

是的,这些渔获不是直接到迈阿密的,先运到纽约曼哈顿区的福尔顿鱼市,巴特勒是那里的地头上,拥有水产品批发市场最大的几个冷冻库之一。

福尔顿鱼市⊙,和筑地市场一样,都是水产品批发市场,但规模更大,位居全球第一,其中大型水产批发公司有八十八家,摊位超过1500个。

货运飞机停下。渔夫们开着皮卡将冷冻库里的渔获分箱装上飞机,这期间每天丰收号出海。渔获更加丰富。

秦时鸥给巴特勒看过了清单,一共有11吨大西洋鳕鱼、2吨大比目鱼、800公斤银鳞大马哈鱼、500公斤黄金鲅鱼、500公斤大菱鲆、200公斤美洲鳗、200公斤的八目鳗。另外还有金眼鲷、条石鲷、三文鱼、海鲈鱼、海鲫鱼、深海狗鱼之类若干。

巴特勒确认清单没问题,就带着这些水产飞往纽约了,秦时鸥这边则开始筹备不日之后的佳得利渔场拍卖会。

星期一,西装革履的秦时鸥带着同样西装革履的奥尔巴赫、伯德、沙克、尼尔森一干得力干将奔赴圣约翰斯的纽芬兰省高等法院,固定资产拍卖会就是在这里举行。

在加拿大,法院解释和实施国家法律,法官负责主持法院,他们的独立性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美国有点像,加拿大各省负责建立自己的法院。处理联盟法律和各省法律管辖的事务。

在这些法院之上有个加拿大最高法院,是联盟议会建立了专门用来处理专业司法法庭和综合上诉法庭的地方。

纽芬兰拉布拉多省的法院体制分为两个等级,第一个是省法院,它负责处理大多数刑事案件,这一等级也包括处理涉及有限资金的小额索赔法院和青年家庭法院。

第二个等级就是省高等法院,负责审理大多数严重的刑事和民事案件,也负责处理大宗资产的审判,佳得利渔场被渔业部收归国有之后,就是由他们负责审判拍卖。最后的钱扣税之后交给艾尔伯特。

艾尔伯特肯定不愿意,先不说他往渔场投入了多少钱,就说最后拍卖拿到钱之后他要缴纳的税款那就是一笔天文数字,这次他是亏的裤子都掉色了。

如果有的选。艾尔伯特宁愿自己出售渔场也不想走法院拍卖。

想想秦时鸥刚买到的那两个政府托管的渔场,两个才用了不到一千五百万,价格足足跌了一半。法院拍卖也是这样。佳得利渔场底价是2800万,实际上这渔场至少值5000万的!

不说渔场本身不低于两千万的价值。就说艾尔伯特为了建海滨别墅往里投的资金,现在别墅区已经大体成轮廓了。最难的地基打好了、近海水域也清理出来了,渔场的绿化都规划好了,还有那么多木材、石材和装修材料……

这些东西都属于渔场,都被一起封锁了,艾尔伯特是带不走的了。

法院的拍卖宣传也介绍了这一点,只要买下这个渔场,直接就能开工建筑别墅。

当然,建筑别墅之后得有人敢买,不说那条时不时出现的大白鲨,就说海滩上潜伏的无数雀尾螳螂虾,足以吓退百分之九十的购房者。

谁也不想在海滩上和美女浪漫的拥吻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脚板被砸的骨裂了吧?谁也不想在水里冲浪的时候突然就没了半截小腿吧?

但即使这样,这场拍卖会依然吸引了很多人,里面像秦时鸥这样的渔场主少,多的是艾尔伯特那样的房地产商。

艾尔伯特已经将渔场近海清理出来了,地基也打好了,其他房产商只要想办法搞定大白鲨和螳螂虾问题,就可以出售里面的别墅。

因为加拿大渔业和海洋部对渔场的保护,现在上好的海景别墅是很宝贵的。海景别墅和地角有关,偏偏最好的海岸都在以前卖给渔夫们做了渔场,上世纪九十年代纽芬兰渔场崩溃也和大量渔场改建为别墅区有关。

为此,渔业和海洋部在关闭纽芬兰渔场的同时,也颁布了《渔场用地保护法》,限制渔场改建成别墅区,佳得利渔场倒霉,一切都做的差不多了,也被国家收回去了。

这样房地产商们都明白,谁能接管这个渔场,谁就能控制圣约翰斯今年高端住宅的利润。

秦时鸥一行人进了法庭的时候,已经有一大堆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老板在等待了,这些老板见面之后各种皮笑肉不笑的打招呼,他们都是竞争对手。

除了圣约翰斯本地,科纳布鲁克、蒙克顿、格莱贝斯、蒙特利尔、渥太华等地都有房地产到场,当然,现在他们给自己都安装了一个新称呼,渔场主。

艾尔伯特也到场了,脚上依然包裹着石膏,不断有人去找他打招呼,当然这些人都是去恶心他的,房地产商之间素在积怨已久,尤其艾尔伯特为人刻薄又冷酷,很多房地产商都被他收拾过。

现在,报仇的机会来了,这些房产商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秦时鸥也上去和艾尔伯特打招呼:“嗨,伙计,恭喜你马上要有一大笔钱入账了,猜猜今天的成交价会有多少?给我透个底怎么样?你知道的,我一直对你的渔场很感兴趣。”(……)